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神州,大美彭城。
  地球东方,海疆版图,千年故都,文明古国,赤县丹青。当是时也,黄帝后裔、道家硕仙、厨界鼻祖,彭铿斟雉,尧因之封于彭城,谓大彭氏国。彭城亦名涿鹿,先秦《世本》:“涿鹿在彭城,黄帝都之。”彭城又名徐州,大禹治水,九州之一,东至大海,北抵泰山,南达淮水。战国楚邑,名垂华夏;大古彭邑,英烈千秋。是古城也,得天地之灵气,寓日月之精华。为邑,为州,为郡,为国,一城文明发轫;汉族,汉服,汉字,汉语,两汉文化起源。汉水天河,天汉河汉,《诗经·大雅·江汉》云“江汉汤汤,武夫滔滔”——至汉,刘邦登极,泱泱古城,隆隆声誉,热可炙手,其势绝伦。史称九朝皇上徐州籍,龙吟虎啸帝王州。彭祖故国,项羽故都,刘邦故里。君王之乡,皇皇王土兮夺目;千年帝都,赫赫盛名兮远播。
  古彭城五省通衢,三处环山,一面临水,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战略要塞,古来兵家必争地。九里山古战场青山隐隐,大地凛凛,华夏民族历次江山易手政权更迭大都与此处相关。天下文明开涿鹿,史前时代,远古攸关中华民族兴亡绝续之涿鹿之战终于此;上古启征西河,商灭大彭,文王伐徐,勾践度淮,刘邦起兵,楚汉相争,睢水之战“项羽3万之师溃汉军56万之众,汉军却,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中古黄巾军拥兵徐州,曹操破徐,刘渊攻徐,宇文化及据徐州,李世民讨徐元朗占徐州,黄巢克徐州,朱友贞夺徐州;近古蒙古军至徐,李自成抵徐,朱棣屯徐州,史可法调兵徐州,太平军北伐过徐州,曾国藩镇徐州,李鸿章驻徐州;现代孙中山北伐光复徐州,张勋陷徐州,蒋介石指挥北伐军数次攻徐激战经年;徐州会战,日寇惊魂,淮海战役,中华定乾坤。复观古城辖地,马陵山孙、庞斗智,宋、金下邳鏖战,韩世忠三围淮阳,僧林格沁追捻军至邳县,黄口暴动,黉学暴动,曲头—马浅暴动……彭城风云,徐州的历史,古涿鹿庶几一部剑影刀光烽火硝烟连续冷热兵器时代的战争史。
  嗟夫!战争无情而人亦无情乎?语云人生有涯,而情义无价。千古彭城,古韵古风,文化古迹,历史传说,惟忠惟信,为情为义,温婉温馨,撼人心旌。君不见,兵困土山,关云长马迹亭前歌义士;松树挂剑,寄徐君延陵季子万古心。初,楚霸王项羽灭秦,定都彭城,于南山兴土木,筑崇台,以观戏马,演武阅兵,称戏马台。其厢房宅院,樨廊筠廊,洞门花墙,宏伟昳丽;追胜轩、集萃亭,遮天蔽日,朝晖夕霞,万千气象;系马桩、鸟骓槽,高十仞,广百步,气势非凡。霸业雄风,美轮美奂,美不胜收;英雄美人,秋风戏马,楚室生春。戏马台亭,“从此风云”。后刘裕北伐奏捷大宴群僚于是,意气满满;北魏拓跋焘举兵南下立毡帐在此,虎视眈眈。历代文臣武将、迁人骚客纷至沓来,或击节,或正襟,或扼腕,无不感慨万端,兴致盎然。堪忆哉,烈士当年,拔山盖世,风云叱咤,披靡所向。西去东来,天地任驰骋;功成建都,华夏总江东。然弹指挥间,终时乖命蹇,苍天扼我,霸王别姬,千古绝唱,奈何?历历丹青,铮铮头颅,垓下乌江,风萧兮水寒,人杰剑血,义重情长,固一世雄也!戚懿,即戚姬,大汉名姬。楚河汉界,刘邦被项羽部卒追杀,败走彭城,亡命荒野,于睢水西渭河梁矶被戚氏父女救起,因生情愫。后刘邦即位,偕其女终成爱侣,称戚夫人。旋吕后专权,“囚戚夫人于永巷,削乌发戴厚枷令其舂米”,更刖足、瞽目、熏耳,弃厕成“人彘”戕其死。现存戚姬苑、戚姬庙,海内外游人凭吊摩肩接踵来。呜呼,区区下层民间女子得以独步龙庭,荣幸御床,而一朝身死,为天下悲,是幸矣哉,诚不幸矣哉?宋熙宁十年,黄河洪患,大水拥城,传苏小妹时13岁,一袭红衣、披发仗剑立马城头危堞将水神吓退,得保全城百姓身家平安。千年之后,有当年苏女殉身大河现泗水沙洲上苏姑红袍之“显红岛”存,苏姑墓、苏姑庙香霭氤氲,绵绵不绝。少女蹈水,訇然大义,熠熠红杉,辉映千秋!云龙公园,知春岛上,洲耸琼楼,飞檐翘角,黛瓦朱栏,此为唐节度使张愔为其爱妾关盼盼所建之燕子楼。张死,关执著旧爱,孤楼孀居,悠悠十年,怆然以殁,绝世佳人,粉堕香残。是楼闻名遐迩,后历代诗人诸多咏诵。苏轼词说,元稹浩叹,陈孚诗论,张仲素吟哦, 白乐天酬唱,陈师道感喟,萨都剌伤情,曾棨犹言,文天祥被俘北上至此留诗悼挽:因何张家妾,名与山川存,自古皆有死,忠义常不没!
  千载彭城,人杰地灵,物华天宝,钟灵毓秀。大徐州东襟黄海,西接中原,南屏江淮,北扼齐鲁,九省冲衢。古黄河横穿东西,京杭大运河纵贯南北,淮水连长江,引黄河,京沪、陇海两大铁路干线在此交汇,楚韵濡汉风,南秀并北雄。东,沂、沭诸水及金将达懒屯兵之骆马湖,西,夏兴、大沙河及微山湖抗日游击,江山终有定,威名见青史。云龙湖,佩剑湖,潘安湖,一汪碧水,无限风情。巍巍岠山,子房山,户部山,山峦叠嶂,炮声马嘶,鼓角犹闻。千佛洞,白云洞,果老洞,飘飘仙气,灿灿佛光,别具洞天。汉皇祖陵,楚王陵,范增墓,刘向墓,石崇墓,有“东方金字塔”之称龟山汉墓,巨人抔土,丰功一石,英名著千秋。堂皇汉阙,梁城遗址,偃王灯塔,不可一世之势,烜赫一时,煌煌天威。圯桥进履,辕门射戟,丁塘山下汉王拔剑,白门楼吕布系颈俛首,沧桑陵谷,云谲波诡,忠信孝义,礼智仁勇,自有后人评说。快哉亭,圣心堂,青陵台,佛事俗缘,耶稣圣心,贤者之乐,相因相生。白马寺,龙华寺,宗善禅寺,名刹珈蓝,法显法师,宗教道场,风景幽绝。云龙书院,登瀛书院,歌风书院,诗书堂奥,道德藩篱,“涵育而熏陶士子”,造就域内英才无数。迨至当代,21世纪京沪高铁的开通标志着徐州进入“高铁时代”,同时携手联袂长三角和环渤海3小时经济圈。观音机场,银鹰展翅,白云蓝天,五洲四海,鹏程万里。徐州通,则全国通,环球通。现代丝绸之路新亚欧大陆桥的交汇点,承东启西、双向开放,前景辉煌。彭城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国家级高新区,国际陆港,中国安全谷,学问先锋,科技前沿。彭城广场,人民广场,国际广场,世茂广场,万达广场,苏宁广场,淮海广场,鼓楼广场,靓女徐娘,劲爆热舞;黄发垂髫,秋千风鸢。彭城壹号,淮海环球港,金地商都,客似云来,日进斗金。昔年封邑,目前中国最安全城市、最美丽城市、最具幸福感城市,荣膺联合国人居奖。是古城也,东海扬尘,经风雨乎尤美;岸谷之变,历沧桑而弥新。今日之彭城,文修武偃,海清河宴,物阜民丰,歌舞升平,一派欣欣繁荣景象。斯人斯愿,惟幸福长在,和平永亘,蕃华未央!
  乱曰:彭氏封国,祖业千秋,岂非古邑人之大幸也欤?项羽举鼎,刘邦斩蛇,一山难容二虎;赤帝(子)骊山,霸王望辇,孤城幸诞双雄。彭城肇基数千年,三帝以降,数百场战争。我闻人类热爱和平,反对战争。而和平则或凭战争来守卫和赢取,故和平当珍惜,战争须谨慎。战争与和平,和平之于战争,前人不无自省而后人复省之,后人省之而复鉴之,则使后人而无愧乎后人也。
  云蒸霞蔚,非凡气象,果然千古龙飞地;蛟腾凤起,至臻境界,毕竟大汉帝王家!
  美哉彭城,歌以赋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