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终南山,在历史中一直是隐居与开展田园生活的好地方。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实为终南山作了注引。其前,首先隐居终南的,当属“姜子牙”;其后,又有张良、宋代王重阳。终南山,遂成为隐居田园的名山。
  王维毕生喜安静、清幽,崇尚佛道。晚年,隐居终南、躬耕于野;遂作诗《终南山》“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以此,来描绘隐居在山野的日子;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中,“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表达,对田园生活的喜爱。应友人相邀,在冬春之际,我也去往终南山一趟。短居山中,感受田园生活。
  西安与南山:诗歌与现实,共生共存;文人与友人,彼此依偎。
  当暮春时节,西安街头,会出现一些甜香的果子,有杏、樱桃,还有草莓,汁多个大,生气勃勃地集合在竹笼里。这些果子的主人大多面色微黑,眼里含笑,身上带着山里的气息——满怀着西安老者的风度和底蕴,庄稼人总是见证历史,并乐在山水田园之中的。犹如世外的神仙一般……
  这些水果,大多生长在西安终南山北坡的田里。一座座果园,满目青翠、肥大的叶子、粗壮的枝干;自由呼吸着南山的空气且汲取着陕北土地的养分,山不能过来,我便过去了。山下的世界,因山的高度而意趣悠远。那些圆涨的发紫的葡萄,让飞鸟甘于冒与人相见的风险,紧缩双爪,箭一样俯冲下来,啄几口算几口。戴帽的草人,举着飘摇的塑料袋子,在园子里做着无谓的守护。鸟很快就看破其中的伪装,放开胆子,继续寻觅梦一般的酸甜。
  面对着群鸟的机智,农民只得给园子里的水果铺上网,新长出的葡萄是给人吃的。除了葡萄以外,山里的果子,也称得上琳琅满目,那些绚丽的色彩,汇聚成南山里的最美。如果说,山庄果园里的葡萄,有着品性,庭院的葡萄,散发的,则是老农的家常味。
  每年的夏天,让人高举着摘葡萄,是幼小孩子最爱的一项活动,胖小手采摘着饱满柔滑的果实,童年里的欢乐,就在心里绽放开。那南山脚下的屋子,就是这样的安详。当人在鸟鸣中醒来,此般的景致,无人会觉得是聒噪的。屋子外面长着一棵桃树,不知名的鸟在枝干间跳跃,不时啾唧几声。于是,不能再安然酣睡了,我打开窗子,会呼吸的空气泻进屋,清凉极了。来到后院的菜地,查看那些水灵灵的菜蔬。韭菜精神抖擞,叶子支棱着,待着主人的采割。滑嫩的青菜,几乎都要匍匐于地了;再看成熟的萝卜,白胖的身体,干脆藏在地里,老闷闷地笑:天知道,一个小小的萝卜,有什么,值得偷着乐的事。
  夕阳西沉,只见一只喜鹊,在啄理自己的羽毛,院子里的狗,对着它狂吠。院里的水盆里放,着一尾鲤鱼,午时,她吵着要做炖鱼。鱼刮鳞开膛后,在地上撂着,妻回厨房取东西,这时,一道黑影叼起鱼跃上南墙,有人“哎”一声,急追,那厮翘着高高的尾巴,扬长而去。他沮丧地,对大家说“炖鱼吃不成了,鱼被偷走了”……
  缘于没有吃的口腹——就寻觅山的真趣吧。出门东行至,祥裕老街道,一直向南去,路上偶遇屠宰厂,猪毛铺地,一阵阵腥气,搅扰了染绿的春景,但也无妨,徒走几步;山,便在眼前了。
  扇形的村庄围绕着山。靠山的房子一户和一户若即若离,保持独立的形体风格,有山野洒脱的意气,不像关中地区的庄户家家丝丝相连,建筑相互依赖,人也一样,一住就是意味着几辈子都在西京和终南山附近存活。倘若,人在峪口边住着,化羊峪、紫阁峪、白道峪、蓝桥峪……祥峪,吉祥的峪。心底,不由的氤氲着美好;足行山间,螺旋般,爬上终南山顶。见树木如绿云团罩,野草飞渡,山花灿烂,开放得热烈而大胆。
  空山静寂,花为谁盛开?山里的草木,没有欲望,盛衰无所谓,看淡了赞赏与追捧。这该足以称得上人间的智慧。山上,友人和孩子正挥舞起一把土:噢,下泥雨啦。我抓起一把南山的泥,挥洒而去。只见“泥土在空中正飞扬着,散发出大地独有的清香。“山气日夕佳”。透过泥土,往外看:南山的村庄,气质不凡,像神仙居住的地方。拂尘一扫,天地浊气顿消了,走进去,顿隔世于外。田园之美、终南山居的意蕴情趣,由此而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