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三毛的散文,便喜欢起三毛这个人。梦里曾穿越时空,离奇拜见:细听她对命运的长叹,聆听她对文学的深悟,看她挥笔如椽的神情,侃侃与她促膝相谈,化解她心中的块垒。她运用文字出神入化,在她笔下流淌的字符,便赋予醉人的神韵;读她优美的文章,灵魂被淘洗净化;徜徉在她的文句里,似乎天上的白月光洒满清辉,幽幽然然心静目晴!我痴迷般喜欢三毛的每一篇散文,每每静读就满心欢喜,她有博大深沉的情感世界,丰富多彩的浪漫经历。字句行云流水又婉约舒缓,游历世界各地跋涉万水千山,总是探寻人迹罕至的谜城废都,用心领略异域风情。她对于自然山水热爱的程度超乎寻常,对生活的投入打拼,昂扬桀骜,激情燃烧,揭示人类共同的心灵密码。对命运的追求,勇敢泼辣,个性张扬。引发我对她的人生充满了探究的好奇,也被她短暂的生命绽放出的异彩震撼,惋惜他四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年华,却猝然离世。这是文坛巨大的损失,也是她人生悲痛的结局。她的创作赠给人间精神珍馐,她却无力承受生活之重,断然结束生命。是什么让她厌烦这个世界?抛弃万丈红尘,绝然而去?常常想到世界上没有奇功异术,不能拯救苦难的灵魂,如果能瞬间给予她精神的慰籍,让她安然生活在繁华闹市,写出绝世凄美的文章,活出淡然优雅的人生,该是多么美好的人间佳话呀!
   三毛出生在大陆,生长在台湾,五岁随家人逃离大陆,对大陆没有深刻印象,六岁进入台北小学读书,这五年小学读书时光却是她人生灾难深重的苦涯。读完她的《雨季不再来》,沉重的心情便不能放开,这五年填鸭式的教学与我们的应试教育何其相似。她写道:“每天夜晚11点放学,累到不想睁开眼睛,步履蹒跚走回家,妈妈等着为跑读的孩子们端出晚饭,马上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饭的过程都快困到睡着了。吃完饭把碗筷赶紧收走,我们开始做100道数学题,这是老师每天留的作业。我一边做一边哭。妈妈总是劝我要吃苦,将来才能有出息。做完这100道题,已经不知坐着还是站着,身心疲惫到麻木,躺在床上,马上入睡了,不能再支持一丝一毫。第二天六点铃声响起,我们得马上起床,妈妈边叫着我们姐弟边往起拉,起来后洗漱完,吃那顿更加简单的早餐,一般都是稀饭。我还是边吃边哭,不想去学校,一天的学习太累了,承受不了,因为我比别的孩子小一岁多,承受能力更差。这一整天的学习,简直像苦役一般。可是妈妈总是耐心地劝导我们,不要怕吃苦,一定要念好书,老师抓得紧,是为了我们好!读到这里,我的心腔里像塞了一团棉花,呼吸困难,内心沉痛,这是什么教育啊?这是对孩子们的摧残吧!读书本来是快乐的游戏,是儿童好奇心得到满足,轻松愉快地探索知识的过程。可这却是逼迫沉重苦役灾难,稚嫩的身体难以支撑。痛苦的少年生活给三毛的内心烙下了深深的伤痕。还有老师的怪戾无情恶毒,对幼小心灵的摧残,颐指气使的性情,无限扩大的权势,无所不用的惩罚。在初一年级,她的数学考了100分,老师不相信,她受了人格的侮辱。可老师执意要重考,给她出了两道怪题,她只能得两个零。老师就严厉地惩罚了她,借此确认她考试作弊。在她的脸上用墨汁画了两个大鸡蛋,然后让她回身面对全班同学,引来了满堂的哄笑,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位怪异的老师,恶毒的心地还不够满足,让孩子在走廊里走一圈,展览给全年级的学生,这一下子可出了名,她却再也受不了了,趴在课桌上大哭了一场,然后背着书包就离开了学校,从此再没登过学校的门。
  回家后,她不能止住痛哭,什么也不说,第二天,妈妈再也不能劝动他,她不再上学了。在家的日子,她变得越来越反常怪癖。她不说话,整天关在屋子里,吃饭很少,不与父母交流,也不与姐弟说话,她得了严重的自闭症。曾经自杀过几次,父母再不敢管教她了,只能任由她,只要她能好好活着就行。从此,三毛就没再正式踏入过学校,以后所进的学校都是艺术类私人学堂,或者自费类大学,只断断续续读了几年,没有正式学历。因而她在台湾没有同学,没有我们生活工作的背景,缺乏人际氛围,少有人性关怀,失缺亲情交流,从此走上了孤独的人生。
  对她才华的佩服,被她人格魅力折服,为她大家闺秀般的冷艳而心痛,她现代女性的果敢无畏让人自叹不如。她是才女,有无人能及的绝代才华,她的勇敢坚强,是生活所迫,是自由教育促成,是面对生活的无奈,并不是她的本性。她本是柔弱的女子,总是愿意把自己的一颗心托付于人,愿意人间美好和平。她走遍世界各地,可都不是从容看世界,满怀忧伤和惆怅,悲悯苦难与贫苦。她爱父母,爱姐弟,爱家乡,可她被命运所逼,又做出决然的表现:一次次选择背井离乡,远足天涯海角。貌似强大,内心却柔弱得只有用痛哭洗去忧伤。她在国外游学,出版了第一部书,她的父母多么骄傲自豪,以此为荣,父亲急着为她出版推销,亲戚熟人评价:“想不到这样不爱学习的孩子,竟然有了出息。”三毛听到这样的话感慨万端,她想我是不爱学习的孩子吗?你知道我有多么爱学习?学习起来我有多拼命,我小学的时候已看了多少书,我是挤出所有的时间借所有能借的书,小学毕业,我看的书已经是汗牛充栋了。有几个孩子能做到?我哪门功课都优秀,怎么能说我是个问题孩子?是个不爱读书的孩子呢?
  三毛游学国外读了那么多的大学,走了那么多的国家,在马德里,在巴黎,在柏林,在芝加哥,在西雅图……学会了英语,德语,西班牙语,法语,拉丁语,取得了语言文学,哲学社会,绘画雕塑,建筑新闻等专业学识。她都是靠半工半读,靠父亲工作的艰辛所得供养,三毛花每一分钱都辛苦认真。假期里为了逃避寂寞孤独,选择周游列国,可是往往囊中羞涩,那半夜里找小旅馆,站台过夜,那饥餐露宿,节衣缩食,是任何一个女孩子不愿承受的窘迫。她把自己磨炼成拼命三郎,她终于锻造成钢铁之身。任何苦难都吃得下,一切问题都由自己来解决。内心不再柔弱退却,三毛的独立意志让人望尘莫及。在生活中,她是最浪漫,真性情,最勇敢潇洒的三毛,她把大漠的狂野温柔淋漓尽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使得“流浪文学”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那时候的我,爱的是《红楼梦》里的黛玉,而今的我,爱看的却是现实,明亮,泼辣,一个真真实实现世里的王熙凤。”《万水千山走遍》这本散文集,三毛以记者的身份游遍南美各地,她出行的特点与众不同,她不到名都胜地,网红景点,而是探寻古老文明,各国历史文化,民俗特色,她走的是灰线,她去的是青鸟不到的地方,她看到的多是底层穷困,她探寻的是原住民尤其是印第安民族的历史。他们的古文明,古建筑,以及现今社会文明很难触及的角落。一路走来,伴随的是危险困难,独立跋涉,精神肉体的重负,丝毫没有旅游观光的轻松快乐。她背负着沉重的使命,走在原始村落之间泥泞的路途上,那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体力透支,让人读来常常潸然泪下。三毛的一生选择付出,社会没有给过她多少爱与帮助,可她却把情爱全部回馈社会,她爱一切善良的人、底层的民众。她愿做救赎民众的耶稣基督,愿做不同民族的救世神祗,她一颗善良的心千疮百孔,世界给她以痛,她却用暖回吻人间!
   我不敢评论她的婚姻爱情,荷西也许是她的最爱,也许过分夸大了两人之间的爱情,有点魔幻不切实际。即使如此,那也不是她的错,她没有婚姻选择的广泛社交圈,她没有广大的同学,没有正式工作,没有机遇与人结交,从一开始荷西就不是理想的伴侣,直至荷西横死大西洋底,她痛失另一半,才真正感到了命运的残酷。从此,她在思念孤独,痛心自责中度过,她需要的是能够思想相同,学术水平高度一致,心灵交融,和谐美满的婚姻,因而她的后半生寻寻觅觅,悲悲切切,凄凉苦熬。最终,以自杀告别人间,走完她拼搏不屈,困苦艰难的奋斗人生,给人间留下了凄清而艳丽,光芒耀眼却又戛然而止的人生绝唱。
   三毛一生中没有生育,我想这大概与她的疾病有关,在沙漠中就多次写到自己下体出血,后来在美国确诊是子宫癌,并做了手术。癌症手术的病人,可想而知,只有静心修养,心情愉快,才有治愈的可能。她到处漂泊,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只能住在父母家里,靠父母的照顾关心,内心会如何安宁呢?我想癌症这样的病痛,与人的生活和心情有极大关系,她长期处在颠簸不定的生活中,有严重的失眠症,生活不规律,再加上饮食随便,不会照顾自己,为生活,为工作,为写作,经常透支身体,这都是病因。与她从小离开家人游学外地,谋生不易,根本就没有学会照顾自己的能力,不知道爱惜身体的重要,以为年轻力壮就可以无所不能,致使身体出现多种疾病,腰椎,颈椎,胃,再加上子宫,那她的身体还有健康的部位吗?想着她的人生多磨难,她奉献给世界丰厚的作品,却没有所需的幸福生活。社会愧对了她,扼杀了绝世的天才,这是人类的共同损失。愿三毛此生的痛苦,消弭来世的磨难,让她那颗不平凡的灵魂永远熠熠生辉,照耀灰暗的现实社会。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