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有的会似一阵风一吹而过,有的会像一坛老酒埋在心里,愈久愈香。
  
  
  因疫情宅在家里无所事事,便把保存了几十年的老照片翻出来浏览一番,看着一张张微微泛黄的老照片,仿佛又见到了昔日的老战友,老同学,一股久违的温情在心中油然升起。
  突然一张老式120相机拍照的黑白照片映入我的眼帘。照片里一位身材苗条,眉目清秀,恬静温婉的江南姑娘,站在苏州虎丘塔前微笑着望着前方。仔细端详着这张照片,我仿佛看见她带着浅浅的微笑,盈盈地走过来,顿时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照片里的姑娘叫毛萍,我们是在上个世纪那个特殊年代里;在去上海串联的火车上偶然相识的,虽然在火车上只相处了几个小时,但我们的友谊却延续了好多年。
  1966年我上高三时,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席卷了中国大地。学校停课了,高考中止了,学生们像飞出笼子的鸟散落在社会上。那时,大串联成了学生最热衷最时兴的活动。
  10月末的一天,我和一些同学被学校推选出来作为学生代表,去北京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我们到了北京先是去一些大学参观学习,一直等到11月6日在天安门广场上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随后这些一起来北京的同学便各自东西了,有去延安的,也有去井冈山的。当时我和另一个同学决定去上海,准备去复旦大学,交通大学看看,因为我们这些老高三学生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上大学的梦想。
  那时学生坐火车是不花钱的,只凭学校介绍信即可换来车票。全国各地都设有学生接待站,管吃管住。夸张点说,那时候火车站就是学生们的天下,火车也变成学生专列了。
  那一天,我和另一个同学早早地去了火车站,很顺利地拿到了车票,而且还有座位。当我俩上了火车坐到了座位上以后,那些后上车的学生像潮水一样拥了上来,车厢内拥挤不堪,有的人干脆坐在了行李架子上,还有的人站在座靠背上,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啊!
  傍晚时分,火车开到了济南车站,下去了许多学生,也有一些学生从这里上车了,车厢里仍然很拥挤。这时我发现有两个女学生,就站在我的座位旁,听她们讲的吴侬细语,便知道她们是江南一带的学生,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其中一位中等个头,身材匀称,白净的瓜子脸,一双明亮的杏眼明静清澈,两道眉毛似弯月,扎着两个齐肩的小辫子,给人以文静娴雅,清纯伶俐的印象。她们用我听不懂的话语悄声说着话,胳膊不时地靠在了座椅背上,缓解一下站立的疲劳。
  很快,火车呼啸着驶进了夜幕。车厢里的人都困乏的东倒西歪了。一些站着的人坚持不住便坐到了车厢的过道上,这两个女学生也坐在了我的座椅旁。看到这两个柔弱的小女生缩着身子坐在过道上,还要不时地躲让过往的人,我这个小伙子却坐在座位上,还真有些于心不忍。思量再三,我就站了起来,说,你们来坐一会儿吧!开始,她们用困惑的眼光看着我,什么也没说,也没站起来。这时我的同学也站起来了,也说,你们还是坐上吧,来吧!咱们轮换着坐。听了这个话,她们迟疑了一会儿,就坐在了座位上了,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是萍水相逢,我们还是聊了起来,虽然话不多,却很真诚。
  得知她俩是苏州一个学校的初中学生,前几天去了北京,在回来的途中去了济南,现在返回苏州。她们也没想到车上这么多人。就这样,我们轮换着坐,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天快亮的时候,火车快到苏州车站了,扎小辫的女生对我说,你俩没来过苏州,你们也在这下车吧,我带你们看看苏州。我婉言谢绝了。她说,那以后来苏州就来找我吧,我可以给你们当向导,并写下了联系地址,我才知道她叫毛萍。看得出来她俩还是很感激我们的。
  就这样,她们在苏州站下车了。在站台上她俩一直和我们挥手,直到火车缓缓启动,随着车子的提速,她俩的身影一点点的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原以为旅途中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到此结束了,可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头曲。
  在上海的活动,很快就结束了。我俩不想继续往南走,想返回去。但是一连几天都没有拿到火车票,看当时的情形一时半时还拿不到车票,怎么办呢?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那个同行的同学突然心血来潮,他说,现在不是提倡步行串联吗?要不咱俩一点点的往北走?看情况再坐火车。我说,这样也好,我们也来个步行串联吧!
  第二天,我俩很早就从上海出发了。按照地图上的标记我们一路向北走,晚上七点多到了昆山,住了一宿,第二天晚上到了苏州。虽然走的有些精疲力尽,但毕竟年轻,休息一晚上,第二天照旧精神抖擞。
  到了苏州,我俩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两个苏州女学生。我们按照毛萍提供的地址没费力就找到了她。当我俩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说,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已是霜降时节了,但江南大地依然是小桥流水,草木葱茏。
  她没有忘记在火车上说的话,带我俩去了苏州著名的虎丘风景区游览。这里不仅有幽美的风景,还荟萃了众多历史人文古迹。她给我们当导游,游览了剑池、仙人石、虎丘塔等景点,还给我们讲了许多历史故事。没想到她一个初中的小女生,居然懂得那么多历史知识。
  晚上还带我们去参观了苏州著名的观前街,详细的介绍了苏州评弹,苏州刺绣和苏州特产,让我们这些初次踏上姑苏大地的人大开眼界。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在她身上全然看不到一丝疲惫和慢待,她的热情周到,让我很感动。其实我们只是在车上给她让了个座而已,却对我们如此热情的接待,可见她是一个多么善良多么纯朴的女孩子啊!
  虽然在苏州逗留的时间不长,但她那温婉清纯的气质;文静柔和的性格;江南女孩特有的甜糯的声音;热情大方的待人之道;还有青春靓丽的容貌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天,我们便告别了她。分别时,她还一再叮嘱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再来苏州啊!
  还好,在苏州买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我们便结束了步行串联,坐上了北去的列车。
  眨眼间,两年过去了。
  68年我和同学们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去了生产建设兵团,开始了战天斗地的艰苦生活。那些年,在北大荒摸爬滚打,尝尽了酸甜苦辣,那位苏州女生渐渐淡出了我的心里。
  没想到的是,我四年之后又去了上海,不过这次不是串联而是去上大学。
  72年5月,我又坐上了南下的火车,经过苏州火车站时,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那个扎小辫子江南女生的模样。她领着我们去游览虎丘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在心里念叨,那个扎小辫的小女生现在在哪里呢?你还好吗?
  大学的学习生活虽然也很紧张,但对于我们这些有较扎实的知识基础的66届高三毕业生来说,学起来轻车熟路,轻松自如,有一些闲暇时间,学习之余,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其实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可是没过几天,居然收到了她的回信。她的字宛如她的容貌一般清秀俊俏。她在信中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能收到你的来信,祝贺你上了大学,她还说,她被分配到一家工厂,在热处理车间当了工人,现在夜大学习呢。
  就这样,我们又建立了通信联系,真是应了那句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有一次我在信中委婉的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见面恐怕都不认识了,不知能否能寄给我一张照片?正当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收到了回信,她说,当然可以了,只不过我不会把照片像撒传单似的满大街散发,并随信寄来一张全身的照片,就是那张站在虎丘塔前拍照的照片。看着这张照片,我的思绪又飘向那个令人难忘的岁月。
  在大学期间,我曾经在上海给她买了一些上夜大需要的参考书籍。我们经常在信中交流了一些学习体会及生活工作中的感悟,看得出来,她是一个爱学习,有理想,积极向上的人。我鼓励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她回信表示自己会努力的。
  上大二那年的暑期,我返校路过苏州时,去看过她。那一天,我几经周折找到了她所在的工厂,只见她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戴着工作帽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她已经不是那个扎小辫子的小女生了,但还是那样的苗条,还是那样的靓丽,还是那样热情,只是多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丰满,多了几分矜持。她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间,完全展现出典型的温婉、恬静、柔美可人的江南女子的气质。
  她先领我参观了他们的车间,然后在休息间聊了一会儿。我怕影响他的工作,便要告辞,她说你先在街上转转,等下班后我请你吃饭我们再聊,因急于返校我没有等她下班,便匆匆地与她告别了。
  时间像流水一样,转眼间大学毕业了。因为我家里的特殊情况,我选择了返回家乡就业。没有留在上海,从而也失去了与她进一步交往的机会了。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的道轨,从此再也没有相交的可能了。
  回到家乡后,我们有一段时间还保持通信联系,我还给他寄一些有关热处理技术方面的资料。
  有一次,她来信说,她已经夜大毕业了,在工厂做技术员工作,解决了许多工艺中的问题,还经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我为她取得的成绩感到由衷的高兴。
  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忙于个人的工作和家庭,联系渐渐地中断了。
  80年代,我参加了省电子工业局的考察团去南方考察电子工业,有机会再次来到苏州,我去厂里找过她,也许是我们的缘分尚浅,却没有见到她,因为在她们的厂址上已经建成了商业大厦了。茫茫人海她在那里呢?在那青苔斑驳的石板铺就的小巷里?在潺潺流水的拱月形小桥上?在雄伟古朴的虎丘塔旁……
  从那以后,我也经常去南方出差,每次火车经过苏州的时候,我的心里都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望着窗外的景色,我常常想,在这烟雨朦胧的江南,在这杨柳依依的江南,在这水一方的江南,那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江南少女早已为人贤妻,做人良母了吧?还记得那个在火车上邂逅的青葱少年吗?
  如今我已年过古稀。缱绻岁月,总有一丝柔情。记忆中的形象,依然真切鲜明。火车上的一次邂逅,虽然没有成就一段人生佳话,却演绎了一段青春的友情,纯朴的友情,真诚的友情。
  想想那段不寻常的经历,虽然是萍水相逢,却仿佛是命里注定,在茫茫人海中能够不期而遇,不管是相聚,还是别离,相识过,相知过,也许都是一种缘分使然,虽然最后擦肩而过却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一次温馨的邂逅,一次难忘的邂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