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省散文学会文友相邀,5月26日到扎佐膀哥朋来乐食品有限公司品鉴膀哥蹄膀。
  我既不是“美食家”,也非世俗俚语所言的“吃货”,登品鉴大雅之堂,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怕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呀。
  然一段留在年少时舌尖上的滋味记忆,却涌上了心头……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有一天,我那开拖拉机的老舅要到扎佐运货,叫我同去。到了扎佐地段,老舅把拖拉机停靠在一路口边,就带着我走进了快活林餐馆。我对老舅说:“舅舅今天给我打牙祭呀。”
  老舅说:“中中,这快活林的蹄膀安逸得很,今天带你来吃吃,也让你快活快活下。”
  那时贫穷,贪吃。但有大肉,就大块朵颐,哪有什么斯文讲究,实如饕餮者流,直吃得舔口舔嘴的。虽未细细品味,但究竟觉得与平时肉食不一样,要香得多,唇齿间留下的滋味,不时萦绕着。
  几十年弹指挥间,转眼己成老来之人。对饮食也不甚讲究,吃得清淡,青菜萝卜豆腐之类足也。然文友相邀,到扎佐品鉴膀哥蹄膀,勾起了我舌尖上留下的滋味念想。欣然应诺:“感谢相邀,同去同去。”
  26日下午,各路文友陆续到达扎佐膀哥朋来蹄膀店。文友们相见,谈笑风生,喜悦融融。江湖人称的“膀哥”,系扎佐蹄膀的第四代传人曹开银,与其妻邬燕女士,热情相迎,盛情款待,文友们不胜欢喜。
  品鉴会由修党史办主任胡光胤先生(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主持。扎佐蹄膀历史悠久,始于元末明初,时逢天下战乱。相传一日,有军曹扎佐打尖,(即打发舌尖,仍吃饭之意)闯入百姓家中,强令为其造饭。几个兵痞,恣意蛮横,先是要人家为其烹饪猪肘子,忽又嚷着要主人家烧水煮醪糟(甜酒)。急切间主人不小心将滚烫的肘子一下子掉入翻滚的醪糟汤锅中,场面一度尴尬紧张。为免不测之灾,主人急中生智,称正在给客人烹制“特色”。便将猪肘子从醪糟汤锅中捞出沥干,又用清油炸至金黄,再用甑子蒸至溜熟。众食之,鲜香可口,肥而不腻,软糯筋道,回味悠长。一次偶然,创生一道美味佳肴。
  历经数百年,到了清末民初,又经曹德元(家居水塘村大寨,今修文县阳明洞街道办事处程关村水塘组)。为谋生计,历尽艰辛,在从事厨子的职业生涯中,潜心研制。采用蜂蜜涂抹,微火烤化,用于跑皮下炸,其较甜酒酿者,更香更脆,更显金黄。再辅之以中药秘方,上甑烹蒸,尝之,其味更佳,香气馥郁,皮脆肉糯,瘦肉更筋道,砺骨更完整。家族亲邻尝之,皆赞不绝口。德元公遂将此术传于族亲子侄,至今已是第四代了。今之曹开银,江湖人称“膀哥”者,既是第四代传人。
  膀哥带我们参观加工烹饪车间,须得戴上头套,穿上鞋套,严格消毒杀菌后,方可进入加工车间。我观烹饪制作工艺、工序流程严谨复杂,遂问膀哥:“咋工序这么多,这等严谨复杂?”
  膀哥回答说:“选食材,用料,煮、炸、烤、甑,还有十多种佐料,如冰塘、料酒、丁香、三奈、白扣、八角等等,各种工艺,秘制之法,岂可马虎。每道工序必须按技术指数标准遵守操作。祖法严谨,不可偷工减料。来的食客朋友,各消费者,讲究的是‘食不厌精’,那我们对应讲究的就是严守祖法,做事精道,才得滋味真。”
  我闻言肃然起敬,一下子联想到民间传言的“填鸭”,仍是百年老店,老北京烤鸭制作过程中的喂养之术。方知百年饮食老店文化形成和坚守之不易!
  “膀哥”曹开银“严守祖法,做事精道认真,才得滋味真”的饮食文化理念,是坚守百年祖法工艺之传承,实令我钦佩。难怪膀哥蹄膀香飘远播,朋友常来,销售业绩斐然,江湖上仍形成“膀哥”之名。并于2012年斩获“贵阳草根厨神大赛”火锅类20强第二名之美誉。
  到了晚间,文友们围坐餐桌,品鉴鲜香可口的膀哥蹄膀,众口交誉。其汤亦香美,我身边文友杜天麟老师不断给我的碗里添汤,并言“这蹄膀酸菜汤味道鲜美,可以解酒。”我笑之称谢,并戏言道“我没有喝醉,是杜老师被这汤的美味所醉了。”
  杜老师笑道:“彼此彼此”。
  欢声笑语,充盈其间。
  遥想当年贫穷,与老舅一起,在扎佐吃蹄膀,只管大块朵颐,未细品尝。然舌尖口感,终有记忆相随。今日品鉴,已是“食不厌精”之境界了。极品美食,唇齿留香,舌尖上的滋味,念想悠悠。
  人,也会为美食所迷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