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叫日月换新天,小虫新冠奈我何?!
  我怀着必胜的心,踏着必胜的步伐,迎接必胜的目标,投入了崭新的战斗。
  这是我的初心,亦是我的信心,更是我的决心。
  好像在二零一九年底疫情初起,新冠疫情就成波涛汹涌之势淹没武汉,侵蚀周边,呈放射状,犹如螃蟹的爪足,浸润、蔓延、泛滥全国。我以乐观的心投入这无源头、无过程、无结局的疫情之战,想着非典那么汹涌,都被我们及时、干净、全面地战胜控制,这次也会很快。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新冠疫情,想着它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好日子的。
  这个想法一直有,想着很快会实现,可却持续了整整三年,这三年的四分之一就是我的住校日,掐指一算,274天左右,6576个小时上下,再加上正常的四分之三的八小时,又是6576个小时上下。这些时间内,不是坚守在疫情的第一线,仔细查验学生的体温,问询学生的症状,与辅导员沟通有与疫情症状相关学生的疫情监测、隔离和观察治疗的一步步,就是准备全民核酸、重点人员核酸和学生抽查核酸的准备和实施。工作一直在坚持,由重点防治到常态化防治,唯有经心、不敢懈怠;唯有汗水遍身去战斗,不敢歇息存苟安。疫情不除,斗争不歇。
  如今细思,战火如昨,明晰在目。疫情常态,心静如初。
  
  一疫情就是命令
  
  四分之一的夜班,我按时投入工作的岗位。
  这夜天气猛然转凉,与新冠十大症状的学生谈不上风起云涌,他们好像在织布机的布梭,穿梭不止。
  你到过疫区没有?与疫区内的人接触过没有?哦,没有是吧。你这流鼻涕太严重,是受凉了,还有其他症状没有?好,你这是受凉了,属于风寒感冒,体温不高,先给你开点三九感冒冲剂服一服。观察效果,记下我们的电话,有不适随时与我们联系。
  你到过疫区没有?与疫区内的人接触过没有?哦,没有是吧。你这虽然头痛厉害,但无其他症状,应该与你休息有关,我给你开些安神止痛调节神经的药吧。不吃,我害怕伤害大脑,学生如是说。行啊,要不你就多活动活动,按时休息,观察几天吧。有啥随时说啊。我们电话要记牢,不适随时联系我。
  快!快!小妞先平躺,别慌,要闭住嘴,用鼻呼吸,有啥大不了的事,气成这样。来,这位同学把口找口罩给她戴好。来,那位同学那有杯子,给她先倒杯水,准备着。我一手掐上她的人中、一手掐上她的人中,一会儿就慢慢地恢复了正常,面色恢复了红晕,又焕发了青春的姣好。
  ......
  如此好像春天的序曲,又如早夏的黎明,温度刚刚开始,热闹且有温度的夜晚早已摧残了我的诗意,成就了三伏的温度。到了十二点,终于有了夏凉的一丝美意,我舒展一下酸痛的腰身,舞动一下本可以擎天撑地的双臂。诗意好像发现一丝浸润的间隙,想要轻抚一下我躁动的心扉,问候一下我沉寂的灵魂,浅吟瘟虫一小疴,笑谈疯狂奈我何。
  叮铃铃!叮铃铃!
  一铃骤响,诗意泡汤,睡意全无,斗志昂扬!
  喂!我是医务室。学生,有啥需要帮忙的,请讲。
  老师,我发烧了。38.5度,有点干咳,不流鼻涕。
  37.3度以上,又是干咳,这是新冠疫情有关症状。疫情就是命令,立即行动!
  喂!刘同学吗?近来十四天内到过疫区没有?与疫情感染者有过接触没有?
  没有,刘同学肯定地回答说。
  好,你来医务室门前等我安排。
  一阵阿拉伯数字的弹跳,喂,张师傅吗?我是医务室杨大夫。
  听到了,我是张师傅,有情况?杨大夫。
  是的,开车来医务室门口,记得把车消毒好,穿好防护衣,要保护好自己。
  好滴,一会就到。
  又是一阵阿拉伯数字的独舞。
  喂!张老师吗?我是医务室的杨大夫。你们系二班的刘同学有情况,要到定点医院一趟,你来陪护一下吧!到医务室门前。要穿好防护服
  好,杨大夫,没问题,您辛苦了。我马上到,年轻的辅导员张老师回答得干净朗利脆。
  五分钟,五分钟!刘同学、张师傅、张老师齐聚医务室门口。
  他们好像上了弦的弓箭,又如乘风破浪的百舸。面对疫情,闻令而动,疫情就是命令。
  我细细给他们说,要直接去发热门诊做核酸检测,要做好防护,听发热门诊大夫的安排,要与他人保持2米的距离。检查以后要先回隔离室等核酸检测结果,最后,要强调一句,核酸检测只是一个新冠疫情防治的一个要求,去医院治疗才是目的,我对刘同学反复地唠叨说。
  不说到了苦口婆心的境界,却也基本上达到了口干舌燥的程度。
  随后又有几个发热的,我继续如上步骤处理,等他们回到隔离室,我一一安排妥当,也就到了鸡打鸣的凌晨时刻。
  眼皮有了厚重的酸涩,眼球有了干枯的错愕,心跳有了凌乱的轻叩,头脑有了混沌的蹉跎。
  不过,疫情就是命令,它们虽有些无奈的逡巡,但最后都成了过客。
  
  二固守就是长城
  
  新冠疫情三年,有过波涛汹涌,有过浅吟低诵,它有时高傲冷酷犹如凌空飞舞的怪龙,张牙舞爪;它有时又如嗡嗡作响的苍蝇和蚊虫,害不了你的命,却时时蹂躏你普渡众生的心镜。伤害性不大,却侮辱着世人的智商和擒龙伏虎的本能。
  一年在拼斗,二年在抗争,三年了有些人失去了耐性。
  学生出去,事假不准、跳墙面临开除的代价,自忖损失惨重。
  自古华山一条路,病假,病假!只有因病才成行。
  故此,医务室是隘口,是学生突破围城的唯一瓶颈。
  某夜晚,又是我的四分之一时刻。
  老师,我的智齿犯了,疼得厉害。它痛得已经让我开始怀疑人生。它将要颠覆我的生命,好像时时就想吞噬我这孤独的亡灵。
  好家伙,学生看病也成了套词,我也开始怀疑我的人生。一个牙痛就这么来世汹汹?竟到了威胁人生的地步。我细观学生表情,充分利用我的“望触扣听”的终生所学。
  望:体态轻盈,脚步生风,这不是痛得怀疑人生的品评,我似有明白。
  触:触探颊车、地仓、四白诸穴,学生痛觉不明显,我又明白几分。
  扣:扣击颊车、地仓、四白、太阳等穴,学生痛觉仍不明显。我明白了四分之三。
  听:言语轻盈,妙词连声,还痛得怀疑人生,哈哈,我全明白了。
  我开始了我的品评。
  学生啊,你这叫痛得怀疑人生?不过也是的,你应该怀疑人生,怀疑咋碰见我这个不懂得人生的医生,你先回去吧,过好自己的人生,首先要懂得安生,安于目前的疫情防控,生于华夏宁静的和平,安享我们党普渡众生的众志成城。
  学生默然,我暗自庆幸。
  哎,目前真得要学好扎实的基本功,对后续的几个学生什么月经痛、胃痛、失眠、焦虑症等都一一剖析,有时把我气哭,我也通过表象,看透本质。
  过滤必须出去的,劝解可以暂缓出去的,坚决杜绝浑水摸鱼的。
  我不是目无表情、不练达世故人情,我是一个健康门户的守护者,我职位如蚊蝇,但我倾注了我身家性命,我不会怀疑人生,因为我要固守,毕竟
  固守就是长城。
  
  三常态是克服疫情的准星
  
  称得六月二两雪,难称抗疫何时能成功。
  好像大家的情绪有些跑了秤砣,乱了准星。
  他奶奶的,抗疫,抗疫!抗得最后还是到处冒泡,疫情有点要席卷世界之势,慌恐于心,无望于神。困顿、茫然、手足无措。
  哎呀,我滴娘哎,这啥时候是个头啊,今天不封明天疯,风来雾去难成行。
  一时此役不得了,要毁灭人类的论调,甚嚣尘上。
  于是论疫情的持久战,疫情的常态化是政府给大家的定心丸,是目前政府给疫情定的准星。我也不再茫然。宣传,是我的使命,也是我要履行的本职性情。
  老师,为啥要建疫情监测小屋?有人问我,他还不如以前呢。似有抱怨,也确实是对疫情前途不明的无奈发声。
  学生啊!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是要有先决条件的。面对目前全球疫情的可怕前景,我们要转常态化,推行48小时核酸检测小屋的设立。便捷了大家核酸检测的途径,解脱了困守疫情的尴尬处境。
  常年备战,只此一役。胜利在望,贵在坚持。
  好,我懂了,老师。我们会把握好常态防疫的国策,坚持外方输入、内防反弹的精神,掌握好常态化是克服疫情准星,随时准备扑灭新冠疫情。
  
  有人问我三年疫情干了啥?
  乱!不过也不乱!好像啥都干了,却又好像啥都没干。
  碎叶缤纷终碎叶,泥土蓬隆一腔空。
  我扛过枪,瞄准咽喉的穹苍。
  我填过子弹,只为瞄准咽喉的星星点点。
  我吹过风,新冠席卷疯亦风,
  我淋过雨,封封悬崖风征程。
  
  我还是原来的我,
  在疫情抗击的某个角落,我在参与着核酸检测。
  疫情不除,于心不甘!
  
  静,于疫情。
  动,于疫情。
  我参与,我骄傲!
  我行动,我自豪!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