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四大名牌特产,芦溪咸菜、芦溪晒烟、芦溪红酒、兼芦溪方言。
  溯源于当年,风华正茂、血气方刚就与这块土地相濡以沫,水乳交融。
  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是甚得人们垂青的。
  当年红四军,即“朱毛红军”,开创了闽西南革命根据地,为以后的红色政权的建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做出极大贡献。
  芦溪人,是有着义勇双全的美誉的,同时,芦溪又是一个文化古镇,自恢复高考以后,考上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重点大学是不乏其人的。
  芦溪人爱喝酒,喜用大碗喝酒,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也属芦溪人之一杰作:“平常一喝三大碗,一切文章在话中。”此为芦溪的品性。
  芦溪与龙岩的永定湖坑仅一山之隔,是唇齿相依的。
  芦溪与霞寨,也山水相连。朝云暮雨,就双尖山,挺出了两条河流,一则芦溪,二则霞寨的河流,一则发源于芦溪东槐,一则发源于霞寨坑内,坑内还修了一座水库呢。
  永定湖坑是讲客家话的,芦溪土楼,与永定土楼,堪称一绝。
  这大概与过去都是山高皇帝远,强人出没多,修建土楼,聚族人而居,多与抗匪抵寇有关。
  这块土地的人文景观,确实令人神往,此处地处边陲,却地灵人杰,有数不尽的风光,福建绳武楼、东槐大里寺、新村樱花谷、九曲大弯潭,都是出名的景观,与这里的人文因素有关,双峰还有一个落沙潭,落沙成金,碧潭生锦,这里住着我的两个好兄弟雄坤和顺成,这是我晚年得交的两个好朋友。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今,这片土地熏陶出雄坤和顺成,皆属叶氏姓氏,也独锻出土地熏涌出的一方名人,其业绩斑斑,使人仰慕,也的确令我心生敬佩,无五股投地,也四股芬芳。
  芦溪人最大的风景还是能吃苦,而且耐劳,勤奋好学,是芦溪人的特点,也是芦溪人的写照。
  与芦溪结缘,是一九八零年,我被县委组织选调到芦溪秀芦当县委工作队,一驻就是半年,以后又被单位选派,到芦溪驻点,收购生姜和晒烟,这一去就是十二年,直至一九九三年下海经商。
  从生产发动直至收购,是一条龙的。
  如今,我已是老骥伏枥了,况即将退休,弥留此世,时日不多,但芦溪的风情,芦溪的风貌,是始记于心的,芦溪人,也触目惊心在我的记忆中,包括这里的红酒、晒烟、咸(酸)菜,以及芦溪方言,是永远杀进我的记忆中的。
  “村姑何处不生媚,独有芦溪世上奇。”其实在远别芦溪以后,芦溪的一切,包括情卵,是熏陶进我的心田的,这里的一切,也将必将熏陶成每一首歌,镶嵌进我的文学史诗和音乐史诗里,与日月同辉,与岁月永恒。
  
  2022.6.6.
  
  写于漳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