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看过很多谍战片、民国的爱情故事,它们故事背景大多在上海,那是一座繁华的魔都。它一直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从过去一直到此刻。
  乘坐大巴,欣赏着窗外空中如雪的白云,我仿佛变成了一只小鸟,朝远处的天际飞去,感觉那么自由,那么舒爽。我曾无数次在梦里触摸大上海,可是毕竟没有付诸实际行动,醒来总是徒留一丝遗憾。
  生活像一杯白开水,有人喝得津津有味,有人却感觉平淡无奇。我的青春如三月的桃花水,随波逐流,渐渐消逝,无人疼爱,无人问津。乏味无趣、一成不变的失意生活令我有种窒息的感觉。离开安庆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远离这片令我失意过的土地,远离那个我不想看到的熟悉的陌生人,远离父母的絮絮叨叨,让受伤的心得到一丝慰藉和一个避风的港湾。
  我去上海不只是旅游,是带着梦想的旅游。我要在这里扎根,要这里顽强地生存下去,要证明离开谁我都能生活,我并不一个软弱的小姑娘。我怕自己是一时冲动,更怕自己会反悔,索性将去上海这件事告诉了所有的人,提前堵住了我所有的退路。在大家一遍一遍地询问动身时间的时候,我渐渐行动起来。我想在上海找个工作,在一个课外辅导机构投了简历,约定了面试的时间,用一个晚上收拾行李。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积极。我知道我是被逼仄的生活所逼,受伤的心急需寻找一片新净土,可骨子还有那么一丝的不舍和无奈。
  二
  其实,我从未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背井离乡,一个人去某个地方生活,但这一刻,当我拖着行李箱走到检票口时,我才确定这不是梦。看着爸爸那依依不舍的神情,想起上大学时第一次远离父母,站在车站口哭哭啼啼的自己,一晃七年过去了,如今我能平静地听着老爸的叮嘱,还能笑着安慰他,让他心安。这一刻,突然期待起来,也许闯荡一番我会变得更强。
  当大巴车开动时,我忍不住大喊一声:“爸爸,您多保重。”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哭成了泪人儿。我一个女孩子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跨区再跨区,坐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大巴,走了十几公里又十几公里的路,到了上海一家辅导机构面试,做了一张又一张的试卷,讲了一道又一道的数学题……可是,没有人肯收留我,得到的答复都是回去等消息吧。那一刻我的心快碎了,我成了大海上的一叶孤舟,漫无目的、神情恍惚地走在大街上,来上海是为了追求梦想,不是无拘无束地旅游。今后的路还很长,我将何去何从……
  阳光强烈又刺眼,我啃着一块小小的牛角面包,一路小跑。还有20分钟就要面试了,我不能迟到。当然,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在20分钟之前,我还在赶来的大巴上,因为这两个面试的地点相距两个小时的路程。我想要被留下,不管哪里都行。
  我进门填写了一份简历,和HR聊了过去工作和经历,就开始做数学试卷。这已经是我来上海做的第四份试卷了。我原本以为试卷是很简单的,毕竟我有多年的教学经验,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终于知道,原来上海的教育和安徽不同,试卷难度也不相同。五四三的教育和六三三的教育怎会一样呢?我没有提前做好功课,我以为整个中国都是六三三学制。
  我闷闷不乐地做完试卷,我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依然在等待,等待HR的回复。他让我试讲,我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要求提供准备的时间。我预料到了结果,身心疲惫的我不想再争取。我尴尬地讲完课,留在休息室等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等待,也许是两天没有录取的消息,让我心存念想,又或许仅仅只是礼貌地等待。我一遍一遍地看时间,最后一班车是19:40,而现在快18:00了。终于,我等到了HR的拒绝,虽然明明预想到了结局,却还是让我瞬间红了眼,我急忙道谢离开,出门的那一刻,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可能很少被人拒绝,或者说是很少被人当面拒绝过,再加上疲惫与焦虑,我一时间控制不住情绪。我想也许是我的人生经历过于简单,自己过于清高,所以才会这样无法接受挫折吧。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告诉自己这是人生的一次经历而已,会从中获得经验、得到成长。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像个傻瓜一样,哭得惊天动地。
  三
  天渐渐黑下来,我迷路了,我走了很久很久,走到脚趾发痛,手掌因长时间拉着行李箱把手而发麻。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我又冷又饿,孤零零地走在路上,像一个丢失灵魂的人。天渐渐黑了,我突然很想回家,在雨中拖着行李箱,人行道坑坑洼洼的路面,似乎在和行李箱的轮子闹别扭,使得我拖拉得十分费劲。我眼圈泛红,泪水打湿了口罩。我不知道这条路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也不知道在整个大上海我何时才能有容身之处。接二连三的碰壁,让我有点消沉,胸口沉闷得快要喘不过来气。我沿着路边斑驳的灯影行走,将狼狈不堪的自己隐匿在黑暗里。这个时候爸爸的电话打了过来,响亮的铃声,让黑暗中的我无所遁形,我擦干眼泪深呼吸,这才接起了电话,爸爸的嘘寒问暖让此刻的我难过至极。我说我在忙便挂了,我怕说太多暴露了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饥肠辘辘的我今天除了一块牛角面包,什么也没吃,可我来不及吃,我左手行李箱右手开着导航,我和时间赛跑,我还没有找到新的旅馆,我还没有坐上大巴车,我还不知道我是否能赶上最后一班车,所以我还不能停下来吃东西……
  终于,接近19:40的时候我找到了车站。站在车站小小的勉强挡雨的遮阴棚里,朝着车辆来时的方向,呆呆地望着。我啃着从家里带来的小番茄,番茄很甜,带着妈妈的爱,让此刻早已身心凉透的自己再一次鼻尖发酸。真是在家不知幸福,出门才知社会的艰辛。
  我等了很久,在我以为车子不会来的时候,它终于冒雨赶来了,给我带来了希望与温暖。我拎着行李箱上了车,整个大巴,跨区的大巴只有我和司机两个人。我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看着沿路渐渐稀少的行人车辆。我心中的上海之夜是繁华热闹的,其实那只是魔都的一隅,很多地方很早就没了人流。人烟稀少的马路,小雨淅沥地拍打着玻璃,整个上海仿佛就是个没有人情味的荒凉之地,它真的适合我吗?我真的要在这里讨生活吗?可是就这样回去,我不甘心……想着想着就这样睡着了,梦里家里的床很软,家里的饭菜很香,妈妈会摸着我的头,爸爸会笑着带我玩……
  “叮”,一条消息吵醒了自己,打开手机,一行字映入眼帘:恭喜您通过了考核……在新的一轮面试前,这条消息无疑是给予了我很大的勇气。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此刻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