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半年,我的心一直沉浸在赵家沟红花梁子下面,为了竹韵书院的事情,跑了很多次,每一次回去,都有一种亲切感扑面而来。而队上的老队长家娃,却是经常来书屋帮忙的人,让我倍感亲切!
  家娃名叫刘元志。比我小一岁,以前和我的老屋背靠背坐家,常在一起玩。岁月不饶人啊,儿时的玩伴都变成了长满白发的老人了。看上去,比起我显得苍老得多。家娃老实厚道,为人谦和,处事公正,行事果断,很得乡亲们信赖,大家就选他当了队长。队上都是年老的人和小孩,哪家有困难,给家娃带个信,家娃就赶到了;哪家有红白喜事,家娃都要参加;很多人家里没有电话,在外打工的子女有事就打家娃的电话,不管吹风下雨他都要把信给乡亲们带到。他还帮助乡亲们买菜、买东西,照顾孤寡老人,为别人扫墓,他从不闲着。他把乡亲们当作自己的家人,很得大家的拥护,家娃已经连任了三届队长了,要退下来的时候,大家都舍不得他。
  由于并镇合村,原来的红花大队四队五队合在一起,家娃的队长职务被一个年轻的妇女取代。为了准备竹韵书院给孩子们做饭的柴火,家娃和表哥主动拿出家里的锯子和弯刀,来帮我砍柴。一起劳动中不善言辞的家娃,不当干部了,话也多起来了。
  家娃说:“我岁数大了,让年轻人干队长是对的,我也像你一样退居二线。就是那仅有的500多块钱没有了。”
  “等几年你60岁了,应该有政府的补贴吧!”我说。
  “就是有100多,我现在就只有熬啊。”
  “你可以叫你崽娃子寄钱回来啊!”
  “兵哥哎,由于这两年疫情,崽娃子的工地也开开停停,挣不到钱,也在吃老本啊,他在城里还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那你怎么生活?”
  “兵哥,你不晓得,在农村好啊,不怕疫情,要吃菜,我自己种得有,还是你们说的生态蔬菜。平时也花不了多少钱,就是花点水电费和天然气费。”
  “天然气很方便啊!”
  “我才烧不起天然气呢,我就烧柴火,农村里到处都是柴,不花钱。要不是自己老了,我也不用自来水,我自己去红花梁子下面那个石井里担水,还是矿泉水呢。”
  “兵哥,我给你港(讲),我哩也当居民了呢。”家娃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农民就是农民,你喔嘎当到居民了?”我不解的问到。
  “你不晓得,我们九龙村已经叫作九龙社区居民委员会了啊!你说我哩是不是居民?”
  “就是啊,祝贺!”
  “祝贺啥子哦,你都当了四十多年居民了,我们还是泥腿子,就是换了一个名字而已,冇得么果搞头。”
  “你莫着急嘛,以后会好起来的,国家发展好快啊,竹篙已经是食用菌产业园区了,也是农产品加工区,你看赵家沟里的田埂都打上水泥了,以后就机械化种庄稼了啊。待遇就会好起来啊。”
  我知道,农村的村改成居委会,就像县改市一样。名字一改一下子一个县就成了城市,家娃也就成了居民。还有农村的干部不当了就不当了,哪有什么二线之说,家娃就是自我幽默而已。
  在谈笑之间一大堆杂乱的木料,就被家娃和表哥锯成了五十公分长,手杆粗的可以进柴灶烧的柴火,还将足有一人高的柴火堆码得整整齐齐。我塞给家娃100元钱,他坚决不要。
  近六十岁的家娃,头发花白了,人也慢慢地老了,腿脚也不方便了。儿子在外打工,没有出过远门的他,一个人默默的在老家几十年地守候。自己也种有一些粮食作物,基本够生活,小孩在外地打工,老婆死去多年了,一个人过日子,也很孤独。队里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设施,想玩了,就走五里远的老公社打牌、下棋,和老人们玩一天。
  现在的农村基本上不愁吃饭的问题了,但是经济还是紧张,没有多少零用钱,都靠儿女寄回来,才有用的。文化生活还很欠缺,家娃在自己当队长的任期内,曾想给队上办一个娱乐室,让大家不要走那么远去耍,就在队上就可以喝茶打牌,办一个黑板报,把镇里的通知和要求都写在黑板上,让大家都知晓,也可以增进乡里乡亲的感情。
  由于种种原因,老队长的这个心愿,直到“退居二线”都没有办成。
  如今,我的竹韵书院要建成了,我计划将老队长家娃的心愿给予实现。
  家娃听说我今天回来,就来帮我做事。做完了,家娃两手在身上“啪啪”地拍了起来,锯木灰和尘土从衣服上升腾起来,稍后,他有点腼腆地对我说:“兵哥,你那年讲的事情还算事不?”
  “算事,算事,不过你已经不是队长了,你还管这事啊?”
  “我要管啊,我虽然退居二线,我们五队和四队还是有点远,把书院办好,也是为乡亲们做点事啊。按理说,那年你为队上修了路,现在又喊你做这事,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啊。”
  “要得嘛!”我回应到。
  “我和老表一起来给你管到,不要你一分钱,就想让队上的人不要走那么远的路去公社耍。”家娃高兴地说。
  “家娃,你来管理,茶叶矿泉水,我提供,娱乐可以适当的收点本钱,收到归你。反正让社员开心就行,要得不?”我说。
  “兵哥放心,你花这么多票儿把书院搞起来,这是我们赵家沟的荣光啊,我哩一起来把它做好!”家娃笑得更灿烂了,露出光荣退休的门牙,笑得像个孩子似的。
  竹韵书院即将完成,书院已经有藏书2000余册,主要以文学、农业知识为主。有中外大作家的文学著作,有省内外知名作家的作品,重点收入故乡作家的乡土文学作品,面向远离县城的农村孩子。还有农业种养殖书籍,由退休农业技术员做农技辅导。实行个人自愿参与,免收学费,提供免费午餐,交通自行解决。还设有娱乐设施,平时向村民开放;免费提供茶水;计划订阅报纸,供村民阅读。
  有赵家沟的老队长家娃和表哥等提供后勤保障。就算完成了家娃队长的一个心愿。
  穿着一双烂拖鞋的家娃拿着锯子,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走在赵家沟熟悉的路上,往自己简易的平房走去。
  
  二〇二二年六月四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