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在夏朝时期,夏朝的一个王子,风尘仆仆的在国土上来回奔波,最终在嵩山南麓、颍河之滨的建立了一个土圭,用于观测日影。在某天的中午阳光直射,他观察到土圭没有了阴影,便把这天被确定为“夏至”。这一天的白天最长,夜晚最短。
  与冬至相比,今天的中国人似乎不大关心夏至。过去就有“冬吃馄饨夏吃面”的说法,而今现在随便那一天都可以吃馄饨和面条,你就是两样一起吃,也没有人管你。广东人还要说得好,叫“冬至吃鱼生夏至吃狗肉”。狗肉本是大热之物,夏天吃多了还真要你命的。
  有资料记载,夏至是我国最早的节日。明朝以前的夏至全国都放假一天,给每个国民一分糕点或一分粳米,让每个家庭都能团聚欢饮。这个节日还真的很实在,起码还算是一个节气,人们多少都能获得“节”的一点心意,比空喊过“节日愉快”要强。全国人民一起捧着大海碗吃着酸菜肉丝面条的场面,一定是很壮观的。那时节南方人还流行词茯苓粥,先将荷叶叶片清洗熬汤,去掉渣子,把茯苓和粳米加入荷叶汤中,煮为稀粥,出锅时加入少量白糖,就肆意的喝起来。这种粥有清热解暑,宁心安神,止泻止痢等功效,很是适合夏季的时间里吃。到了清代,皇帝们在夏至节里还要前往天坛地坛去大张旗鼓的祭祀一番。上海宁波一带的百姓还有新的玩法,将刚接上的新鲜李子摘下来揣在衣袋里,说是可以预防打嗝。打嗝与李子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但是哪些地方的人真是太会联想了。今天的人比那时的人更是聪明多了,见到同行同事的人中有人打嗝,就把他拉到一边,轻轻地对他说:“我昨天看到你的老婆跟一个男人在出租车里……”对方一听,两眼瞪得像吹胀的猪尿包,立刻止住打嗝了。
  夏至过后几天,知了便多了起来。村路、河边、树林里就成了人们最喜欢的去处。傍晚,大人带着小孩、呼朋唤友地徒步行走散步,欣赏夕阳风景,享受明月清风。有的还带着,手电筒、一个竹竿,在树木的根部寻找着蝉蛹。蝉蛹爬上了树冠就变成了鸣蝉,蝉蛹要历经四年的时光才能真真蜕变为蝉。可惜他们还未来得及在这棵树鸣叫或跳跃,就变成了人们口中的美味。须知:蝉的干基蛋白含量在70%以上,很有营养的。人们抓住的蝉蛹,泡在清水里,清除土腥味,用麻油一炒,便成为餐桌上的佳肴。蜕出的皮,不仅能治疗外感风热,咳嗽音哑,咽喉肿痛。风疹瘙痒、目赤目翳、破伤风、小儿惊痫、夜哭不止等症,还有益精壮阳、止咳生津、保肺益肾、抗菌降压、治秃抑病待等作用。夏日捕食蝉蛹成了山里人的一种特别爱好。
  “东边日出西时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在夏的这个时节里会看到不一样的奇观。隔一道不足三米的小土沟,这边是倾盆大雨,那畔却是一片晴空。美丽的彩虹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肉眼能见到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那时几乎都会惊喜一阵,“谁持彩练当空舞?”是哪个爱舞蹈的仙女在舞动吧!争分夺秒生长的秋作物也最需要雨水的滋润。它们会挤出时间来争夺降下的甘霖,喝个心满意足。
  夏至是天气最长的一天,夏至以后,以前用针线做活的裁缝师傅,每天要多用一根线。夏天虽热,但是老天却能厚待众生。这时的蔬菜、瓜果已经渐渐丰盛。李子、水蜜桃、西瓜、梨子等已开始轮流走上街头,人们挑选爱吃的水果,切开的西瓜除了红红的瓤儿,甜甜的味道已经弥漫开来。
  夏至时节,夏天真好。早时沐浴晨光,午时静听蝉鸣,夜里轻抚流萤。生活的情趣被烈日浇灌,知了不知疲倦的日夜鸣笛,荷叶铺满池塘,东边日出西边雨,院子含蓄梅子黄。小扇扑得流萤醉,细汗清透湿衣衫。乡村人们最喜欢半夏时光,夜晚乘凉,午后听书,荷塘蛙声一片,漫出阵阵清香。更有郊外院落的对弈,小轩窗里诗联吟唱。傍晚的野外,必定是消暑纳凉的最好去处。夏至,人们抓紧生活,因为再往后就是小暑大暑了。
  “冬至疙瘩夏至面,腊八吃顿稠米饭。”在我们这里,夏至这天,人们最向往的就是能在中午吃上一顿用新麦做成的手擀面,面的白、番茄的红、鸡蛋的黄、还有小葱的绿,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从厨房里端出来,就是一个颜色绝妙搭配的艺术品,真的让吃的人胃口大开。可惜如今我们这里种植小麦的人家极少了,手擀面的器具也没有了,自己做的手擀面是很难吃到了。可是人们就有了新的吃法:去超市买回几斤鸡爪,炖上一些猪排骨或者猪蹄,买上几个大西瓜和一件啤酒。准备停当,就打开电视机一边喝啤酒、啃猪蹄,一边看国人与外国队打足球。嘴里忙着大嚼,脸上含着微笑,眼睛盯在电视机里……
  一瓶啤酒灌下,一个猪蹄啃光……就在这个不经意间,国足也一下打进一个足球!哈哈!顿时一阵皆大欢喜!
  夏至的日子里,乡村就是这样的欢乐!
  (2022年6月6日于静心草堂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