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极度缺乏全感的人。
  夏天的太阳到晚上七点才落山,我在四点钟的时候心里就产生紧迫感,会感觉夜幕很快降临,天马上就黑。我自小怕黑,到现在,一个人的时候,天色一暗从不出门。小时候老家的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漆漆的黑像要吞噬一切让人心生慌恐。现在,城里的夜晚再没有“黑”的意象,到处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美轮美奂,不知更深夜半为哪般。可我的夜晚从下午五点半就开始了。如果此时我还在外面,心里必定是慌的。面对高架桥上拥堵的车流,架下面密集的人群,我一下失去了以往回家时的闲情逸致―――边听着喜欢的《云水禅心》,一边欣赏天上悠然轻盈的白云。四点钟的太阳向西倾斜,桥西侧的白杨树高高地探出它鲜翠明亮的叶冠,使得威武的高架一下有了婆娑的温情。
  当下我没时间也没心情理会这些,即使它们一如既往风采依旧。此刻我必定会聚精会神快马加鞭下高架奔小区,停车上楼开门,生活的围追堵截,被隔在厚重的房门外,我心安矣!
  
  安是会意词。甲骨文中的“安”字由三个象形的独体组成。外面的半包围结构是房子的侧视图;中间是一个面向东方而双手敛在腹前而端坐的妇女形象;右下角是“止”(脚的象形)。以止构字,表示从屋外走到屋内。整个字是一个妇女从屋外走到屋内坐了下来,表示“安”字指的是“女坐屋内”。在上古时代,毒蛇猛兽等人类天敌很多,女人的体质和体力都不如男子,在野地里不安全,只有在室内可免受侵害,得到宁谧。因此,汉族人的祖先便以“女坐室内为安”而造“安”字。
  基于此,我对“安”的理解犹为深刻。
  它的字面义有三个:平静,安定;使平静,安定;对生活工作等感觉满足合适。因为檐屋遮风挡雨,安栖的灵魂才可以安心做梦。梦,让生活有了颜色。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放下手头所有去看鱼。缸里有小鱼刚刚出生。三两毫米长,若不是它们头顶黑亮黑亮的眼睛,几乎分不清哪儿是鱼哪儿是水。为了它们的到来,好多天之前就开始给它们布置新家。重新购置水草,再把鱼缸仔细地清洗一遍,保证水也清亮缸也明透。山石,水草,鹅卵石;藏青,碧绿,紫红。一幅绝美的山水画,俨然跃然呈现在眼前。
  小鱼们喜欢在水草间停留,悠悠地从这儿钻进去,再从那边转过来,有时会浮到水面,那里有几朵铜钱草,几条小鱼聚到一起只看见一堆小黑点。偶尔,它们也会潜到水底,在一片空白处静静地待一会儿,在几块鹅卵石的空隙间逗留片刻。
  “鱼翔浅底”就是这个样子吧,优哉游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那是它们的家,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做梦,而且不被打断。
  我看着,目不转睛,屏气凝神。那水,那山,那草,那被时间冲涮的光溜溜的石头,那安静的鱼,一方小小的世界,清纯,宁静,祥和。
  岁月,极好。
  我喜欢这种安静的美。凡是让人心安的都是沉静的。
  
  而现实生活并非处处充溢着这样的美好。
  朋友经营着一家公司。三年来的疫情使公司面临解体。以我的低心智浅阅历无法融进他的恢宏,难以想像他的心境,也不知如何安慰一个经过惊涛骇浪狂风骤雨的人,更不能感同身受地去体会他所说的“男人面对的是整个世界”是怎样的一种劳累。一腔孤勇只为身后妻儿能安。我生性拙笨,神经大条,本不属善解人意玲珑剔透之人。只问一句“还好吧?”他轻轻回过,“安好如昔。”我知道,昔日的他也曾意气风发踌躇满志驰骋商场十几载。“安好”只是不想让我担心,从来都是他在照拂我,我从没有帮到过他一点点。为此总是感到不安。不安,是因为面对挚友的困顿而我不能施以援手,我希望在乎我的和我在乎的人都能顺遂都能康安,我愿意天天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微笑,于我,亦开怀亦心安。当然,我也知道,他内心无比强大,“安好如昔”,他告诉我,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他都能扛过去,就像这风风雨雨十余年,绝对不是一马平川,但他一步一步走过了,最后的句号不算圆满,人生似乎也没有多少事可尽如人意。林清玄就告诉我们: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一个男人的可爱之处在于责任和担当,在于面对困难的勇气和智慧。
  我不擅讲故事。所有故事,中间的章节可能千差万别,最后的走向却大同小异。远离的已根植内心,再见的却遥遥无期。年老的先我们而去,年幼的后我们而成。其中的离合悲欢苦辣酸甜,波澜壮阔小桥流水,无一不在砺炼着我们曾经不堪一击的脆弱。从最初的惊慌失措到最后的心平如水,谓为“安”。“安”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修养。
  毫无疑问,这个耿直倔强的北方汉子拥有这样的能力和修养,为了身后的家人,为了心中不灭的生命之火,他定能重新开始,捡拾破碎,打点生活,让日子安定,让心灵安宁。
  
  安,多么美好的一个字。安好,安适,安心,安逸,安静,安然,安康,安闲,安乐,安枕,安睡,安恬,安顺,安平,安昌,安祥,安定……这些词的背后,是一个男人的奋力拼搏全心守护。“安”在造字之初,就赋予了男人保护女人的使命,女人在男人的呵护下才能安稳地端坐屋内。这种由来已久的观念根深蒂固,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男人女人。
  儿子小学三年级以后成绩就一直没进前十。小小年纪他很早就感受到了沮丧。我鼓励他,优秀的男人像一只海燕,可能开始起飞不如海鸥飞得高飞得快,但是,以后它能飞越整个大海。读初中的时候,我又说,等你羽翼丰满了,你能飞多高飞多高能飞多远飞多远。男人就要有俯瞰世界的雄心壮志。一个男人如果不能成就一番事业何谈伟丈夫?又如何给他身后的女人安全感?可是等他长大了,似乎一切都变了。身边的人,熟识的人,他们的孩子没有多优秀多么出类拔萃,他们没有出去闯荡世界,没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他们或考公或考编,或找个工作朝九晚五,轻松自在,平平淡淡岁岁年年。没有看到生活刻在他们脸上的匆忙焦虑,而是看到他们一家三代其乐融融,优哉乐哉。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地我明白了,平凡平淡,安康安顺最安心。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天天能看到孩子上班下班平安归来更为心安的了。我从来没有比现在更为迫切地希望儿子能选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城市读书,最好留在我身边工作。也许是老了,也许是生活洗白了曾经的绚丽,我庸俗且平凡,懂得了随遇而安。儿子却有一百个理由反对我。他有他的星辰大海,一颗年轻的心怎会安于我的燕雀之乐?
  
  我没有再坚持。
  我爱儿子,爱,就是用一个母亲的胸怀去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安心地飞。
  母亲和家,永远都是让他心安的地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