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对事物的认识和观点,是随着不同年龄阶段和不断增加的经历而改变的,所以老年人更擅长写人生感悟的话题。怎样看待荣辱与得失,就是一个人三观的具体表现。人生的欲望是随着能力不断膨胀的,小时候当一个小组长的人总想当班长,有小到大,副总统还是要力争当总统,称霸半个世界的国家总想打压影响他地位的国家。所以说欲望是无止境的。
  不管是受多少人追捧的明星,还是默默无闻的平民,其生命的轨迹都是一条跌宕起伏的波浪线,有的人大起大落,有的人缓慢起伏,但没有一个人是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和一路平坦。
  人人都有难做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苦水咽下,张开笑脸,个个都是别人眼里的风景。把困难当做铺路石一定会走得更远。
  同样是一个人,喜欢你的人,欣赏你的优点,包容你的缺点,期待你的喜讯,快乐着你的快乐。讨厌你的人,放大你的缺点,无视或嫉妒你的优点,诅咒着你的霉运,快乐着你的痛苦。多数人正确看待你的好坏,不具有感情色彩。
  再优秀的人也有缺点,人缘再好的人也有敌人。缺点再多的人也有优点,秦桧也有三个好朋友。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环境改变人,功夫真铁棒磨成针,懒惰一事无成,冠军只有一个,普通人不计其数,上进心就是让人更好一点。如果做不了最好的自己,那就做一个快乐的自己,但绝不可把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最廉价的幸福就是知足,最容易的快乐就是放下。
  人究竟是在争什么?失去了健康,赢得了世界又如何?失去了快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人的一生,在乎的就是荣辱得失,也就是精神与物质的相互转化和满足,为之奋斗而付出,而与收获即是因果,但不尽对等,足者一二,不如意者则八九。满意度取决于苛求度。有的人不赚便宜就是吃了亏,有的人不吃大亏就是赚了便宜。心态决定了幸福指数。
  用感恩的态度去看待已经过去的荣辱得失就会满意开心,反之就会怨恨和懊丧。
  对待未来,基于善良,行于公正,向最好处努力,往最坏处打算,结果都在预料之中,才能荣辱不惊得失不计,泰然处之。
  有种职务叫文书,既行文与书写,书法就是更高层次的书写。
  古人书法是正课,现代人书法是艺术,是温饱之后的精神提升,也是填补空虚甚至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多为退休后的老人所青睐。
  一个经营机构的学习班级,学员基础差距很大,水平相差甚远,目标要不一样,正因为,有差距,比学赶帮就是学习的动力。老年人的学习更应该是因人因地因时,尽量安排好时间,及时听课,挤时间多练习。
  困难很多,难度很大,无时无刻都是在挑战自我,坚持与放弃往往是一念之差。努力了,进步了,提高了,满足了,高兴了,目的就达到了。书法是一种修养方式。快乐健康才是目的。
  同学们,向着那追求的方向去,走一程,乐一程,让正能量成为永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