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很漂亮”,爱萍手里扬着报表,喜滋滋走进我办公室。
  这是《一九九五年度经营目标责任制执行情况表》,数字赫然醒目:保费收入:计划任务1.91亿,实际完成2.069亿,超计划任务1587万,达8.31%。利润指标:计划任务1288万,实际完成1631.7万,超计划任务343万,达26.69%。费用率指标:自营业务计划下达9.5%,实际使用9.42%,结余率0.79%;代办业务:计划下达11.5%,实用5.7%,结余率49.57%,两项共结余费用577万元。原本打算两年内全部挤掉2000万的水分保费,这一年下来,我们就挤掉水分保费1700多万。五项考核指标,全面超额完成任务。
  大灾之年,这是一张靓丽的成绩单,令人满意的答卷
  我端详报表良久,就像凝神自己的“宁馨儿”,快意地笑了。那时候还不兴做“V”形手势,但成功和胜利的喜悦之情掠过我的心头。
  “这成绩来得可不容易呀!”这是全体员工的辛劳和汗水换来的,也是我两年呕心沥血之作。回想起自己刚上任那阵子,局面是何等的艰难,洪水肆虐,我公司要赔付的财产保险损失达1.5亿元之多,为赔偿客户,三明公司向省公司借了6000多万,一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就近600万。因为大灾94年压延到95年的赔款也有900万之巨。94年的保费中,用赔款内转的水分保费连同其它的不良保费总共2000多万,这就是我接手时的业务摊子。95年又恰是人保公司业务指导思想根本转变的一年,是向商业性保险公司转轨的元年,这一年不仅有保费任务指标,更有利润、费用等项指标,要严格进行考核。
  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既要调结构、挤水分,又要完成保费和利润指标等各项任务,即使付出双倍的努力也未必能行,许多同志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还在94年的年底,我们就召开诸葛亮会,认真进行“业务分析”,研究95年如何挤水分、调结构、创效益,确保五项指标全面完成。一次、两次、三次……我们前后研讨过五次才定下了公司1995年业务发展的“大政方针”。
  执行过程中,经理室瞪大眼睛,时刻注视着出现的问题,先是福州的平安公司打上门来,到青州纸厂与我正面交锋,继之,六月份洪水来袭,半年过去,有大田、宁化、三元、建宁四个公司任务远滞后时间进度。我逐个了解情况,分析原因、提出解决办法。三元是市区公司,出现这种情况有点异乎寻常,出于我的预料。虽然市区的大企业收归到市公司营业部了,但市区不乏保险资源。同是市区的梅列公司,业务就做得很好,还远超序时进度。而三元的经理跟我叫困难,甚至说今年可能完不成任务。那里到底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我带着问题到那里搞调研,找员工谈话,了解情况。原来他们只依赖大企业做业务的思想还没有转过来,对拓展分散性业务缺乏有效组织和激励。我找经理室成员谈话,指出了问题所在,敦促他们立即转变思路。同时,我严肃地对他们说:“你们是经理、是共产党员,亏你们说得出口,跟我讲今年可能完不成任务。告诉你们,我不爱听这样的话。如果再这么说,那么请你们听好,一个完不成任务的经理,谁都可以来当。”那弦外之音,他们都听得懂。这次调研过后,挨了我的严厉批评,他们才真正下决心转变业务发展思路,采取措施,经理室带头,全员发动,大力拓展分散性的业务,很快就见了成效,一个多月后就赶上了序时进度。对缺乏自觉和主动精神的下属,还真不能太客气,你不给他一点压力,他就不出油。
  接着又发现全市未到账的应收保费达13%之多,后又出现自营业务任务与序时进度相差甚远……问题一个个暴露,办法也一个个产生,矛盾一个个解决,困难一个个被我们踩在脚下,现在说起来是轻松的,用一串排比句来表述挺悦耳动听,可当时的我何其艰难,何其忧心啊。
  年初就开始的七个一把手的交流都到任新公司了,谁也不甘落后,都使出浑身解数来证明自己不是孬种,他们努力开拓,发展业务。市区业务范围的调整,一下就让公司多出来2000万保费,使山区小县得以调减保费任务,有余力挤水分、调结构、增效益。年初的时候,从上到下还有人为我这两个改革的大动作担心,怕影响业务发展,他们忘了经济学里的生产关系可以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道理。现在,大家都说,是改革促进了业务的大发展。情况的确是这样,要不是有这几个改革的大动作,别说超额,能勉强完成各项任务就阿弥陀佛了。
  随着公司多项改革措施的到位,建宁人员优化组合试点经验的推广和“当好企业主人翁,争先创优多奉献”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活动的深入,广大员工发挥了“主人翁”精神,较好地调动了积极性,我公司的业务走在了规模和效益同步健康发展的道路上。1996年初的全省保险工作会议上,依据五项考核指标的执行情况,全省评选出20个1995年业务发展的先进县(市)公司中,我市有六个他们和其它获奖公司的经理一起站在主席台上,接受省公司党组的表彰。
  音乐响起、领导向他们颁发奖状、给受奖经理戴上大红花。
  这是他们个人的高光时刻,也是三明公司历史上少有的高光时刻。
  我坐在下面,看见我市的获奖经理数比哪一个地市公司都多,心情激动,思绪万千,热血潮涌,眼泪顿时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心里在说:同志们,光荣啊!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我由衷地感谢你们的辛勤付出和无私奉献!三明公司在百年大灾之年,有今天的佳绩,能交出这样一份令领导和同志们满意的答卷,全靠了你们,靠了大家的努力拼搏和奋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土地下到户时,家里承包的那块田是全寨最远的,有三亩多面积,一眼望去,活脱脱像农村用于打糯米粑的石窝窝样儿,难怪寨里人们管它叫“麻窝田”。 原本这块田是分给寨里一户堂哥家的,...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