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的青草毛茸茸、齐刷刷地长了出来,连成了一片,真是绿草如茵;树上的树叶改换成嫩绿的颜色,老树叶子哗啦啦地掉下来;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的歌唱,天空是湛蓝湛蓝的。这里是杭州钱塘江边的景色,可是我凝视江面却在脑海里想起故乡河北阜平的春天……
  曾记得,童年时代故乡的阳春三月,到处是草长莺飞,一派生机勃勃的模样,太行山深处漫山遍野的槐花飘香,村子中央的小河边柳絮儿随风飘舞,勤劳的乡亲们起个大早,忙碌着一年的活计,翻地施肥、插秧播种,妇女们在河边洗衣服,欢歌笑语声惊动得鸟儿扑棱棱得飞上蓝天……
  这时候,我会挎一个小竹篮,和同伴们一起去山坡上剜野菜。奶奶说:“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最难过的是春天”,那时候我小小年纪,天真浪漫,不觉得春天有什么难过的,作为一个懵懂少年,我只觉得春天是鲜花盛开的季节,到处都是幸福和快乐,根本不懂得奶奶说那些话的真正含义。
  在我的记忆中,春天的太行山区四处柳绿桃红,绿草如茵,小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在我家的屋檐下唧唧喳喳报告着春天到来的好消息,忙忙碌碌地衔泥垒窝,小夫妻卿卿我我很是叫人心生羡慕。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会打着“剜野菜”的幌子满山遍野的疯跑。那些能叫上名字的野菜如:灰灰菜,猪毛菜,扫帚苗,车轮菜,苦菜,婆婆丁,荠菜,刺菜,掐不齐,面条菜,野韭菜等等都是我们“剜野菜”的对象;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各种野菜也是我们经常剜入篮中的对象。那时候我小小年纪认识很多种能入口吃的野菜。
  在春天的山坡上除了这些可以入口的野菜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野花儿,那些野花儿都有一个美丽儿俗世的名字,什么鸡尾花、墨水瓶花,打碗花等等,它们色彩绚丽,花香四溢,我们感觉自己置身于美丽的花园一样。每到周末不上学的时候,山坡上就是我们一边玩耍一边剜野菜的儿童乐园,也是最好的少先队员劳动实践课。我和村里的哥哥姐姐们走出村庄,走向大山,爬上峻岭,走进大自然。我们提着小竹篮,背着藤条筐,拿着小铲子、小镢头、小锄头,兴高采烈地有说有笑,一边挖野菜一边说笑话儿,有时还唱几句少先队歌,那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傍晚我们回到家里,大人们就开始忙乎了。我奶奶会把我剜野菜的成果给爷爷和三叔看,三叔会奖励我五分钱,奶奶说:“这比买野菜还要贵呢!”三叔笑呵呵地说:“那是自然,加上磨鞋底、多吃饭的钱就更加贵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你们想到了吗,秀娃剜野菜学到了很多知识,她认识了十几种野菜的名字哩,今天我就把这些野菜的名字写在宣纸上,看看秀娃记住了几个。”这时候我就开始识字了。一些不常见的字都是这样学会的。
  奶奶一边说笑,一边择菜,把野菜中的杂草、黄叶子和混进来的树叶子捡出来,将其余的嫩绿的新菜叶用井水洗干净,然后上锅用开水焯一下,再用井水浸泡起来。
  第二天,就用笊篱捞起来,挤干净水分,做菜饼子吃。奶奶做的菜饼子,只放一点点玉米面,几乎看不见金黄的玉米颜色,都是深绿的野菜颜色。那种饼子虽然好吃,但是不抗饿。早饭吃了这种菜饼子,不到中午肚子就饿了。这时候奶奶就将玉米面的饼子送到地头上,还有小米稀粥,咸菜。吃了这些美味食物,干活的人才有力气犁地、耕种、施肥。
  我剜野菜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用野菜喂猪,奶奶将野菜用菜刀剁碎了,混上麸子和米糠,上大锅煮熟了,然后再放在猪食桶里晾成温乎乎的猪食,每天给猪吃三顿。我们家的猪十分爱吃这种食物,每次吃的肚子圆滚滚的,几乎走不动了,小声哼哼着,回到猪窝里的草堆里呼呼大睡。买猪的时候三叔总是带上我,把买回来的猪仔说成是我妹妹,三叔说:“谁去买猪,就是猪姐姐,买来的猪仔和你一样,能吃能睡觉,身体好,不生病,长得快。”现在想起来,原来我小时候这么皮实啊,身体这么结实啊,难怪奶奶和母亲总是安排我做家务活儿,这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
  故乡的春天有好几个节日,二月二,惊蛰,春分,谷雨……每个节日都有好吃的食物,春天是从二月二龙抬头开始的,一直持续到谷雨才算结束。野菜最新鲜的时候是春天,最美味的时候也是春天。比如说茵陈吧,春天的时候既是美食,也是一味中药材。当地百姓说:“二月茵陈五月蒿,六月拔下来当柴烧”,一直到谷雨前后,野菜都是美食。记得谷雨最喜欢吃的是香椿芽,奶奶将香椿芽儿用井水洗干净,细细地切成香椿碎,再把三个鸡蛋打破了,俗话说:“不打碎生鸡蛋,吃不到炒鸡蛋”,奶奶用筷子一顺边地搅拌鸡蛋液,将香椿碎放进去,然后再锅里放点油,“兹拉”一声响,香椿炒鸡蛋就成了。啊,好香呀!我独自站在钱塘江边上忽然间想起奶奶做的香椿炒鸡蛋来了,那春天刚刚冒出呀的香椿,嫩绿,香脆,可口,那农家的鸡蛋浓厚的香味儿,沁人心脾,永生难忘,那就是故乡在我身上的烙印!
  是谁说过这样的经典语言:“一个人的故乡和童年藏在他的味蕾里。”是啊,即使我到天涯海角,不会忘记奶奶的香椿炒鸡蛋那个特殊的味道,更不会忘记那些野菜的味道,现在坐在杭州的钱塘江附近,里农村比较近,经常能碰上农民卖野菜,我总会买一点解馋。有时候我暗自沉思,我在大山里带回家的,哪儿是野菜啊,分明是一篮春色嘛,每次我带回家的野菜都彰显着春天的信息,有时候会捡几个春天的鸟儿下的蛋,最常见的就是鹌鹑蛋,更多时候会在篮子边上插一束野花,回家送给出不了门的奶奶。
  多么美丽的春天啊,野菜,野花,鹌鹑蛋,都是我童年最美的记忆,记忆中最美的春天在故乡的田野里,在太行山的大森林里。我多么怀念故乡的春天啊,怀念那一篮春色带回家的岁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