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多,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包饺子。丽打电话来,说小区封了,赶紧下去买菜!大吃一惊,我来的时候一切正常啊,南门外,看门俩老头坐在那棵两人才能合抱的法桐树下,跟小区的人悠闲地聊着天。没有树荫的地方,阳光热辣辣明晃晃。只看阳光的泼辣,就知道火热的夏天已经启程。因为疫情已经放假两个多月的孩子们明天就开学了,他们抓住自由的尾巴尽情地嘻戏玩耍。打着球,骑着车,踏着滑板泥鳅一样满园区地出溜。从东门经过的时候,顺便去便利店买了两个粽子一盒点心几十个鸡蛋。看了看蔬菜,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跟平时比没什么特别,晚上吃饺子,就不买菜了。谁知刚刚过了半个小时,小区就封了,早知道刚才好歹买一些回来。
  大脑在飞快地旋转,努力地搜寻家里能吃的蔬菜。冰箱里半拉炸藕盒剩下的藕根,大约还能做四五个藕盒,清昨天给的一把蒜苔。厨房里,半截胡萝卜半根黄瓜。这两样都是平时做配菜当点缀的,只有俩土豆是囫囵的,再有就是刚买的几根大葱和一棵白菜心。这些食材我可以色香味俱全地端上餐桌维持两天。两天以后呢?只有一瓶黄豆酱了!
  迅速扫了眼手机,群里已经炸锅,有的说很严重,要封一个月。有的说,最少要封半个月。明明知道现在下楼买菜为时已晚,可不做点什么好像也不能安慰我这慌里慌张的心。一下楼就恨不能脚下生风,或哪吒再生,踩上两个风火轮。
  园区共有三个门店,供900家住户的日常需求,蔬菜水果平时大家基本不用出小区,散着步遛达着就去把菜买了。离我家近的有两家,都不到两百米。
  半道遇见一年轻媳妇左右手都提着菜往回走。盯着她手里的菜,瞧见她脸上微微露出的笑意,看看前面门店出出进进的人,顿觉脚下的路又平白长出了几百米。
  像是走了几万年。等我奔到先入眼的那家店,门口已被人堵得紧紧的。有的出,有的进,门里门外全是人。瞅准一个空隙挤进去,里面狭小的空间几乎无法转身,他挤过来拿点这个,她挤过来拿点那个,速度极快,下手极准。好像大脑里都不用编排,看见什么拿什么。看着忙得不可开交的人们,脑海里一片空白,傻愣愣地站着,竟然不知道自己该拿点什么。绿叶蔬菜已经看不到了,到手的只有方便面,蛋糕,点心,牛奶,豆制品,人们手里拿着,怀里抱着,拿不了的放地上,再折回去继续拿。呆若木鸡地看了会儿,想起家里酱油好像不多了,抓了瓶酱油逃也似的出来了。
  急急忙忙到另一家。一样的忙,一样的乱。
  这两家店平时很少来买东西。空间小,铺子里的货品显得拥挤杂乱,我宁愿多走几百米到东门口的那一家。他那里店面宽敞明亮,干净整洁,看着舒服,买着也舒服。小伙子胖乎乎的圆脸上天天堆着笑,时间长了还能经常说句玩笑话,在消费的同时也感到了精神上的愉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只靠金钱来维系,岂不是单薄乏味又无趣得很!彼此之间的真诚,才能把各自的利益最大化,也最有人情味。
  离东门店铺还有一步之遥,那扇窗已近在咫尺。小区管理人员穿着防护服来了。这家店铺是小区的沿街房,门口开在东门,东门从疫情开始就一直封着,已经两个多月了。从南门绕到东门来回需要大半天,幸好还有一扇窗开在小区里,窗台不高。有时我会站在窗外,等小老板把我要的菜称好装好递出来。有时店里人多,忙不过来,大家就猫着腰从窗口爬进去,丝毫不减采购的心情。
  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为了控制疫情,这扇窗必须封死,我也没再买上一点儿东西。
  就这样吧。总不会饿着的。
  明天不能出去了,需去物业开证明。疫情第一年,封了城没封小区,小区是安全的。这次,没封城,小区不安了。听说西边的医院核检,二十个人一组的混检中测出一个阳性。一下子,湖庄区封了好多小区。
  物业办公室里,经理穿上防护服急急忙忙出去了。从监控器上看到南门已被封住,一辆警车的红色顶灯忽忽悠悠闪个不停,四五个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紧张地忙碌着。办公室里的电话“叮铃铃,叮铃铃”地一直在响,值班人的手机都被打爆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小区什么情况,小区内是不是有阳性人员,还能不能回家,要封多长时间……她一会儿接电话一会儿回电话,我的证明,足足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有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步跑进来,气喘吁吁,说,明天有一场考试,要是不能出去今年唯一的一次机会就没有了。值班人耐心跟她解释,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正在排查。先回家,耐心等待,一有消息立刻通知。
  小姑娘走了。我心里更加不安,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那些为了工作留在外面的人要长时间才能回家,哪里能有家里好呢,能有家里方便呢,能有家里安全呢?
  回到家心里还慌里慌张的。老公打电话来,问买点什么菜。我说,这两天先不用买,还能对付。他说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吃好,在家好好做饭,我在外面买了菜送回来。为了工作,他决定不回家住了。
  小区一下子安静了,听不到孩子们的打闹,楼上的歌声不再飞扬,园区见不到一个人影。空荡荡的通道上,只有阳光在游荡。花草树木也都懂事似的安安静静,连风都不来打扰。
  有点儿闷。
  丽微我,买着菜了吗?要不把我们买的给你送点。我说不用,你哥在外面买着的。我又问了问清,她说她也没买,就她和小儿子在家吃不多少。丽和我一栋楼,住西单元。清和我对门,就算真封十几天,大家互相照应肯定能度过难关。
  老公打电话让我去南门拿菜。天已经黑了,门口物业人员穿着防护服在维持秩序。我给老公找了几件衣服,带了洗漱用品。他在门外,我在门里。物业的人把所有东西消毒之后再分别递进递出。拿到衣服,老公跟身边的大白说,看这阵势,你们要在这一晚上了!经理说,看来今晚是不能睡觉了。看到这些平时因为园区管理跟大家有些摩擦并不怎么讨喜的物业人员,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晚饭都没顾上吃,为了整个小区的安全,守在门口,大家发自内心的感激,在群里由衷地说着感谢的话。谢谢物业!物业辛苦了,谢谢物业的辛苦付出!
  小区里有人自愿当志愿者,疫情,使人们更加地贴近彼此。大家放下心中的是是非非,宽容,理解,用一颗颗善良包容的心,一起抗疫守护家园。
  人间值得。温暖犹在。
  晚上快十点的时候,物业通知,封控结束,园区恢复正常状态。
  群里一时间欢呼雀跃,大家发着各种庆祝的图片,敲锣的,打鼓的,放鞭的,鼓掌的,跳舞的,唱歌的……
  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细碎平凡一日三餐有家可回有人可念。
  不能回家的男人们马上回家,深深地感叹,这时才体会到家的好处。回家的感觉真好!
  打电话给老公,可以回家了!
  一场久别重逢的喜悦!
  回家的感觉其实就是无风无雨的感觉,是安康顺遂的感觉,是平常细致又紧紧相拥的感觉。
  老公回复,马上回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