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春天来了,但天气依然清寒。这凉凉的感觉,犹如含着一块薄荷糖,清凉得直往脑门子上撞着,丝丝凉意,醒脑呢!隔着窗,一个不经意抬头,看见墙角下,一树绿叶间,有红红的妆点,似梅花的蕾,似红豆的艳,晃在眼前,仿佛晃得眼睛生疼。我赶紧问了句:“墙角之下,那是什么花儿?咋那般红呢?红豆似的。”
  “玉儿,海棠都不认识了吗?还天天说喜欢花儿呢!还有比海棠更美的花吗?”母亲坐在后窗下,正在做着针线活,不紧不慢地回了我一句。
  “难怪呢,我就没看到它开花过,去年栽的吧?”
  母亲想也没想就说:“不是去年,三年前栽的,几次想把它铲除,但又舍不得,就想再等等吧!再等等或许就开花了,没想到还真的开花了。”
  母亲说着笑着,手里还在忙着一件嫁衣——那是三姨姥姥家的小姨淑雅的。母亲看了看我,一副爱惜的样子,又看了看嫁衣,眼里露出喜悦,说:“玉儿,再过上几年,妈妈也该给你做嫁衣呢,给你盘上盘花纽扣,做一身大红的,再做一身海棠红的,等嫁过去了平常素日的也能穿。”
  我在读书,听了母亲的话,感觉好遥远呀,不禁说:“亲爱的母亲大人,那是多么遥远的事儿呀,我才多大?”母亲放下针线,走来,坐在我的书桌前,笑语盈盈地说:“玉儿,这时光说快是很快的,转眼的事儿,趁着我做得动针线,多做几件,等眼花了,做不得针线了。”
  “现在人都喜欢去买现成的,哪有人喜欢做的,是不是有点土气呢?”其实,我是想让母亲多休息,不要再做针线活啦。小时候,母亲为我们兄妹没少做针线,从头到脚,都是自己做的,什么棉衣棉裤自不用说,再有鞋帽也是做的,更不用说毛衣毛裤手套袜子,都是母亲手织的。
  母亲的针线活是数一数二的,年轻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来我家学针线、学绣花、学着织毛衣。母亲为人热情,更是随和,谁来了都会很认真教,有时还要去管人家的一些事儿。比如,婆媳了,姑嫂了,夫妻了,有什么不合,母亲就两边劝和。母亲常说,没有没有矛盾的家庭,要学会和解,要学会让步,互相包容才行,否则,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就没法相处了,那还不得天天大闹呀。
  邻居刚刚住进了一对姓赵的小夫妻,刚刚结婚不久,小赵媳妇名叫小袖,秀气可人的样子,见人就先笑,喜欢说笑,大咧咧的样子。而小赵性格内向,不爱说笑,天天闷着,一副忧愁百转的模样。常来我家学针线的杏花嫂子,总是说:“这两口子,一个似锯了口的葫芦,闷瓜一个;一个就似开了口的河水,欢腾不止。谁做的媒呀,真是会配般。”
  梨花婶子却总是说:“这叫互补呢,都闷着不好,太沉闷。可是,都能说能笑,也不好,太闹腾了。”
  母亲听着笑着,继续忙着手里的活,不做评论。因为,这看似蛮和谐的小两口,经常吵架,母亲去劝架过好几次了,只是其他邻居离得远,还不知道呢。这些事,左邻的胡奶奶也知道,只是胡奶奶年纪大了,耳朵又有些背,不爱多管闲事。但是,遇到他们吵得鸡飞狗跳时,也会去劝解一番的……
  这乡间浓浓的人间烟火味啊!
  
  二
  我家的海棠,就在这村庄烟火里悄悄盛开着,不惊不讶,静静的,好似邻家女孩似的。站在庭院里,有清风穿过,有燕子飞过,有小孩子的笑声和邻里的说笑声穿过。又见袅袅炊烟起,浸润着乡间这份特有的烟火气息,海棠花显得格外有精神。谁说海棠无香呐?其实,海棠的香或许消融在了烟火里,亦或是人们嗅不出是海棠还是这美丽人间的味道了吧!
  母亲还是习惯地坐在海棠冲着的窗口下忙着手里的活,正在绣着淑雅小姨嫁衣的衣襟上的牡丹刺绣呢。牡丹周围有小朵的海棠相衬,花色越加秀艳,再有蝴蝶成双,越加鲜活生动。此等嫁衣,穿在素雅身上,不知要多漂亮呢。
  三姨姥姥一天好几趟地跑来跑去,满脸的兴奋样子。三姨姥姥就这么一个女孩,家里无男丁,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守寡了,因怕我的素雅小姨受气,就没再改嫁,又当爹又当娘,一心一意地抚养着小姨。二十几年,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想当年三姨姥姥也是经人介绍嫁到我们村子里来的,嫁过来三年还不到,那时素雅小姨也才一周岁,三姥爷就出事了。那天,三姥爷驾着马车出去拉电线杆,途中遇到从城里来的汽车,谁知一阵喇叭声让马受惊了。受到惊吓的马拉着电线杆子和三姥爷一路狂奔而去,最后车翻了,三姥爷被压在了电线杆子下面……唉!那场面,村里人谁想起来都会叹息:“惨呀,真是惨呀!还有惨的呢,剩下孤儿寡母可咋过呀?”
  母亲边做着针线,边说起这些陈年旧事,我边听边帮着母亲做一些小活儿——捻线,穿针,试着熨斗温度。我忙得烦了,就溜到海棠树下看海棠,边看边说:“妈妈,什么时候海棠果子才成熟呀?我想起了那一年你做的海棠果子酱,酸甜可口,好吃极了。”
  母亲一听笑了,“玉儿,你这馋丫头,就知道吃,看看长大了谁敢娶你?嫁不出去,可咋好呐。呵呵。”母亲说着笑着,心里漾满了幸福。
  
  三
  海棠花,一盛开,院子里来玩耍的人就更是多了。
  海棠却是没有辜负这名字,不仅是花儿美丽,颜色更是迷人,那个鲜艳劲儿,好似女儿的脸儿,粉红娇羞,秀丽传情。不仅我们一家子喜欢,村里人也都喜欢,也总是有事没事来庭院里坐坐。路过的人,一看到海棠花,就会问句:“这什么花呀?真漂亮。”有知道是海棠花的就会大声说句:“这是海棠花吧?没想到在庭院里开得这么好呢。”是呢,都以为海棠在院子里开不好,因为庭院里不透风的。可是,谁又想到,海棠高挺的身姿早已高过了离墙呢!
  海棠这么美,却是无香,不禁有人会觉得遗憾。“冥冥花雾拥回廊,冉冉猩红隔画墙。 按谱更谁争有韵,失评空自说无香……”然而,这无香的海棠,却是染满了人间情味,别有一番风骨在人间呢!也因此,我反而更喜欢上了这无香的海棠,轻嗅着,心里什么味道,就会嗅出什么味道,心里欢喜则嗅出欢喜,心里伤悲则嗅出伤悲,心里幸福则嗅出幸福。既然如此,不如心里盛满欢喜与幸福,嗅出海棠的真本色来,与海棠同醉。岂不更好?
  伴随着海棠盛开,母亲已经把素雅姨的嫁衣做好了。大红的嫁衣,牡丹海棠的刺绣,再有母亲盘上的海棠花盘扣,真是精致,典雅,秀美,神采飞扬。三姨姥姥说呢,等到素雅小姨结婚那天,她要说说,一定要说说——这些年来,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对他们娘俩有过帮助呢!否则,她孤儿寡母的不知道会多艰难呐!
  这日子,过的就是自己的心情!
  邻居小赵夫妻,因了海棠花盛开,也常常一起来家里坐坐聊天。这才知道,原来小赵媳妇小袖,新来乍到,免不得想家,闹闹脾气,耍耍小性子,再就是她想出去打工,小赵却不放心,生怕漂亮媳妇被人抢走了。再加上,小赵不爱说不爱笑,而小袖太张扬,说说笑笑,见谁都是自然熟,这让小赵太不放心了。于是,两个人便产生了矛盾,又都不说出来,矛盾越结越深,用母亲说法就是:快结成死疙瘩了,再继续下去,就解不开了。
  母亲说:“话是开心的钥匙,一定要沟通;两口子,更得多多沟通,话说开了,就再也没有矛盾了。”我在一旁听着,见小袖祈求似的盯着小赵,便拉起小袖嫂子来到了海棠花下,娇羞的小袖真漂亮——玉立亭亭,娇媚动人。
  母亲趁机做起了小赵的工作,“小袖是大活人,不是物件,你锁不住她的。何况在家里没人说话,孤独起来,她更加想家,应该支持她走出去,去做她想做的工作想做的事情,这才是正事呢!要是她想变心,你就锁得住吗?要是她心在你身上,又有谁能抢得走呢?”再有胡奶奶、杏花嫂子、梨花婶你一句她一句的,也都来开通起小赵来,小赵终于被说通了。最后,杏花嫂子说:“赵呀,听没听过海棠依旧这话吗?”梨花婶笑着道:“真看不出呀,你什么时候学会拽文了,还海棠依旧呢?你还杏花依旧呢?呵呵。”
  笑声传出来,染满人间烟火的海棠,又染上了一层层欢笑,清风里散出人间烟火味道,久久不肯散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