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年我刚走进那所乡村小学时的情景。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舅舅开车送我去,妈妈在车上一直嚷着怎么还没到?而我只顾着看车窗外飞闪而过的一棵棵树和一片片田野。我参加全市统招考到那个乡镇,因为当时的我还未毕业,所以先到那里的一所乡村小学去当见习生。那所小学在群山和田野的包围之中,显得是那样渺小、局促和不安。
  学校的大铁门打开了,走进里面,由于操场还没硬化,泥巴、积水、杂草,让我内心有些荒凉和不知所措。给我开门的是那所学校的校长和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师,他们热情的招呼和满怀期待的眼神顿时令我心生愧疚。他们帮我搬行李,校长还一边向我介绍学校的历史以及老师和学生的情况。我的宿舍安排在三楼最东边,靠近图书室,推开房间门就落入群山的怀抱,一棵高大的女贞树将繁茂的枝叶伸向宽敞的露台。
  刚开始融入一个陌生的地方,大多数心里还是怀着一些憧憬和期待的。但紧接着的问题令我犯了难。学校总共就四个老师,除了我,其他三个都是本地人,食宿都不在学校。一日三餐自己动手做饭非常辛苦,更令人不安的是每到放学之后,我就仿佛一只可怜的孤独的小鸟。得知我的情况后,村委会、校长和老师们一一想办法帮我解决,让我的工作和生活安定下来了。村委会请了一位阿姨做饭,怕我一个人在学校孤单,校长和另外两个老师也在学校吃饭。同我一起考进去的新老师也是位热心肠的女生,她原本每天可以回家吃住,但为了给我做伴,她还是选择了住校。这些温暖的点滴,令我终生难忘。
  熬过了很多个未知和迷茫的日夜之后,我终于不再感觉到孤单,渐渐的,我习惯了那所乡村小学的工作和生活。而且,从孤寂的乡村生活中我寻到了属于自己的乐趣。
  乐趣之一就是种菜。当时学校教学楼后面有一块比较大的空地,见那么好的一块地长满杂草,我瞧着怪可惜的,反正我们自己需要买菜吃,我就寻思着种点菜,一来打发时间,二来省点买菜钱。想法是美好的,可真的要做起来还真不容易。首先就是开荒。很久未做过农活的我,抡锄头抡得满手是血泡,挖地挖得腰酸背疼。不过这点劳累抵不过心里的轻松快乐。趁着周末的时间回了趟老家问奶奶拿了点辣椒和茄子秧苗,自己到集市上买了几株西红柿苗。栽种完这几样还剩了点土,于是撒了点空心菜和四季豆的籽,在热心同事的帮助下,我顺利将第一茬菜种好了。从此,我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跑完步后,我就忍不住去瞧瞧我种的菜。每天不厌其烦地浇水施肥拔草,甚至给它们听我喜欢的音乐。经过几个月的细心照料,我们自己种的蔬菜终于是上了我们的餐桌了,辣椒茄子西红柿空心菜每天早上都能采摘到很多,这些新鲜的蔬菜我们吃不完就送给做饭的阿姨。校长从自家院子里移植了几株黄花菜到学校,到了丰产期,每天早上趁着露水未干,我便提着桶子去采摘,你摘得再干净,第二天清早又冒出一大片来。
  随着均衡教育的发展,学校的硬件设施和环境也不断得到提升改造。首先就是操场硬化,还安装了很多体育器材。看着干净整洁的操场,我心里也更开朗明亮了。小小的校园里还容纳了几张乒乓球桌,篮球架,单双杠和高低杠,不仅为我们的体育课提供了很多便利,也丰富了我每天放学后的生活。工作环境有所改善,我对自己的学习也有了新的要求。那时候,我很喜欢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100条建议》,我每天反复地读,不断地模仿其中一些值得学习的地方。我没有忘记自己到那所学校的责任和使命是教书育人,我不断从书籍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我认为我需要不断地学习,提升自己。于是,我拿起了大学时候的毛笔开始练字,还自己找了老师学习古筝和绘画,因为我想成为苏霍姆林斯基那样充满智慧兴趣广泛的老师。
  每次夜深人静,听着窗外蛙声虫鸣,还有偶尔的几声犬吠,那种静谧安然,令人内心极度安定。我还有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她们也在同样的乡村小学,我也到过她们的学校,发现,她们也是由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后来的悠然自得。有一个朋友所在的学校是我们几个当中最偏远的,没有汽车直达,每次她从县城乘坐汽车两个多小时到路口,还得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可是她却坚守了五年。她就像那座大山里的一株含笑,默默散发生命的芳香。
  虽然我早已离开了那所乡村小学,但我时常在梦里回到那里。忘不了那里白天的热闹和夜里的安静,忘不了陪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的蛙鸣、稻香和犬吠声。我还记得,就在我离开它之际,我在校园里种了一棵桃树一棵李树,还有两棵桂花树,这几棵树寄托了我对学校美好的祝福和感恩。去年听说那棵桃树已经开始挂果了,那里的老师将新长出的桃子拍图给我看,内心莫名的感动。如今,那所学校的条件更好了,学生有了水冲厕所,教室有了希沃一体机,孩子们得到了跟百里之外的县城一样的好资源好条件。我想,不管将来我到了哪里,那所乡村小学终将是我奋进的力量源泉,激励着我不懈努力,也是我内心温柔的所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