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沟的慢生活——美女的招手
  
  文/刘元兵
  从赵家沟竹韵书院办完事,我驱车往县城赶,因为在毗河湾有几个文友已经在等着我研讨文学了。初夏的天气也开始酷热起来,我的心也随酷热的天气躁动起来。我打开车载空调,听着音乐,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车子行至竹篙镇场口时,只见一个身着连衣裙的美女站在火热的阳光下,用洁白的右手,向我招手,示意要拦车。那美女脸上一副焦急的样子。我本能地点了一下刹车,那美女随车子往前跑了几步,我想是不是又遇到骗子了。于是加起油门,往前冲去,好奇心让我从反光镜里面往后面望去,只见那美女依然朝着我车子方向望着,还在挥动的右手举在空中没有放下来,露出一脸的期待,细看一下,随她的还有一位老大姐,美女左顾右盼,回头去叫老大姐。我见有一位老大姐,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处理的急事,一脚刹车,车子在远离美女1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美女嘴里喊着:
  “师傅,搭个车。我们到车站去,我们给你油钱。”
  几秒钟美女就把要去的地方和事由说了出来。然后回头向老大姐喊道:“妈,搞快点,师傅停到了。”
  老大姐背着背篼,拿出农村妇女的泼辣劲,很快来到车子边,气喘吁吁的帮腔说:
  “哥老倌,哥老倌,搭我哩一下,你看果里冇得车,天又这么热,我们想去车站。帮个忙啊,我哩给油钱。”
  我把右前方的车窗玻璃全部摇下来,只见二人已经满头大汗了。毫不犹豫就说:“你们上来吧!”
  美女和老大姐拉开后车门,上了车,老大姐将背篼抱在身上,坐定后,美女反复说:“师傅,真是感谢你了,我和我妈去派出所办户口,广兴办不了,我们就来竹篙办,竹篙派出所的人今天出差了,让我们去五十里远的淮口办。因为急到办事。所以,我们往车站走,这里离车站有将近十里路,天气热,就试一试有没有好心人,果然你是个好心人啊。我一会儿给微信打款,给你油钱啊。”
  听清楚缘由,一颗紧张的心终于沉了下来。我说:“小事一桩,哪个要你的油钱啊。”
  这时老大姐的话匣子打开了,用一口的竹篙话说道:“幺女,你要喊师傅叔叔啊!哎,哥老倌,不瞒你港(说),今天我和我的女一早出来给她办户口,她离婚十多年了,一直在西安打工,这次回来把户口迁回桂花湾村,不然她孤儿寡母的巴不到瓢,我的女命苦啊。我哩还要去车站赶车到淮口。”
  一听说她们要到淮口,我就说:“我要回赵镇,顺路带你们去淮口吧,还可以专门送你们去办证中心,天气热,不好赶车。”
  “哎呀,我一看你这个哥老倌就是好人,你看你宽眉大脸,是个善人,我哩给钱给你啊。这哈对了,我们办完事还可以回到桂花湾村。哥老倌是我们今天遇到的第三个好人了啊。一早出门,就遇到我们生产队的小伙子开车搭我们到广严寺,后来又遇到一个妹儿到竹篙,我们又搭车到竹篙办事。现在好人多啊!现在广兴镇拆了,不好赶车了啊。幺女啊,你要记到叔叔的好,你办这些事天老爷都在保佑你,你以后日子会好起来的。”老大姐说着好听的话,我也感到做好事开心。
  就这样我载着母女二人,从黄果桠上成南高速,往金堂第二办证中心驶去。一路上两位广兴(竹篙)老乡与我聊着天。为了生活,这个姓孙的美女十六岁就像竹篙地区的绝大部分男女一样离开故乡去广东打工,但是命运捉弄,让她两次离婚。如今家乡发展很快,她决定回家乡安家落户。
  很快车子就到了办证中心门口。母女下车,老大姐不停地感谢,嘴里说着好人有好报的好听话。美女执意要转款给我,我坚决不要,加起油门离开了办证中心。
  转过弯后,我的心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头上冒出了虚汗,赶紧将车子靠边,打开后排车门,看看我的钱包和电脑包,还完整地放在原位,赶紧检查,一点损失也没有,我一颗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车子慢悠悠地行驶在赵淮旅游公路上,美丽的风景我无心欣赏,想起了两年前,在成南高速公路与二绕交叉那座立交桥下两次被骗的事情。
  也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车子从成南高速转向二绕,视线中出现一辆白色宝马车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驶近宝马的时候从车头冒出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女向我招手,车子惯性驶离美女三十米左右,我减速停车,美女飘逸着长发,跑近我的车子。我以为她的车子坏了需要帮助,我已经准备好了救援汽修厂的电话,准备告诉她。美女喘着粗气说道:“师傅,帮个忙啊!”
  “啥事?”
  “我从湖北回来,要回重庆,车子只有一点油了,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我到下一个服务区加油,回去后打给你。”
  在我将信将疑的时候,美女拿出手机,告诉我电话号码,我直接拨通她的电话,她的电话是真的。美女满脸期待,汗水已经将脸上的浓妆冲出几道沟来。心生怜悯,说道:“你需要多少?”
  美女毫不犹疑地说:“给我500吧!”
  我本来钱就不多,只有400元。
  “给你200吧,我钱不多。”
  美女嗲声嗲气地说:“那你给我300吧,才开得拢重庆境内。”
  我见她满脸真诚和期待,加之电话又是通的,就同意将仅有的400元给了她300元,留下100元自用。
  送走美女,我心特爽。回到家里,我给美女打电话,想问问到家没有,可是电话无人接听了,我想是不是开车忙吧,后来再打,就是无法接通了。
  我以为她手机没电了,第二天继续拨打。手机里一个美女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声音让我感觉被骗了。
  后来在成德南高速与二绕交叉的立交桥下同样是一个美女,在向我招手,也许是经不住诱惑,我还是停了车,依然是老骗局,老套路。我告诉美女:“你不要在这里骗人了,你有困难找交警吧,要不我帮你打电话?”
  那美女露出羞愧的神色,钻进宝马车走了。
  后来在公司无意中提起这事,公司董事长说:“我也遭过300元。算了就算给她买了一件衣服,扶贫吧!”我心一下子就释怀了,这种骗局就针对善于做好事的人。
  最近常去成都,成德南高速公路电子显示屏闪烁着刺眼的红色警示“请驾驶员注意识别高速路边拦车的骗局”。我知道有人报了警,高速交警已经关注到了这些骗局。
  我在反思自己,为啥被骗后,依然面对美女的招手会停车啊?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我是一个赵家沟出来的男人,一个正直的男人吧!
  我打开汽车音响,搜索出理查德克莱德曼的萨克斯《回家》。随着悠扬的萨克斯音乐,不经意间车子就到了赵家渡。我把音乐换成了刘德华的《回家的感觉真好》:回家的感觉真好,别管世俗纷扰……回家的感觉实在真的太好。
  二〇二二年六月一日于赵家沟竹韵书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