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孩子脑瓜灵,心眼活,能言善辩、讨长辈喜爱。
  孩子正因为机灵、活络,他们处起事来,为达目的会动歪脑筋,受到批评,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诡辩。我的孙子也有这个毛病,人小鬼大,动“歪”脑筋,他诡辩时,驳他几句,反说你较劲。事情虽不大,但“性质严重”。我不因为事情小,就宽容放任他。我反对他动歪脑筋,也不喜欢他诡辩,常把他的“歪”与“诡”逼到墙角,勿使逞能,倒逼他接受教育,认理服输方才罢休。我以为孩子从小就要好好引导,严加约束管教,长大才会走正道。
  十岁的小孙子今年读三年级,会动歪脑筋了。
  一次做完作业,他从房间出来问我:“爷爷,我能看电视吗?”
  “不能,现在是期末考,有时间要用来复习功课。”
  孙子说;“数学考过了,不用复习。英语分四部分考试,已考了前两部分,还有两部分。我已经全部复习、背诵过了。”
  “背诵过,有把握考好吗?”
  “这很难说,没把握。”
  “没把握就多复习几遍吧,咱们不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
  “爷爷,没把握是我谦虚的说法,其实考好英语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你就让我看一看电视吧!”
  “有把握也不行,期末考期间,爸妈也不准你看电视。”我说。
  “爸妈不在,不是你说了算吗。”
  “把你交给我管,是你爸妈对爷爷的信任,我不能辜负了他们。让你看电视,我就是失职,你爸妈知道,还会责怪爷爷的,不行。”
  “怎么不行?他们晚上七点才到家,我六点半就关电视,他们不会知道的,爷爷,只要你让我看,我有办法。”小家伙又动歪脑筋了。
  “如果我让你看电视,妈妈突然回家了,就逮个正着,爷爷惨了。”我故意逗弄孙子,心想我看你小子有什么办法。
  “惨不了!有事我来保护你。”小子口气还很大。
  “被你妈逮住了,你怎么来保护我啊?”
  “我就说爷爷不让我看,是我自己打开电视的。要怪你就怪我,这事你可不能错怪爷爷。你让我看电视,我还能出卖你吗,你就放心吧,我决不会当叛徒的。”小孙子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忍俊不已。
  “你是说真的吗?”我问小孙子。
  “当然是真的了,爷爷,你还不相信我呀?!”
  我还是“呵呵”笑了出来,说:“孙子,爷爷当然相信你。我听你话的意思是你不当叛徒,叫爷爷当叛徒,跟你合起伙来,一块糊弄你的爸爸妈妈是吗?可你不知道啊,孙子!你的爷爷可是一个意志坚定的老党员,是不会当叛徒的。”
  孙子一听我这话,知道没戏,立马泄气说:“真没劲!”
  说完,转身走进他的房间,老老实实温书去,备战期末考了。几番针尖对麦芒的较劲,我分毫不让,他小子只好服输认理,还算是识时务。
  吃过早饭,离出门上学仅剩几分钟,孙子书包没准备,红领巾没系好,可他还稳坐沙发上神情专注地看《抖音》上的笑话,乐得哈哈大笑。我不主张他看《抖音》里那些搞“恶作剧”的小视频,是挺逗人,孙子很爱看。但孩子小,是非观念差,弄不好就学坏了。我催促他两次,都没理睬我。都这时候了,他还痴迷在《抖音》里,我走过去夺过手机,把他从沙发拽起来,然后我背起书包、拎上饭盒送他去学校。
  孙子嘟着小嘴,老大不高兴。
  学校的升旗仪式都快开始了,走在我们身后的家长和孩子,一拨拨都快步超过我们,走到前面去了。我怕迟到,也催促孙子走快点,可我急他不急,故意慢吞吞地走碎步。快到学校门口,我要放下肩上书包,不小心左手拎的饭包轻轻碰到了孙子身上。
  “你打我干吗呀?”他竟然大叫起来。
  “我没打你,是爷爷不小心,饭包碰到你了。”我解释说。
  “你打我了,我很疼啊。”他依旧大叫。
  “你别瞎叫了,快上学去吧。”他背上书包、我目送他走进学校。
  下午放学去接他,我故意不没给他好脸色。
  “爷爷,你怎么不高兴啦?”孙子感觉到我的不悦。
  “有什么好高兴的?你那么不讲道理。爷爷天天给你背书包,拎饭盒,送你上学。今天没注意碰了你一下,你就说是爷爷打了你,这么乱讲冤枉我,爷爷还能高兴得起来吗?”
  “爷爷,你还记得这个事啊,我早就忘了。”他若无其事地说。
  “你随意伤害了爷爷,不记得了,可爷爷记得,因为我心里很难受。”
  “爷爷,你别难受了,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孙子回家写完作业,我问他:“上午明明是不小心碰到你,为什么硬是要说成是打你呢?”
  “我好疼啊,就跟打我似的一样疼。”孙子辩解说。
  “打是打,碰是碰。打是有意的、主动的,碰是无意的。两者是不一样的。你不懂他们之间的区别吗?”
  “我懂。”
  “既然懂,为什么要把碰说成是打呢?”
  “我是……”我紧追不舍,他自觉理亏,支吾其词,想蒙混过关。
  我不允许他回避我的问题,更不原谅他的不诚实态度和诡辩,否则就是鼓励他说谎和不老实的态度。我催促他回答我的问题:“你说呀,为什么要把碰说成是打呀?”
  “我以为……以为我看《抖音》,惹你生气了,你就打我。”
  “这是诡辩,又在耍小聪明,不说老实话。爷爷什么时候打过你啊?!”我紧追不傻,把他逼到墙角,他无话可说。
  “孙子,你肚子里几条虫,还以为爷爷不知道吗?爷爷很清楚你为什么要把碰说成是打?爷爷不想戳穿,还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说老实话。你在诡辩,只会让爷爷感觉你是个不诚实的孩子,是个说谎话、耍滑头的孩子。你要知道,不诚实可是道德品质上的大问题。”
  “说吧,说老实话需要勇气,你就勇敢点吧!”我盯着他的眼睛鼓励说。
  “你拿走我的手机,不让看抖音,我很生气,就……”他欲言又止。
  “就什么,说呀!”我步步紧逼。
  “就找你茬了,这是我的老实话。”他不得不承认。
  我说:“对,这才是老实话,才是你把碰说成是打的原因。”
  我和孙子之间有过多次这样的较劲,几个回合下来,他知道我是个不好糊弄的爷爷,他的歪脑筋都骗不过我,他的任何诡辩在我面前都苍白无力,非但帮不了他的忙,达不到目的,还屡屡搞得自己被动、难堪、挨批评。
  私下里在他奶奶面前抱怨我老跟他“较劲”,老伴很配合,说:“孙子,爷爷是针对你的歪理,你不诡辩他就不会跟你较劲了。”
  较劲?也许这是一场较量。
  我这脑筋灵活的小孙子,好久没有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动歪脑筋了,搞诡辩了,是慑于爷爷的威严,还是真的认理服输学乖走正了?!但愿是后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