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最好的去处,是凭一种感觉。有的人认为是奔赴一个自己喜欢的景点;有的认为读一本好书;有的认为是与一位知己相逢,我的感觉只有家乡才是最好的去处。
  一
  在端午即将来临之际,我时常打开手机,关注天气变化。天气预告,端午这天是小雨。清晨,起了个大早,推窗瞭望,果然不错,天空阴沉,乌云密布,像是一场大雨要来临。心里有些磨蹭。怕走在半路,一场雨下来,不是拖泥带水么。因为目前村里在拆迁,道路破损,泥土黏糊,沾着鞋子,步履难行。但是目前老屋还在,心里一直牵挂。回去就回去吧,没有什么犹豫的。随即电话联系了小区出租车。多少年来,逢年过节,没有什么比回娘家的心情迫切。坐在车里,没有心思多闻窗外事。心里有些沉闷。往年过节,总要买点这,买点那,今年父母不在,只能空手回去看看,这样反而心里感觉有些落寞。
  车很快就到了村头。举目眺望,遍野绿荫碧透,万象葱茏。是啊,端午最是丰硕时。它的旺盛,标志着一年中最蓬勃的阶段,也把人们带进了充满洋溢的时空。
  千百年来,端午最受民间青睐的赛龙舟,包粽子,挂菖蒲、割蒿草、插艾叶、应有尽有,它突出了民间风采,尽显民情,又具特色。这是一种民间的传承,彰显着民间繁荣的端午文化。家乡人也不例外,总会在这一天,或因地制宜扬起一些映衬节日的热闹氛围。
  站在老屋门口,往事历历在目。端午这天,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蒸包子,煮鸭蛋,插艾叶,大人忙得不亦乐乎,伢们穿前跑后,胸前挂个染红的线篓子装着鸭蛋,互相比试谁家的大,谁家的小。或是你吃了没,他吃了没。一股祥和的氛围,簇拥着男女老少。
  如今拆迁,人去楼空。那种淳朴的乡村风格,会随着时光,渐行渐远。我回来,凭着对家乡的爱恋,乘老屋还在,回一次,算一次。起码现在回来,有个落脚的地方。以后回来,说不定还会要门票的。因为它不再属于我们的。不如乘现在还没有完全拆除之前,多留存点往日的记忆,必定这个地方,是生我养的地方,这里有祖辈们留下的身影,有他们为之刻苦奋斗而留下的足迹。踏着他们的脚步朝前走,心里多少平添一些智慧与胆略,起码这是我今天的想法,这个想法让她永远留在家乡的一角,伴随已故的祖辈们,慰藉他们的灵魂。
  “碧艾香蒲处处忙。明朝端午浴芳兰。”目前,家乡的地势基本没怎么改变。虽然是空村,但村子周围仍然芬芳四溢。绿茵植被,群鸟齐飞,鸣声阵阵,蝶飞曼舞,蜻蜓纷绕,简直就是莺歌燕舞,斑斓滴翠。仿佛村庄静卧在这片碧海中。这是一道即将改变前夕的景色,它会永远留存在我的脑海里,家乡啊,这就是我的家乡!
  二
  遥想当年家乡人最津津乐道的:到了端午节,非得涮上一毛巾的露水,好好把眼睛敷洗,非得煎一锅艾蒿水好好洗个熏浴澡。是的,在那个经济贫瘠的年代,医疗落后,那样做无不是为健康人体,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的一种最好选择。
  那是大农业时代,芒种季节一过,一片片早稻竞相抽穗,在又壮又肥的禾梗上,开满了细细碎碎的奶白色稻花,一种甘甜的芳香味儿,随着扬起的微风,扑鼻而来。端午那天的清晨,乡亲们会根据传说或民间郎中的建议,纷纷拿着毛巾踏着晨露走进田间,在稻穗上刷水,用打湿的毛巾反复敷眼睛,洗眼睛,说是用这种水洗了后,眼睛就不容易上火,或者少害眼疾。
  还是孩童的时候,端午这天,年轻的母亲早早起床,拿着一大家子共用的那条毛巾,站在田埂上对着稻穗刷露水,不拧干地拿回家,给我和弟妹们敷眼睛,洗脸。一遍不行,就反复几次。好像那是最好的良方妙药,会解除家人的病痛。如是乎:天时、地利地绝不放过这有利时机。穷人家,把这看着是圣水般地降临人间。那年头,穷人根本看不起病。也没有医生看病。所以,细心的母亲总是牢牢抓住这个机会,来解除家人的切身困苦。
  我们子女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总没像人家的孩子那样,眼睛时常红红肿肿的,或者眼角沾满眼屎,弄得人家嫌弃。母亲一生聪慧,灵巧,她善于思考,举一反三。她认为,露水本身就是一种晶体,把结晶用在人体身上,是绝妙。所以母亲大胆地尝试。
  记得村里人总是夸我们姊妹干净体面,脸上总是那样光亮。自然也逗人喜欢。年轻的母亲,听到这样的夸耀时,也时时露出幸福的笑容。可是笑容的背后,都是母亲热爱生活,追求完美的一种信念。她把这些信念寄托在子女身上。虽然我们都出生在农村,走出去,不比城市的孩子差。子女的茁壮成长,饱含着母亲的艰辛与付出。可是母亲从来没有在人前去道一声苦和累。
  小时候,我们几姊妹时常有皮肤瘙痒的现象。农村的环境少不了蚊虫叮咬,身上时有红坨坨,黑点点。母亲只要看着伢们皮肤发痒,心疼不已,心生焦虑。平常人家,一般不把瘙痒当回事。可是母亲不那样想,她总是把儿女的一切挂在心头,一点也不松懈。白天在生产队干活的母亲,总是用心垂询老长辈,请教良方,请教能人。人家介绍的方子,她记在心上,回到家里,就试用。有时,还到外婆家去找最好的土方土法。用在我们身上,既安全又放心。
  那时,只要到端午节,母亲就把我们几姊妹都带到外婆家去,外婆就叫小姨到老远的一个田埂的后檐去割鱼腥草回来煎水我们洗澡。后来长大一点的我跟着小姨一起去。其实小姨也只大我6岁,那时,她也还是个孩子。但她比我懂事多了。说话,干事,都像长辈一样呵护我。到了田边,小姨不让我下田,她自己下去。看到小姨手拿镰刀,卷起裤腿,扒开荆棘,爬坡下坎到田后檐,一镰刀,一镰刀地割鱼腥草。说来也怪,那种野生鱼腥草只长在特定的地方,或极为少量地生长。并不是大面积都有。当地人非常爱护它。耕田整田时,就特地把那块留下来,不当着野草拔掉。每年到了端午节时,村里人都会或多或少地割点回家备用。外婆家很特殊,因为我们是外孙,去的机会不多,也就是这不多的机会。外婆和母亲就把它满满地煎一大锅水,把我们几姊妹洗个遍。外婆说,用这种草洗澡,有利无害。消毒、止痒,健康皮肤效果特好。外婆的话,母亲悉心领教,为健康我们的皮肤,母亲竭尽全力,时不时用它来为我们洗澡。还时常说:“土方子治大病。还节省钱。”这是母亲一贯的勤俭节约的习惯。生活的每处,母亲总要精打细算。
  母亲悉心百草妙用。到端午节的时候,母亲就围着湾子,摘百把青草合在一起煎水我们洗澡。还说“百草祛百病。端午是祛病除毒的时候。”虽然没有理论根据,但母亲总是朝着好的方向去想。这也足以看到母亲热爱生命,爱护子女的崇高心境。
  记得我13岁那年,已经参加生产队劳动了。母亲还在督促我洗这种澡。母亲为了我们的健康,总是耐心耐烦,倾尽心血。但她从没想想自己是一个女人,是弱者,需要人保护与怜悯。后来每当我想到这些,不由饱含热泪,常常陷入沉思。母亲啊,您的大恩大德,我一生一世都报答不完。
  为了襁褓中的弟妹,母亲不辞劳苦,责任在先,把一个个奶声奶气的弟妹抚养得白白净净,干净清爽。
  金银花是清热解毒的良方。母亲在老人的传授下,认真去使用。
  我常常看到在端午前后,金银花藤蔓,爬满高大的树杈上,有的与长满刺棘的一种藤子搅在一起。能摘下来,时时被刺嚼着,但是母亲忍着疼痛,去摘下一根根花瓣。
  母亲还信奉露水中的花更好。有时天刚蒙蒙亮,有时在晚霞中,因为白天母亲要出工,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个时候,乘着一早一晚,母亲就拿着一个小竹筛子,到村子后面的树上去一根一根地摘回来,洗干净后,晾干。或者选出数根,放在洗干净的碗里,用冰糖腌制后,冲开水给弟妹和我喝。让我们的体内达到清热解毒的目的。或少生病。往后能健康成长。可是母亲从来都是生怕尝一口,总把好一点的从她牙缝里省了又省。我也看到过,人家的母亲乘着端午节生产队放假,好好休息会,可是我的母亲却是充分利用这个时间来精心呵护我们。在母亲心里,总把我们那样当人看,当命养。为子女负重前行。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这是千真万确的道理。可那时的我,老大不小,还懂懂洋洋,不去体会母亲的含辛茹苦,不理解母亲的仁慈之心,更没去认真想想那时过日子是何等的艰难,反而认为这是为母亲应该做的。现在一想到这些,总陷入莫名的忏悔中,可是又来不及当着母亲的面说:“母亲,我对不起您。”如今,虽然您在天堂,我跪地求得您的原谅。我亲爱的母亲大人,您永远是我心中最伟大的母亲!
  车前草有清热解毒,凉血利咽,止痛利尿的作用。它是千百年来民间利用率最广的一味良药。每到端午来临,房前屋后,田埂上,长满车前草。母亲毫不犹豫地一棵棵连根带拔扯起来,洗净后晒干备用。又说端午节前后的车前草最有效。所以,到了端午节,忙碌的还是母亲。虽然就在房前屋后方便,母亲就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或在月光下,去拔回来,洗净备用。车前草煎水喝,非常苦。细心的母亲,把熬好的水里加上一勺红糖,这样吞下,感觉就好些。
  一次父亲由于中了暑毒,一刻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在万般无奈下,母亲拿出车前草煎水,放凉后,叫父亲喝下。当时母亲的想法是:死马当着活马医,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那晓得父亲喝下去半小时后,感觉人轻松多了。就是那个无奈之举,解除了父亲的难忍之痛。
  不得不说的艾蒿,是农村过端午的一大亮点。每当端午来临,家家户户都要到杂草丛生的地方去选割艾蒿。母亲是首当其冲。把割回的艾蒿插在大门的两侧,说是辟邪防蚊子。这么大的利好,在农村来说,是求之不得。其实,艾草的用处多着呢。摘下的艾叶搓成条条,点燃熏蚊子效果极佳。
  艾叶又是一种中药,具有温经止血、散寒止痛,外用还可以有祛湿止痒的作用,内服外用都可以。等等这些,都被母亲用得得心应手。母亲一生勤勤恳恳,在家里除了奉献还是奉献。她望女成凤,望之成龙,首先还得身体做保障。可是,在我们未尽孝时,母亲却倒在艰辛的路上。这让我时时悲痛欲绝。向着母亲去的方向大声呼喊过,可是再也看不到母亲的身影了。她去了,永远离开了这片她深爱的土地。离开了她深爱的子女们。
  这如今,该是多好的条件,艾叶,车前草,鱼腥草,通过治理,都可以到药店去购买,身上骚痒,可以购买相应的药膏擦拭,或者直接到医院就诊。再不用含辛茹苦四野奔忙。
  但是相反,如今多少野生物种受到破坏或污染,不能随便使用。往日的那些即用即生效。对比之下,纯净的原生态,对人类该是多重要。
  母亲,掐指算来,今年是您离开我们整整39年了。6月7日就是您的祭日。39年来我从没放下对您的思念。思念您生前对我的谆谆教导:“做人要善良,要勤奋,不怕吃亏,不怕吃苦。”思念您对我无微不至的抚养与呵护,思念您永远不知疲倦地劳作。想着您那一头乌黑又厚的头发,夏季来临的时候,随意就可以用黑绸子扎着两条丫丫辫,非常好看。您曾对我说过,年轻时,您扎过长辫子,是因为养我后,老是抓您的头发,后来不舍地减掉了您心爱的辫子。
  母亲,我的只言片语,哪能记录得完您生前的恩德。今天回来,想跟您说的:迎接我的是一扇紧锁的大门。冷清与寂寞笼罩着老屋。我匆匆打开大门,在您和父亲的遗像前祷告后,点上一炷香,叩拜您再不受劳累困扰,在九泉能过上安逸的日子。
  临走,我对着父母的遗像,大声呼喊爸爸,妈妈,我要走了。
  站在村头,回头望去,田野,荷堰,大片的旱地都开满了野花,那些花白里透黄,且万种风情。因为征地,没人再去种庄稼,留下暂时的荒野,也留下不尽的回忆。
  天气一阵阵闷热,空中乌云翻滚,怕是一场暴雨即将来临,怕是一场风暴要从这里吹过。
  我要走了,不,我还要回来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