梨园,是本县城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听它名字,极具诗意。为什么称梨园,是否此地有许多梨树,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里有山有水,有鸟有鱼。两次前去,都在夏天,没看到过雪白的梨花,也没有尝过一颗熟透的酥梨,只是因为那里有充足的氧气,那里有绝对的幽静和清凉。 
  第一次去梨园,是应朋友相邀,在一个夏日的黄昏。那时,太阳已搁在了山头,青山被夕阳的余辉打磨成耀眼的金色。也许已近傍晚,除了急着归巢的鸟雀呼唤声,周围还是相对比较安静,没有车水马龙的拥挤,更没有人声鼎沸的喧哗。一池碧水在晚霞与微风的通力合作下,金色的波纹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偶尔有鱼扑腾一下,惊飞草丛里的水鸟,斜飞几下感觉安全之后又回到了草丛。木桥,木凳,连同用茅草搭成的窝棚,在暮色里有一种若隐若隐的神秘。此时恰好有一只路过的老鹰,还在上空盘旋,说不出的那种相得益彰的自然风光便深深地刻进了记忆。
  为了卸去一周忙碌的工作给予身心上的疲惫,周末,邀三四好友,又一次去访梨园。这次选择的是中午,从县城出发时,连挤进车窗的空气也是滚烫的,只有两边的青山给予我们外出的信心。朝着梨园的方向,当车慢慢驶入山中时,空气中明显多了些清爽,也多了些香甜的味道。虽然这条路还是以前去时的那条路,也许是同行者有所更换,总觉得四周还是新鲜的模样。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虽然有两边的青山,却怎么也阻挡不住太阳的热情,好在蔽日成阴的树木随处可见,当太阳透过枝叶打在身上时,感觉到的是无比舒服。下得车来,看看四周,还是觉得新奇。
  车子没听话,多行了几步,抢先来到了一处中华鳖养殖基地,因为听着新鲜,所以跟着好奇,养鱼倒是见过不少,对于养鳖还真不常见。这里上面有一牌标,上书建于2018年,总投资180万元,我们才知道,这中华鳖养殖基地来到此地不是很久。被分隔成的大小水池有八九个之多,有的池中养鳖,有的池中是鱼。我们沿着池边缓缓而行,有鱼有鳖时,对水的喜爱程度已放到了次要位置。
  这时,只见一位养鱼老人刚撒完鱼食,坐在阴凉处休息。于是,老李走上前递了支烟,想打问一下这里的情况。男人嘛,一支烟,拉近的不仅是距离,更多的是感情。老人也很随和,说他今年六十岁了,儿子在杭州,老婆在县城,退休闲着也是闲着,在这个养殖基地给老板打工。他年轻时,小县城的人数大概只有两万人左右,而如今已翻了好几倍。如果沿着我们来时的方向继续前进,前方还有几个村子,一直可以到达陕西,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原以为这穷乡僻壤的,肯定早无人居住。对于附近的村子,老人如数家珍,阅历这东西实在是个无价之宝。直到后来,我看见他一个人抱着那么大又那么多数量的玉米袋,在给鱼作饲料时,对他的佩服更是上了一个层次。这一袋玉米,就我们两个人,恐怕抬起来也没有这么轻松。而他还比我们年长十多岁呢,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呢。
  我们在水池边转了会,回到他们的住所,几排房子外加一个大凉棚,坐在凉棚下,正好面对的青山,还有水池,此时,清风拂面,鸟语清脆,真的是个休养身心的好地方。老板也爽快,招呼我们坐下,和我们说了几句话之后,说他先干活去了,让我们自便。
  坐着无聊,老李想到了在旁边近乎荒废的水池去钓鱼,这个鱼池有点被遗弃的落寞,池边草木丛生,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因为长期未经充分的保养,显得荒凉了些许,然而,正因为如此,才让草木充满了生机,鱼儿也是任性自在,池中的水清澈里透出无穷的碧蓝。相比之前所见,我更喜欢此处,接近自然,靠近地气。老李自顾自地去钓鱼,他有他的乐趣,老贾看见如此温柔的池水,耐不住童心的催促,踩着池边的石子,走近一块大石头,脱掉鞋子,直接坐下去,将双脚浸入水中,搅动水浪,时不时还扬起一些水花,似乎回到了天真的童年。我也经不住诱惑,伸脚入水,水里有太阳,所以暖暖的,水里有树有云,所以绿白相间,浸泡在里面的双脚真是享受,若不是怕水,若不是此间有鸟虫,我肯定跳下去泡个澡。玩了一会儿,提脚上岸,绕着池边转悠一圈,风景真好,有山有水绝配成一副图画。
  看到被太阳拥抱过的木桥,我也享受一下以地作床的感觉。这座小木桥,似乎有些年代,木头稍有变形,也没有任向修饰,只是用木板一块一块串成弓形,连接着道路与池中的小岛,其实,这不能算岛吧,它的四面有水,中间建一亭子和木凳,大概也就一百多平方米吧,旁边的水池也不算太大,总体属于那种小巧玲珑型的。     
  我躺上了木桥,才开始慢慢享受这里的一切。天空蓝的通透,一望到底,阳光依旧热烈,可被枝叶撕碎后打在我身上的温度刚刚好。偶有几朵路过的白云,差点挂在对面山尖上的树梢上,一会儿又溜走了。我望着两面的青山,那种绿真想抱在怀里,犹想起“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比起花来,我更喜欢的是青山,花开太过热闹,而青山永远静默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灵秀而不张扬,深情却不显露,只有心有灵犀者方可懂得,就像一个稳重有内涵的智者。偶有几声鸟鸣打破此处的宁静,让空旷的山谷更显幽静,平日里听鸟只是顺耳,而此时,专心于青山鸟鸣,看山满含韵味,听鸟尽是天籁,似乎又回归到小时侯的简单与纯粹。再看桥下本应平静的水面,在清风的作用下,泛起层层涟漪,将太阳撕碎又复圆,再撕碎又复原,如此循环,实在是美妙。我在桥上,水在桥下,水波荡漾,我感觉小桥也在轻摇,心也跟着飘向了远方。一时间,忘了世间所有,只有一个渺小的我,躺在诺大的天地中,就像初来这个世上一样干净。
  躺了一会儿,太阳开始靠近对面山顶,温度也弱了些。我和老贾沿着池边闲逛,看见老板忙着在空地的塑料膜下放他的瓜秧,我们想要上前去帮忙。老板笑着说,你们那能干这活,还不如给咱们做饭去,厨房里现有的东西随便用。还有这事?我和老贾暗自偷笑,正合我俩心意。于是,走近他们板房周围的玉米地,里面长得正好的灰灰菜,苦苦菜都是目标,这野生的东西耐实也厚道,一会儿功夫便采摘到很多,随后锅碗瓢盆充当道具,主角又开始登场,她擀面,我煮菜,她拌菜,我调汤。半小时不到,菜汤全部就序,只待老板回来。此处人烟稀少,然而有了我们的加入,连空气也是热闹的,野菜的清香,酸汤的浓鲜,鸟儿们的叽叽喳喳,再加上我们的笑声,硬是把个寂静的山村搅拌成了热气腾腾。
  老板来了,随着饭桌上的香气,毫无顾忌地打开了热情的话匣子。他在此地养鳖养鱼已近四年,当初投资二百万,现在政策好了,国家每年还补贴十八万,投入的今年开始有了回报,鳖的价格一斤一百九十元左右,而自己孵化出的小鳖价格更是可喜,并且还带领我们参观了鳖的孵化场所,见识了鳖蛋,所有这些,是我生平第一次遇见,不得不说是这次梨园之行的一大意外收获和惊喜。他还自豪地说,水池周围已经种满了辣椒,西瓜,甜瓜,黄瓜……一月以后,来了以后便可随意吃,他只是负责栽种,享受每天能看着它们扯蔓,开花,结果的过程,对于最后的丰收,他不在意,只要有客人来,便可自己随便采摘。听了他的话,我们忙说,有你这么大气的老板,有幸能遇你这样会享受生活的精致男人,如果不来便是对你热情的辜负。饭菜过后,把对再见的约定又进行了口头协议,我也相信,诺言必定会让诱惑兑现。送我们走时,他说,他还要在一个人的舞台上,对着山谷吹一会唢呐。突然之间,我羡慕起他的随心所欲和自由自在,这一切,对我而言,估计也只是个梦而已。
  返程时,暮色四合,凉意渐生,然而每个人的口中都有说不完的激动。原本是找个幽静的去处,卸掉疲惫,安抚身心,却有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收获,这里不仅有山川池水秀美的风光,更有人间真情的巧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