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起于陕北大地,其中的终南山自古“道教发源,遵道圣地”;连绵两千余公里,横跨神舟;将中国划分成南北。古人甚至将圣山“昆仑”与秦岭并称“中国圣山之首”。秦岭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民族,产生的影响,为历代最大。
  终南山与华山作为秦岭在陕西的标志,皆被誉为“文化山岭”。秦岭,更象征着中华民族的“根脉”。2021年春,我从陕北延安抵达陕西西安。站在大地上,遥望秦岭。雄姿英发、博古蔚然的耸立,宛如擎天一柱。秦岭在陕西一段,茫茫然又凄凄然;冷清而肃穆,如同诉说着中华大地上,遥远的故事与漫长的历史。此前,我在延安返回西安的路上,曾探访过咸阳。它曾是秦帝国的首都,战国兵马纵横的中心交叉点;烟火要塞,风沙漫天,给整座城裹上庄严的面纱。秦岭的背影,在风沙中,隐约的彰显。这是秦岭,给我的第一印象。
  常言道“秦岭有十八道弯”。倘若从延安出发,经咸阳辗转西安,再一路南行;或跨过秦岭,直抵岭南。一路上,你能看到古人迁徙与文化一度繁荣的遗迹。秦岭十八弯,便是中国历史、文化与民族变化;记载着民族千年的发展。大道巍然,有如泰山;小道淳朴,犹如岭南。王维曾在回忆中,写道“自秦岭山脉以北,唐都以南,皆已笼于赤下”。这里的赤下即文化交流与商品交易甚是繁荣的描绘。
  3月底,正值陕西境内,花草葱茏,野树飘香。我站于秦岭南麓,朝山下俯瞰,云层压低着帽子,将爱抚绵柔的,轻轻地笼在山川河流之上。山下是广袤无垠的土地,再往下,就是西安与城西北的咸阳概貌;这些都隐在云雾缭绕中,让人看不真切,却增添一份朦胧的美感。秦岭曲折的弯道,在我的脚下,让我感到坚硬而酸涩。环绕16号公路的山道,自汉代就已经修葺。约半米宽,长则目光极远处亦无尽。太阳高高的挂在头顶,昆虫与蜜蜂,在山野中“嗡嗡”叫着;像在呼唤我深入秦岭。我没有放慢自己的步伐,背着包,坚定的走了一段去往山谷中的村庄。目标为周至县城。
  秦岭的山路,曲折而盘桓。《陕西日报》载“周至县是秦岭古道上,为数不多,尚有人烟的镇集”,相传民风淳朴。我认识的一位阿嬷送了我一顶帽子,带我深入她在秦岭的果园。春季,果园里到处都是红花绿叶,殷勤的蜜蜂正忙碌的采摘着花粉与花香。它们嗡嗡的,又震颤着翅膀在花丛间飞舞。犹如飘来的丝带,相互恩爱的舞蹈者。阿嬷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整座果园被秦岭的树,浓密的掩盖;宛如世外。桃花盛开了,三月春风将温暖,送入屠户,也送至农家。农人们留守在秦岭古道上,建造了村庄;演变成镇集。才有今日的场面。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林木遍及山野,农人无处休闲,唯有欢乐的种植。棉花、麦芽与桃花、杏林都是秦岭弯道边,富饶而给人温暖的美景。《新唐书》记载:佛教就是从秦岭南麓北上,直抵当时的首都长安。从东汉到唐代,千年流转的光阴,走过了秦岭漫长的道路,逾越过十八道弯口,进入陕北。造就了它在中国文化史的辉煌,东晋的佛儒并称,相互融合。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既包含本土的儒道,也囊括外来佛学。这是秦岭在中国版图上,横跨的历史功绩。
  由文化纵观历史,在秦岭的庇荫下,秦王朝完成了中华一统的伟业;更奠定了中国千年“农业国本”的思想基础。其实,这也是民族的物质基础;开创了农业文明的第一个高峰。其后,山佑汉脉,在巍峨的秦岭中,汉朝又奠定中国辽阔的版图,秦岭成为文化的制高点,民族从此越过奠定之后的辉煌。我从小村庄,眺望秦岭。山水依旧,汉风犹存。它无限的伸向远方,辗转进入中原。秦岭由西向东;由北向南,犹如一条血脉维系着山川河流。这里有广袤无垠的地,郁郁葱葱且绵桓不断的森林。看上去,好像亘古未变。唐朝后,宋元明清都迁往南方与东方,唯独秦岭还屹立在故地。但汉唐的辉煌,又是后世王朝未能超越的。所以,秦岭的意境,在中国历史的层面,又高了一层。
  再由历史正溯文化。老子《道德经》在秦岭完成,道家祖源“终南山”“昆仑山”也大致都在秦岭山脉上。当年,儒家孔子与儒教的弟子,也都经由秦岭辗转进入岭南。完成文化传承,思想一统的盛世明举。秦岭,又像思想与文化的至高山巅,让人一眼望不断其英姿飒爽的“脊梁”。
  当我走过千里之遥的山路,抵达太白山。便有“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之感。与当年的杜甫、白居易一样,为山河婉转、国势兴隆感到高兴。更重要的是,人在山巅上,看见常人于常地无法看见的风景。这便是秦岭的云雾;秦岭的山脊;秦岭的泉音;秦岭给人带来的深厚的底蕴。我能感到,这大山深处的安静,其中既有历史的漫长,也有时光的蹉跎;既有文化的积淀与人民的迁徙,也有十八道弯口给民族、民族精神与神州民众的淬炼。正是这种淬炼,才塑造出了千年血脉未断绝的中华民族。秦岭十八弯,给我留下的,却是深远的记忆与深厚的感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