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水,匆匆消逝,洗去我记忆中的许多彩色,但是却怎么也洗不去母亲那一条背带留在我心中的光辉,总是烙印着我难忘的童年。
  那条背带是母亲出嫁时自己亲手缝制的。那时她想:自己出嫁了就得生儿育女,把孩子抚养成才,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母亲就给自己做了一条红色的背带,四尺长短,宽一尺左右,上面用金线绣着一条金龙,用银线绣了一只彩凤。金龙采风腾飞,寄托着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思。
  襁褓中母亲用背带把我背着,直到三岁呀呀学语时,背带还是我的护驾,母亲的背还是我的温床。母亲每天背着我,在我的身后打个“十字”,又在自己胸前牢牢打个结。母亲背着我上山砍柴,下地劳作,到溪边洗衣,挖野菜等等,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母亲的背带,即使是走人家串门儿,到小集镇去买东西,我都是在母亲的背带长做着香甜的美梦!母亲的背带在我的心中永不退色,因为它是伟大的母爱的经纬织成……
   我们这里是高山区,平均海拔1500多米,这里有个叫托儿岭的山岭,山岭上有一座明代修建的观音古庙。那是乡亲们生活都很贫困,一遇灾荒年成更是无法生存,有的人家就把生下的孩子用一条背带扎好,写上出生日期,送到观音庙里,点上三根香火,把孩子托付给菩萨,有的没有孩子的人家就把孩子拾起来,用背带背回家抚养,于是这个山岭就被人称呼为“托儿岭”了。
  我四岁那年,父亲被保长抓走当了壮丁,母亲又有了妹妹。母亲艰难的养育着我们。妹妹半岁时,天百日无一滴雨水,小溪断流,庄稼枯死。母亲用背带背着我去寻找野菜,忽然空中一阵阴暗,一阵嗡嗡叫,蝗虫也铺天盖地飞来,犹如暴雨,一霎时啃光了枯死的禾苗和树叶。顿时村子里没有了烟火,断绝了鸡犬之声。人们无法生活,就拖儿带女地纷纷外出逃荒。家中断粮,树皮草根都无法挖到。母亲也很焦急,一天天消瘦,头发一夜变白。那天母亲突然变得神色惊惶,好像有了难言之隐。她把那条龙凤背带擦拭几遍,(因为没有水洗)。流着泪对我说:“好孩子,你长大了,这条背带就留给妹妹吧!”我点头,以为是母亲要用背带来背妹妹,不再背我了。当时我根本没有明白母亲的这种伤心。
  天刚黑母亲就催我入睡。说明天得到外地去逃荒要饭。我听话的睡了,看到母亲抱着妹妹坐在月光透过的窗棂下…… 启明星刚发白,母亲就呼唤我醒来。她好像一夜没有入睡,一双眼角里满是泪痕,脸色也更加憔悴。母亲收拾起一个包裹,叫我穿好衣裤鞋子,要准备离家出发。这时我才发现妹妹不见了,也明白了母亲柔肠寸断的原因了,为了养活我,使我能够活下来,母亲连夜背着妹妹到了托儿岭,忍痛把妹妹送掉了。
  我一下扑到母亲怀里,泣不成声,要求母亲带我去看妹妹一眼再走。母亲只好依从。待我们母女再次爬上托儿岭时,天已经大明,母亲手扶观音庙门,欲进又止,手指把庙墙上的泥巴都抠下来了。
  我急切的想看到被母亲放在庙里的妹妹,就几步跑过去,看到三根香火还燃着,发出淡淡的青烟。妹妹果然被母亲丢在这儿,到头在观音菩萨脚下。那一条红布的龙凤背带也缠在妹妹身上。就在离开妹妹大约三尺的地方,也放着一个孩子。我细看妹妹,手脚已经开始青紫,只是一息尚存。母亲也跟着我进来了,眼泪花花直冒,她不忍心抛弃妹妹,就解开衣襟,把妹妹抱到怀里。我拉着母亲的手,要她把妹妹带着走,不要遗弃她。母亲抽泣着点头。抱着妹妹回转,我也紧紧跟着。母亲泪眼不断……。就在这时,庙里的又传来孩子的哭声,我知道是那个被遗弃的孩子在哭。母亲听到孩子在哭,心神更加不安,她知道灾荒年头,人们都在忙住逃荒,有谁来捡拾孩子去抚养呢?母亲紧紧抱着妹妹,眼泪哗哗地流到这条绣有龙凤的红布背带上……
  庙里孩子“哇哇”的哭,那是一个生命的呼救!哭声渐渐微弱,离开寺庙已经十几丈的母亲突然站住。母亲一下把妹妹塞进我的手里,说声“你抱着!”自己就放生进入寺庙,抱起那个垂死的孩子,把干瘪的乳房塞进那个孩子的嘴里,用手指使劲挤压着……
  那个孩子允吸着母亲干瘪的乳房,母亲摸着他的身子,发现是个男孩,一张纸条上写着:此孩出生日期是1959年6月初三日午时。只比妹妹小十天……
  母亲四顾望望,的确没有人再来了。她也不忍心再把这个孩子送会破庙里。我盯着母亲脸,看着她如何处理这个小小的男孩。只见母亲把嘴唇死死地咬了三下,拿起绣有龙凤的红布背带将他和妹妹一前一后的拴在自己的身上。母亲说:“我那能见死不救!苦命的孩子,我们一起逃命去吧!”
  我听到母亲这样一说:“心里感到安然了许多。”母亲用背带上捆着一龙一凤,右手拉着我,一步一步地离开观音庙下山。此时太阳升起来,把我们母子四人的身影明晰的投射到大地上!
  (2022年6月1日于静心草堂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