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我这一辈子都是离不开山的。童年生于山里,长于山里,长大奔波劳作在山里,归休后安居在山里,死后也打算葬于山里。
  居住在山里,虽然享受不到城市的繁华,得不到城市居民的优待,但是也各有好处,那些清风明月,奇山秀水,鸟鸣雀唱,那些城市人也是无法比与的。因此享受够了山里宁静的我,倒是特别喜欢山。常言说:“有山靠山”,我们靠着山长大、长老的人当然最喜欢山了。如果一个生长于山里的人老了还去追求城市的居所,那似乎就有点背离情理,显得没有多少忠孝的大义了。“树高千丈,落叶归根”才是一种民族的情分!
  回忆童年生活,我最喜欢的就是去“赶山”。时间一到四月末五月初,满山满岭的花儿草儿都有了颜色,各种野味,野生动物都在开始活动,搔得人心直痒痒的。这时不需要我们多的请求,大人们就会督促的说:“去吧,去赶山!”
  所谓“赶山”,就是如同“赶集”“赶庙会”一样。逢到晴天,逢到节假日,你就放眼瞧吧,那些通往山里的条条曲径上,都涌动着人流,潮水似的。打柴的携带着镰刀斧子,采蘑菇地提着篮子背篼,采花的腰间挂这个袋子,哪歌声和笑声就像清脆的铃声洒满了山道。
  我们八九岁的时候,赶山大多是去山里采蘑菇,采榛子,还采黄花儿。几场春雨后,山坡上,丛林里,小溪边,便奇迹般的拱出蘑菇来,成片的,成堆的,千株万株的,嫩嫩的,展露着红黄白色,透着一股奇香,真是好看好闻。那些蘑菇里最数松树菌,刷把菌,乔巴菌最好吃,我们就挑选着采集。这个季节山里最是热闹,每个山头山林里都有人在活动,家家户户都有人去赶山采集蘑菇,有的大人走不掉,就指派小孩参加。山里的曲径不能停留下雨水,只要天上不落了,道路就是干净的,加上有野草铺着,脚上几乎不沾泥巴。因此进山的脚步更加匆匆了。不过,采蘑菇大多是妇女和女孩子的事情。那些男孩子最爱采集榛子,因为采集榛子更富有乐趣和风险,显得更加刺激有味!
  我是属于既采蘑菇又采榛子的人。因此在“赶山”的队伍里显得更加活跃!
  榛子属于多年生木本植物。长在山坡地上,稠密得一丛丛的,只有半人多高,举手就可以采摘,还可边采边吃。那青色的皮酸得涉口,去了壳的仁儿却是白生生的,脆嫩,香甜。
  我们把榛子采集回去,去了青皮,爆炒,再去壳,就成了极好的香脆美食!大人们也就投契我们所好,他们去采集蘑菇,让我们去采集榛子。但是采集榛子要比采集蘑菇多几分风险。因为榛子丛中里有时隐藏着蛇和毒虫,比如千脚虫,和辣子一类,也有野蜂做的窝巢。邻家的一个男孩采集榛子时,刚把手伸进树里,就突然“妈呀”一声惊叫,接着就是连连倒退。原来是一条三角头的蛇阵对着他昂首挺胸,步步逼近。我们都惊呆了,只有身边的张华哥哥不怕,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对着那蛇劈头打下,那蛇边迅速逃走,张华哥追上去,抓住蛇尾,在空中舞动一个圆圈,一下掷下在地,那蛇便成为烂泥一滩,动弹不得。张华哥哥的英勇行动使得我们佩服不已,但是我们也向他学会了对付蛇的办法。我们赶山去采集榛子,上山穿上胶底鞋,打上绑腿,还带着一根小竹棍。因为蛇怕胶皮味道,绑腿能防止甲虫,竹棍可以打草惊蛇。一旦游蛇出现,不要害怕,你越是心慌它越是袭击你,你一旦与它斗硬,它匆匆潜逃。现在想起来,赶山,那是我人生的第一课,给了我们不怕毒蛇毒虫的勇气。当然,也有让人虚惊一场的。当你采集榛子入迷的时候,突然从身边的榛子林里“布鲁布鲁”飞出一群野鸡来,让你吁出一生冷汗。但是如果运气好,还可以捡回十几个野鸡蛋呢……
  赶山,最惬意地是采集黄花。那些黄花儿一般生长在山脚下的土坎上,地势比较平坦,我们七八个伙伴一吆喝,就一路雀跃的扑上去。黄花儿也叫萱草,也叫忘忧草的。花儿有淡黄,大黄、橙黄。黄花儿夹杂在山菊,野芍药,紫色的灯笼草里,我们专门采集黄花。大人们告诉我们:这黄花不仅是一道美菜,还是一种药材,可以治疗好几种疾病。因此市场上有好价格收购。我们专门采集黄花,我们的小指头灵巧的在花头上蠕动。我们也很注意,遇到矮小的,花弱的,我们就不采集,留下让它再生长一年。但是一旦遇到粗根的,花蕾满颈的,我们不仅要把它采摘个精光,有时还要连根刨起来,因为这样的大块头的茎很大,像大蒜头一样,当药材卖值钱,煮着也好吃!当吃山药一样的鲜美!每当发现一个,我们都要手舞足蹈一阵,发出惊呼:“我逮到一个花王了!”声音几里路内都能听见。
  一个夏天里,我们天天都可以从山里背回黄花,一时吃不了许多。大人们就把黄花用开水一烫,然后铺平晒干,或者用针线串起来挂在屋檐下风干,便成了有名的“金针菜”了,和着肉丝一爆炒,那味道简直就是极品。逢年过节,大人还会给远方的亲友寄上一些,还在邮寄包上写上采集者的名号,等到回信一来,都夸耀我们是能干的巧手,我们的童心便获得极大的快慰和满足了。
  啊!加上的山,你岂止是给了我们夏天的一个欢乐呢?每个季节我们都可以从山里收获一个乐趣!如今我们都是古稀老人了,山养育了我们这一辈,给与了我们许多许多,我们如今还恋着山,住在大山里不肯离去……
  赶山,看山,山情无边!
  (2022年6月4日静心草堂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