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晚,疫情却来得特别急。
  那天接到老爸的电话,“你妈已经出院啦,好好儿的啦,你不用惦着了。……家里米面油的啥都有,我们不用你操心……你身体不好,自己注意保养,有空了多做点点儿好吃的吧。”心里眼里忽然湿了一大片,因为疫情,我与他们已经多日不见。
  三月份,老妈再次因脑血栓住院,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医生反复强调:“一次栓一点儿,几次栓一片,大面积脑梗可就坏了。”我们为此日夜悬心。这次入院,老妈忽然伤感道,“唉,照这样,我还活不过你爸呢。”我妈小我爸十岁,老爸还患过食道癌,老妈精心伺候了近二十年,从未灰心懈怠过,而她自己,虽然一次又一次得血栓,由于医治及时,并无大碍。这一次看她颓唐,我们一面开导她,一面尽心照顾她,只盼望她早日康复。
  然而疫情忽然就来了,所有公务人员忙碌起来。我一面上班,一面送饭,陪床,核酸检测,七八天下来,我已心力交瘁,不知所措。幸亏我的家人同事们,老哥说,“你忙你的去,我能买饭,你啥时候有空过来看看就行。”
  “花儿姐,你只管照顾我姨去吧,周六的卡口执勤我替你去。”
  “姐呀,我姨咋样了?周日下午单位值班我替你值,你就在医院踏实伺候着吧。”何其有幸,今生邂逅你们!
  我的亲爱的同仁们,自疫情发生以来,你们服从组织安排,或者是卡口执勤的“保安”:排查进出车辆,检查核酸检测证明,提醒居民做好防护;或者是核酸检测组成员:扫码录入,登记排查,维持秩序,样样在行;或者是物资保供组成员:群众下单,你们收获,电话联系,送至家门。
  核酸检测是个技术活,县城人口密集,检测量更大,好在政府未雨绸缪,早在1月份便培训了一批核酸检测数据采集人员,各县直机关单位,都专门立了疫情防控小组,又培训了一批专业的核酸检测扫码录入员,大家将核酸采样程序打印出来,人手一份,一批有安卓手机的人们,逐一下载新冠核酸检验系统程序,按步骤练习操作流程:打开系统——一站式采集——采集模式——样本条码——开始采集——完成采样——更换样本——采集完毕装箱——手动输入箱号……每一次检测,阵前总有你们的身影!
  想想我自己,第一次下沉小区时,我第一时间到小区临时党支部报到,成为一名“守门员”。3月26日下午,有一位阿姨来到大门口,要去金融街的某诊所取药,小区封控,道路设卡,阿姨焦急万分,党支部领导安慰她“您别急,说清楚地址,联系方式,我们找人给您去取。”
  “好好好,这是地址,联系电话,都在上面写着呢。”阿姨赶紧道。
  看着满脸急切的阿姨,我想到刚刚出院的我的母亲。我立刻上前请示“我帮您去取!”。我身着志愿者服装,攥紧纸条,开启电动车,社区领导怕沿途交警询问,还贴心地给了我一张特别通行证,助我顺利完成任务!
  此次疫情,史无前例,抗疫过程中,我发现了许多温暖感人的事迹。我把这些普通人的抗疫瞬间记录下来,制成美篇,鼓舞士气,讴歌“大爱”。
  我与爱人因为疫情,经常分居两地,他在乡镇工作,自2020年春节以来,每有疫情发生,他们夙兴夜寐,枕戈待旦:入村排查,宣传管控,拦路封村,疫苗接种……如今疫情近在咫尺,所有工作人员干脆入住单位,夜以继日,甚至风餐露宿。
  第一个全民核酸检测的夜晚,恰逢一场大雪过后,料峭春寒更甚严冬,几十个自然村,居民大都老龄化,没有智能手机,忘带身份证,听不清大队广播……大家一面维持秩序,一面入户排查,一面组织检测,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大家饥寒交迫,却又在短暂休息之后,立刻总结经验,准备新一轮的核酸检测了。
  一位朋友曾发过这样一段朋友圈,“为了防控工作,主任家现在已是"四分五裂”的状态:老公在公安局负责防控指挥,责任重大,无暇顾家;自己在小区负责组织检测,隔离在外;大儿子在保定被封在学校,鞭长莫及;小女儿刚刚7岁,被寄托朋友家已有6天。我在想,那个天天独霸妈妈的刁蛮小公主整整一周没看见妈妈,会不会哭鼻子哭到眼睛肿?她准猜不到,妈妈每天左一个18层右一个18层爬楼招呼居民,然后再组织居民排队累到无语,根本没时间想她!”
  恰与这一家人相熟,读罢更有一股感慨油然而生:四口之家,儿女双全,一直以来,该是岁月静好,乐享天伦。怎奈与疫情不期而遇,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却也彰显了共产党员的奉献与担当!在我身边,这样的抗疫故事很多很多……
  或许,此文最不成文;但是,此情最是真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