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在独自穿越黑暗且漫长的隧道,在狭窄的空间生存,思想的翅膀无法自由飞翔,只能在低处徘徊、等待;疫情阻隔了远方和梦想,让天空笼罩着铅灰色的乌云。内心期待着冲出隧道的那一瞬,有灿烂阳光和新鲜空气扑面而来!肯定是有的。越是非常时期,我们的内心越是渴望那神圣之光的照耀,以驱散乌云、寒冷。感恩上苍,是每一个清晨的朝阳,每一个黄昏的落日,伴随我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时光。
  一个人,在同一天看日出与日落的心境是截然不同的。朝阳初升,意味着崭新的一天开始了,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清晨接受过阳光洗礼,信心满满,斗志昂扬,沉浸在紧张而繁忙的事务之中,无暇思考别的,只想全力以赴把该做的事做好。
  到了傍晚,炽烈的太阳渐渐收敛了光芒,变得温和柔软。你从职场走了出来,奔向天地之间,你又转换了一个角色,卸下了社会属性,回归自然属性。白天属于生存,是理性的;傍晚以后才是活着,是感性的。
  这两种状态组成了生命的完整,只有紧张之后的闲暇才更显弥足珍贵。假如你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反倒会生出虚空之感;如果你整天像陀螺一样旋转不停,无暇体验世间的美好,就丢失了许多乐趣。世间万物,莫不是在强烈的对比中显现独有的特质。
  立夏过后,太阳的温度逐渐上升,落下的时间一天比一天迟了。一天之中,我最喜欢傍晚时分,结束了繁忙的工作,时间可以任由自己支配,心儿就像鸟的翅膀卸下了重负,自由而舒展,可以轻快地翱翔于天际。
  每个周末,只要是晴天,我都会骑上我心爱的单车,到北湖去追寻落日,接受那温柔之光的洗礼。
  北湖公园在城市西北角,是本城“四湖六河”景观带之一。在天然湖泊的基础上,修建了一些亭台水榭,湖边栈道。湖水清澈见底,湖面烟波浩渺,四野空旷辽阔。湖在城市边缘,人迹稀少,群鸟出没,自有一番天然野趣。
  在这里,你可以一直看着夕阳慢慢沉醉到地平线以下,晚霞由暖色系慢慢变成冷色系。你懂了,原来天青色是如此诗意的色彩,想着以后选一件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就像裁天为衣,心境也随之变得辽阔无垠。
  看日出,在哪儿看都行,只要视野不受阻挡;看日落,要临水看,一个人品,才更有意思。水中的夕阳在微风中荡漾,被湖水洗过的光影有一种清泠泠的易碎感,这光,总能触动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世间最美的情感,从来无关风月,那是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欣赏与眷念。
  蒋勋说,“孤独是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孤独即是美,一个人看夕阳,心无杂念,才能融入宇宙万物,彼此感应。人只有在彻底的孤独中,才能去发现自我、认识自我、重组自我。学会接纳负面情绪,反而能获得更多的平静。
  初夏六点钟的太阳,呈45度角斜挂在天际,褪去了正午的耀眼锋芒,像一个绚丽的调色盘,浓郁的橙红黄渐变色外镶着一圈暖金色。就是这么个神奇的星球,向太空释放着巨大的光和热,这光芒,穿越时空,从1.5亿公里之外投射到地球,停留在我面前,让我似乎触手可及。在天阳面前,我时常伸出手掌,闭上眼睛,感受掌心传来的热度,然后,我的心逐渐在这光芒中融化,变暖。
  立在斜阳里,太阳安定而温暖的力量照彻全身。真的,人若时常接触宇宙中最强大的磁场,心境也会变得清明。如此光芒万丈、滋生万物的太阳,在宇宙中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恒星而已,一个人,渺小得连一粒微尘都不是。人的烦恼,往往是因为内在的那个“自我”在作祟,放下自我,反而能活出一团真气。
  在这个去人性化去良知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在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论断,各种人生导师甚嚣尘上。在噪音中再发出声音只能沦为噪音的一部分,还是一个人安静地读天地这本无字书吧,万千计谋不如一颗真诚的心。
  允许一切发生,允许一切还原它本来的面目,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欣然接受,让世界是世界,你是你。长久地把心浸润在温柔的景象里,心自然会充满无言的喜悦。
  看,水鸟穿行在湖面,这只轻轻地鸣叫一声,那只柔声应和着,它们在讲些什么呢?人生?理想?亦或是闲聊今天吃了些什么?吃的鱼虾还是小虫?或是青草?
  我坐在夕阳里,看一只水鸟在湖面盘旋了好久好久,我看得眼都花了,它都没能叼住一条小鱼,但它锲而不舍地在水面盘旋,一有鱼浮出水面,便伺机俯冲,但总是落空。倔强,不肯服输。看到这只西西弗斯式的鸟,我倒心生几分敬畏。
  而那些不想吃鱼的鸟儿,在草地上这里啄啄,那里啄啄,管它是青草还是小虫,总之能把肚子填饱就行,然后就心满意足地栖息在树枝上,悠然吹着晚风看夕阳。
  人有人性,鸟有鸟性。如果你想得到更好的物质享受,就得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如果你只要素简的生活方式,一箪食,一瓢饮,就能自得其乐,那也没什么不好。
  生命的状态是多样的,我从不因为自己崇尚什么生活方式,就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只能说,生命是一种选择,你得到了一样,就会失去另一样。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全心全意爱你选择的生活,用内在的坚定抵御外在的流动,你便守住了属于自己的风景。
  夜风徐徐拉开帷幕,天色渐黯,四野多了一层缥缈的薄雾。大自然的雾,营造的是一种朦胧的美感。
  人心的雾,最不可测,那就交付时间来验证真相吧。其实,真相又有什么要紧呢?真相往往最好不好看。自欺而不欺人,有时候是一种美德。
  时间的雾,是梦一般的惆怅,生活中确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光阴的流逝也会令人徒然感伤。
  其实,月亮在傍晚6点已经挂在天空了,是强烈的阳光遮挡了它的光芒?还是我们太过忙碌?没有闲情逸致去观察而错过了?后来,只要是晴天,傍晚时分,我都会从钢筋水泥的笼子里飞出来,飞向天空,去看看月亮,去触摸那温柔之光。
  及至夜色稍浓一些,星光开始闪耀,一颗星、两颗星、三颗星……心越静,看到的星星越多,当心被星星占满,整个人也变得亮了起来。真是神奇!那遥远而神秘的星球并不认识你,却能给你无限的安慰。
  落日是生命中最恒久的温暖。与朝阳不同,落日因为易逝,更有一种凄美,仿佛生命本身,带着悲剧的意味。一想到未来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内心就多了一份释然与宽容,反正谁都不会活着离开这个世界,有什么可计较的,心一这么想,自然就敞亮温柔起来。
  加缪说:“重要的不是治愈,而是带着病痛活下去。”而这活下去的力量,来自于阳光、大自然,更来自于内心对万物的温柔。
  
  2022年5月14日星期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