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全保会后,不久就传来了体制改革、产寿险分业经营的消息。
  这是根据《保险法》关于财产险和人身险分业经营的要求,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改组为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下设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中保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中保再保险有限公司。
  我是三明人保的一把手,主持了公司分业经营,将人员、财产和业务一分为二全过程的工作。分业经营这件事,时间紧,任务重。从动员到公布班子,前后只有二十多天时间。公司财产和业务的一分为二还好办,主要是算账的问题,认真算清楚、扒拉开就行了,难的是12个区、县,24个产、寿班子的配备和全体人员的合理分流。班子是火车头,配好班子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好在去年下半年我们对全辖的县级公司班子考核了一遍,干部的表现优劣、能力强弱,党组同志和我心中都有数。
  分业经营,机构裂变,一而二、二而四,也就意味着领导职数要翻倍增加,许多人看到了升迁的机会,积极行动起来了。在一个职务上干久了的想动一动,当副职的想转正,当股长们想弄个副理或助理干干,员工也有想谋个一官半职的。有找上门来伸手要官的,有托人来叫我“关照、关照”的。但不是副经理干久了就能转正,也不是当了几年股长就能弄个副理、助理。在班子搭配、干部使用中,我们坚持原则,根据需要,看表现、看能力、看在群众中的威信,择优提拔使用。而不是一些人所想的那样,原先的正、副经理,产寿险一边一个,副职实现自然提升。大田县一位表现突出的股长,直接被提任为该县寿险公司主持工作的副经理。清流县因业务量太小,分业后的财险只设营业部,可那里的老经理,一直以来就干得不错,我对他说:“你是老经理,叫你当营业部主任,不公平,我心里过意不去,想让你到大公司去发挥更大的作用。”征得本人同意,我们主动把他安排到铁路沿线的大公司去当经理。
  利用这次机会,我们把机关几个缺乏基层工作经验的骨干放下去锻炼、培养。分业经营对干部升迁的确是个机会,但我们只给表现好、“有准备”的头脑,而不是奉送给撞运气、有关系的人。因为人员自下而上的分流,领导层包括我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到哪一边,这为公平公正分家奠定了好基础。所以配班子很注意产、寿险干部力量的平衡,尽力做到“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这次分业经营中,干部提拔中的攀比现象严重。长沙保险学校和福建银行学校毕业的,这个提了,那个没有提,就觉得自己落后了,有情绪。小公司的提了,大公司的没提,就有意见。对此,永安的经理赖承仰对股长们说:“是的,我们是大公司,也许你们的水平的确比他们高一些,但在清流那样的地方,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要比你们大,因为你去的话,人地生疏,干得不一定就比他好,因为外部环境对他开展工作更有利,你的能力可能抵消不了这些不利因素带来的影响,用他们更有利于工作,当然要用他们。”这么一说,他们就想通了,也没意见了。
  市区梅列公司的一个股长看到有同学提起来了,自己职务没动,心理不平衡。梅列公司的陈文广经理贴上去做工作,他对那位心里不平衡的股长说:“你不要感到自己落后了,干部提拔是凭德才表现,但也有个需要的问题,还有别的因素也要考虑。市区的干部太多,不那么急需,提拔就没那么快。山区县缺干部,不提就没有人干,哪怕条件差一些也得提起来用,这一点你要理解。这次没有提,不等于你就不行,也不等于领导没有看到你的成绩,提前晋级市公司就给了你,这不就是对你的肯定吗?如果仅是凭资历,提前晋级这种好事恐怕还轮不上你吧,所以组织上对你不薄,可不要七想八想。”这个股长一听心理就平衡了。
  分业经营中,除了配班子,人员分流也有大量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要做。
  机关人员分流在即,他们都在想些什么呢?为了平稳有序地分流人员,我花两天时间,对机关的职工普遍谈话摸底。“怎么样,这次分业经营,你个人对去向有什么想法?”
  “我没太多想法,服从分配,个人想太多没用。”多数人这么回答。
  “想法是有,希望领导照顾我留在财险,我对财险比较熟悉。”一部分人如是说。当时,因财险业务量大,收入高,普遍希望留在财险公司。
  找了几十号人谈话,当然还有些别的想法和要求的。员工们各自的想法我听到了、记录了、也装在心里了。在结束谈话时,我分别不同情况做思想工作,我给表示“服从分配”的员工以表扬。对一再要求照顾到财险公司的,我不置可否,只说做得到,尽量考虑,做不到,希望理解领导的难处。谈话摸底,其实是把思想工作坐在前面,更主动更有效。当然,在实施人员分流时,我们尽量把个人的意愿和工作需要结合起来安排,做到合理分流。机关和各县支公司人员分流公布后,总体上反映比较好,队伍思想稳定。
  分业那段时间,工作量太大,我累病了。一天晚上我发烧躺进了被窝,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公司的一对大学生夫妇,来找我反映情况。这是为人员分流之事,唯一来找我的员工。夫妻两分属于市区的两个支公司,不巧都被安排在寿险,她们要求一个人应去财险。这事的确是我们机关职能部门的疏忽,人事科要是在下面上报的名单中早发现这个问题,出面协调一下,很容易就解决了。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我表示了理解,但没有答应马上解决,因为我不能,这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当时想到财险的人太多了,一个可以改派,就有十个、八个人找过来,那就乱套了,我只好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不错,这两个年轻人很通情达理,表示了对暂时不能改派的理解。
  体制改革期间,省公司为加强信息交流,指导工作,要求各地市公司及时报送动态简报。三明公司有多份简报被转发,我们的一些做法得到了省公司的肯定。经过一个多月紧张认真的工作,我公司的体制改革、分业经营已基本完成,只是省公司还没有来人公布市级公司班子的命令。就在这个时候,谢文华总经理要我回省公司一趟。他找我谈话,对我在三明公司两年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热情鼓励了一番。他对我说:“三明的产、寿险班子,省公司很快就会去公布,那里没有你的位子了,先回省公司待命。总公司人事部后天就要来省公司考核你,他们还要去三明。”果然,没几天总公司人事部的同志就来考核我了。接着,省公司领导于5月18日就来三明宣布了市公司产、寿险的两套班子。至此,三明公司分业经营的各项工作已圆满完成,我在三明的使命也就此结束。
  6月6日,在差七天我交流到这里整两年的时候,我告别了三明公司和我一起奋斗的同事们,奉旨回省公司待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