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碧蓝的天空上,飘浮着几朵白云。绿茵的草坪上,悠闲地坐着几位老人。天上的云,慢慢地卷来又慢慢地伸去。人与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感应于各自的心灵。
  年少时,喜看天上的云,做着一帘好梦。梦追人,人追梦,急急地向前冲,“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这是一种顿悟与自信,或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万丈。中年时,渡过了险滩,走过了风尘,偶尔看一看天上的云,云匆匆地聚又匆匆地分,一如中年奔波的人。“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或是“楚山秦山皆白云,白云处处长随君。”年岁增了,心也累了,于是放下了。有一幅对联云:“世路崎岖,看迷人捷足登山,争利悬崖无退路;佛天悲悯,愿众生回头是岸,早离苦海渡慈航。”是一种悲天悯人似的放下。“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漫长的冬天,一场大雪,万马齐喑。但雪霁天晴,如洗的天上云薄清淡,清澈空明,杲杲晨光,豁然开朗,则是一种超脱的境界了。
  夏天到,天上的云便多了。棉絮状的积云,云底平坦,总在晴朗的日子慢悠悠地从天上飘过;团块状层积云,总是有着从白色到深灰色的色调;最高的卷云呢,看上去像白色的卷发,外形总是那么地优雅缥缈,一无纤尘。云起云收,云卷云舒。有的如大象,有的似一座山,它们匆匆忙忙地赶路,才见得还在中间飘荡,却一儿会就奔赴到了远方。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那几位老人,安静得如同天上的闲云,天空似浮想,慢慢地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光。哦,天边飘来大块云朵,如同移动的小山,快跟在云朵的后面,追逐它在地面上留下的大块影斑。只顾抬头着看天上的云,一会儿便撞上打谷场的麦垛,让那打空了的麦穗剌得小脸麻痒麻痒;或者在山坡上,影子刚刚还在山坡上移动,却刹那间翻过了山头,突然跌入了那一大片草丛的中间。“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云,这个悬浮在空中,用我们的肉眼可见的水滴、冰晶或二者的混合体,总让我们产生遐思与想象。闲云野鹤,是一种清静,一种飘逸;霞乃云魄魂,云是鹤故乡,是云的神秘,云的潇洒。而"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自古以来云就更是文人墨客吟的对象。是的,一副对联,寥寥数语,却深刻道出了人生对事对物、对名对利应有的态度: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这样才可能心境平和、淡泊自然。躲进小楼管他春夏秋冬好也,举目星空放大眼光不与他人一般见识的博大情怀也罢,一句云卷云舒,更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崇高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有异曲同工。这是一种境界,一种为人处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一种视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淡泊而自然。难怪赵朴初在其遗作中也写道:生亦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牵挂。这正充分体现了一种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达观、崇高的精神境界。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心中有尘,自有云卷,心境坦然,自有云舒。人看云,云看人。云看多了,仿佛自己就成了一片云,在湛蓝湛蓝的高空上,谈谈的,像一片羽毛,似一缕轻烟,清瘦安闲,无挂红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