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凡是爱人的
  总能都会被人去爱
  也都能会
  为爱停留——苏北人家。
  
  这是一憧座落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是苏北人家一个非常高级别的大酒店。
  酒店前,有个小小的花园,花园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儿。百日草,玫瑰花,茉莉,万寿菊,杜鹃花,月季花……简直数不胜数。
  这正是端午节前夕,天气还不是太热,阳光灿烂,而繁花似锦。在那花园深处,有一棵高大的凤凰木,凤凰木下,有张舒适的排椅,排椅上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叔,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她正提着行李箱等待着前台给他们安排房间。
  不用猜,不知道的无疑就会觉得他们会是一对老夫少妻,这位大叔额头微有汗珠,却舍不得大树下那段美好的时光,舍不得那满园的花香,他不想早早走进房间。但是,能看出大叔有点累了,放下包裹的那一刻,他仰躺在排椅的靠背上,望着那棵凤凰树木。忽然有所发现,他急呼呼的叫起来说:“你看!你看!”
  女孩站起身来,顺着大叔指的方向看过去,她穿着一件非常简单的家常服,斜跨小包,头发已经长垂腰际,很随便的披散在脑后。她红润的脸庞,健康而又苗条的身体,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快活的光彩。
  “怎么了?”她奔到大叔身边说:“是不是想到房间休息了呢?我这就去问问前台,看看安排好房间了没?”
  “不要!”大叔伸手拉住她:“你看这棵凤凰木!”
  女孩抬头向上看,凤凰木那细碎的叶子正迎风摇曳,整个树又高又大,如伞如盖如亭的伸展着。她困惑的说:“这凤凰木怎么了呢?”
  “像不像咱家庭院里的那棵梧桐树呢?”
  那一颗树就在这种时刻里出现了,女孩看着笑了。于是,在小山村自家院落里的梧桐树一幕幕放电影般的进入女孩的梦境。
  那凤凰木,挂满了一树的热烈,奔放与灿烂。茂盛的树枝衬托着橙红色的花朵,花团锦簇,像一簇簇火焰在树上燃烧。花香四溢,招蜂引蝶。白色的,蓝色的,黄色的,黑色的,在苏北人家的花园中翩翩起舞。红色中带着霸气,灿黄里具备着尊贵,那是王者的颜色,凤凰的衣饰。而自家院落的那棵盛开的梧桐,依然有着一道别样的风景,虽然记不得它开落了多少光阴,那些落地的光阴,又埋藏了自己心灵深处的多少个花儿与少年的心愿。眼前老家那棵巨大的树冠,被阳光照耀着,所有的桐花同样接受着阳光和风儿的鼓舞,开的是那么清新而不染一点的尘滓。
  “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此时的女孩在想,桃花,梨花早已别情离去,而桐花,正从一段长长的光阴里冷梦而来,坦然趟进了女孩感恩而行的清流。在这条窄小感恩的清流里,自己家的那棵桐花一定会笑的灿漫,照亮女孩刚刚步入人生的几滴花季雾露的眼睛。
  天色已经傍晚,田野的阴影逐渐加深,那棵世上彩色最鲜艳的树种,却好像反而发出一种神秘的光芒,和着后花园里万紫千红的花朵比较起来,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就像青年节里的年轻人,活力四射,处处感染着这座城市,感染着苏北人家这座豪华高贵的大酒店。
  这时,前台走过来说:“酒店还剩下两间客房,大床房每间398元。”
  “怎么这么贵呀!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去住吧!一晚两百多,真的是太贵太贵了。”大叔在旁边说话了。
  “您听我说大叔,”前台稳定的解释着:“因为现在正是520假日,298元一晚算是最便宜的了,而且像你们有钱人,不就喜欢住环境好的,大一点的大床房吗?为什么还觉得贵呢?”此时,前台没好气地再想,你连298都舍不得花。你还找啥小姑娘呢?真不知道这个女孩图你的啥?最起码,你可以爱和被人爱,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两样更重要的呢?
  这个时候,女孩犹豫了一下说:“没事,就住在这里吧!你给我开两间房。”
  当前台听到女孩要开两间房的时候,前台有些纳闷了,于是,她再次跟女孩确认了一下说:“你真的要开两间房吗?”没想到在一旁的大叔瞪着眼睛气愤地说:“我是她爸,不开两间房,难道还开一间房吗?”
  这时的前台发现自己已经是大错特错了,满带一脸尴尬的同时,立马向大叔道歉:“不好意思啊!叔叔,今天是520,过来的基本都是情侣,是我误会你了。”
  “没关系。”女孩挑起了眉毛,然后把证件递给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但,此时的大叔一把拉住女孩却说:“闺女呀!这家太贵了,两间房接近600块钱呢!相当于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咱还是换一家便宜的吧!
  女孩笑了,斜睨着他说:“爸爸,我参加工作已经半年多了,你难得出来一趟,今天就让我为您老人家尽尽孝心吧!”
  前台看了一眼女孩身份证上的地址,上面写的是:河北省井陉矿区附近一个小村庄,这个女孩的家无疑住在一个非常偏远的小山村里,估计利用放假时间,带着父亲出来转转,毕竟六十多岁的年龄段,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是最多的,这两百多一晚的房间,对老人家来说,的确有点太高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此时的老人,还在想着去找便宜一点的房间,于是拉起女孩的手就往外走。
  “好、好、好。”女孩抬起眉毛,望着天空,在拿回证件的同时,偷偷地在前台耳边说了一句:“姐姐,还请你帮个忙,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你就叫住我们,你就说今天的房间打折,每间只需98元,等开完房间后,我会把剩下的钱补给你好吗?”
  前台看着女孩渴望中的眼神,会意地点了点头,当他们正好赶出去的时候,前台追上去叫住了他们,并且开心的对着他们说:“叔叔,今天我们酒店有一个活动,我忘记告诉你了,剩下的所有房间都会打折,一间只需98元。”
  老人的嘴角上终于露出了微笑,前台也朝着老人点了点头。
  站在苏北人家高级别的大酒店里,站在满月的光辉里,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女孩把父亲送到楼上的房间安排好后,又单独下来把剩余的那298元钱补给了前台。
  在那如痴如醉得刹那,前台心中汹涌的那股暖流也情不自禁的在心中扩散,她看着那高悬在天上的月亮,却微笑地拉住女孩的手说:“你的孝顺今晚打动了我,因为,你的心就包含了这满月的光。”
  晚风习习,花园里的喷泉还在转折处呻吟喘息,女孩为了这样一个美景轻声惊叫起来。月花如水也如酒,清澈而迷离,为什么此刻的心却如此沉重呢?
  是的,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里,年轻的心是可以包含月光,却不得不在同一时间里也同样包含着一个养育的恩情,于是女孩微笑着对前台说:“姐姐,这是我的养父,世界上有带血缘的陌生人,也有没有血缘的亲人。我认定的亲人就是给了我无私关爱与照顾的养父,养父对于我的一切都不求回报,他只想我过得快乐幸福,这一点在许多与我同龄人中的年轻人那里,也许从自己亲生父母身上也不曾得到过,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说着,女孩满含热泪,用湿巾擦拭了一下泪水,继续说:“我从小就被亲生父母抛弃,是养父把我从村口那棵很大的梧桐树下捡回来的,养母因病早早离开了我们,是养父一手把我拉扯大,养父有个女儿,比我大两岁,我们关系很好,对于我这个妹妹她很是喜欢,一直都很黏着我。从小到大养父对我和姐姐,可以说是一视同仁,姐姐有什么就一定会为我买些什么,至于关怀和呵护更是从来都没有少过。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而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养父为了我们姐妹俩从没再婚,一个人供养我俩不容易,家里的经济紧张,再苦再难,他都不会亏待我们两个孩子,节衣缩食都会最大程度地满足我们生活和学习的需要。有的家境不允许都有可能让子女放弃学习去外边打工谋生,而养父却千辛万苦地供我姐妹都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因此我在省城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像趁着节假日期间,带着父亲到省城到处走走转转,让父亲看看省会的发展变化,哪怕是让老人家吃的好点,住的再贵,也想让父亲亲自体验一把,因为父亲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不是太好,所以尽孝要早。有些事情现在不做的话,以后就来不及了。”
  听完女孩一番话,前台复杂的心情停顿了一会儿,心里有许多话,想说出来,也许不一定是为了告诉女孩,也许有些话只是为了告诉自己。随着模糊而彷徨的思绪找到一根线索,赶快吧!赶快把它抽出来,记起来,想办法用自己以后可以明白的一字一句的把它都表达出来,然后才可以变成一个具体形象,才能把它留在那个最繁华的转角处,才能在近距离之内,仔细的观望察看。才发现,原来真正的自己竟然是藏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形象里,小姑娘这么年轻就这么懂事孝顺,不禁打动前台一颗诚挚的心。
  然后,前台把剩余的钱又还给了女孩,并且告诉她说:“这个钱你拿回去,我们酒店真的在做活动,最后两间房98元,今天你和叔叔就是苏北大酒店里的最后两位幸运客人,剩下的钱,你带着叔叔多去景点看一看,多吃点好吃的。”
  女孩看了前台一眼,眼睛里泛起了泪光,难为情的收下了钱,并对前台深深的鞠了一躬,说了一声:“谢谢姐姐!”转身上楼去了。
  前台笑了,目送着她那活泼潇洒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她不自觉地抬起头来,从树叶的隙缝里望着天空。能爱人也能被人爱,这世界上还能更美好吗?还能吗?一时间,她满胸怀都是感动之情,便顺手从自己的包包里抽出398元,放进了收银台里。
  月光穿透了凤凰木那细碎的叶子,在苏北人家这个高级别地大酒店里,那个被养父从梧桐树下捡回来的女孩,再次得到了前台姐姐的关爱,她们对老人的无私奉献,在这个美丽的夜晚,洒下了无数个闪亮的光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