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深秋。午后。我倚窗远眺。
  太阳隐在缥缈的轻纱里,少气无力地发着黯淡的白光,远山近岭灌木无霜雪相覆,说不上满目寥落荒寂,却也减损了精致,优雅不再。
  迎面,凉风习来,我欲关窗。突然,一只粉黄色的蝴蝶飘舞着身姿掠过我的眼帘,它翻动着翅膀正朝着阳台飞来,飘飘洒洒地落在了兰花上。这株兰花我自从绿植店搬回,新鲜了两天之后,就搁在了阳台的角落里,再也没有关注了,它是什么时候开的花,我还真不知道。我忍不住嘲笑自己还不如一只蝶有心呢。
  蝴蝶大概三指宽,肚子微鼓,身姿俊俏,鲜黄色的双翼如同盛开的花朵,中间点缀着褐色的斑纹和黑色的眼状斑点,斑点上闪着蓝色的如金属般的光泽,活脱脱像闪烁着一只只明媚动人的眼睛。它颤动着翅膀将那柔软的、长长的触须探进花蕊,我知道,它在吸食着花蜜。它犹如畅饮了琼浆玉液,显得越发轻盈娇媚了,简直是美若仙品的精灵。我不禁感慨,万能的造物主啊,你布设了酷寒,使生灵瑟缩发抖,却又点化了这热烈奔放的生灵,让它在世间翩飞起舞,这是多么冲突的比照啊!我的心被一股巨大的惊喜填满,它让我身在这寒冷的冬季,心灵却插上了飞向花丛中的翅膀。我仿佛感觉这并非寒意袭人的晚秋,却是生气奔腾的春天,这美丽的灵物轻展两翼就会即刻飞抵热烈的夏日。
  我的目光回到阳台上的花。喜欢种花,收获了蝴蝶效应,不是在这里舞蝶,那边就生起一阵飓风,而是花可恋着蝶。心中有美好,无论遇到怎样的寒意,都不会感到空寂和无聊,哪怕别人跟我们说一句问候的无关痛痒的话,那也是因为我们值得别人垂问。
  这清灵飘逸的精灵啊,也不知不觉唤醒了留在我生命里多年的温暖与感动的记忆。
  
  二
  我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在走廊上伏案写字,外婆坐在我的身旁纳着千层底。几只色彩热烈夺目的蝴蝶飘舞着它们那优美的身姿,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坪上,它们悠闲地扇动着两片翅膀,以自身斑斓的色彩点缀着那片草坪,草坪上像盛开了一朵朵灿烂的会流动的鲜花。我欲起身去观看、去捕捉,但想到《小猫钓鱼》的故事,以及《劳动最光荣》的歌词,我便按捺住内心的躁动继续伏案写字。可不知怎么回事,我越想低下头写字,心越不听使唤,仿佛有根线在拉扯着我,眼前总是幻化出蝴蝶翩飞的样子,握着的笔竟在本子上画出了蝴蝶的模样。在我抬头的瞬间,刚好与外婆的眼神相撞,我的脸“嗖”地红到了耳根。心想,这下完了,少不了挨批。
  外婆并没有批评我,微笑着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拿起我的本子看了看,什么也没说,去里屋拿来了一支毛笔和一张白纸,为我画起了眼前的蝴蝶。
  外婆朝着我发笑,笑靥如花,她低声说,不该你的事,不该你的事!我明白了,蝴蝶来扰,与我无关。
  外婆还是笑,继续说,有花便惹蝴蝶舞。多么好的句子!我外婆会写诗了啊!我差点惊呼起来。外婆说,我外孙就是一朵花,怎么不惹蝴蝶来看啊,蝴蝶把持不住自己啦,所以就舞起来了。
  是啊,我在外婆眼中就是一朵花,一朵花就应该得到蝴蝶的光顾。这一课上得多么诗意,多么深刻!
  外婆一边画一边教我,画的时候要先观察仔细,做到心里有花,才可画花,画蝴蝶先画身子,它的身子像一个平躺的“8”字,然后画胡须……
  那天,外婆一口气画了好几只不同姿势和神态的蝴蝶。不,应该是几幅花与蝶的画作。幅幅极尽精微,形神兼备。她画的葡萄累累垂挂,有蜻蜓、甲虫、蝴蝶伏于藤蔓绿叶间;画的芙蓉花在风中轻轻摇曳,两只蝴蝶似乎因风无法停落,只好围绕着翩翩飞舞;画的菊花在秋风中张扬着太阳的颜色,有着倔强、富贵、典雅之气象,两只蝴蝶上下翻飞;画的“蝶戏牡丹图”更是冠绝群芳,三五只蝴蝶逐花而至,令人隔着画纸仿佛都能感觉到玉笑珠香……我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惊喜与愉悦中。我之前只知道外婆会绣花,万万没想到外婆还会画画,而且画的如此精妙,如此栩栩如生,表达了大自然的风情,更多的是热爱。我的心中油然而生对外婆的无比的崇敬之情。
  我的外婆是三十年代生人,经历过战争、饥饿、疾病、阶级斗争。据说在她三十岁左右时因饥饿与疾病缠身,昏死过去,旁人误以为断气,棺材板都已抬在了门口。她在那样的苦难中,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她在面对棺材板时还能活过来?是什么力量支撑她在如此苦难中还能找到诗意的生活,创造愉悦多元的心灵空间?我在外婆生前,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每次我都感到没有勇气与资格。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那句,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
  外婆放下笔,与我谈及了有关蝴蝶的知识,让我懂得蝴蝶的美丽是来自不断面对生生死死的蜕变。我一直以为蝴蝶本身是风姿绰约,并一直被“小蝴蝶贪玩耍,不爱劳动不学习”的歌词误会着蝴蝶。原来蝴蝶有着惊人的梦想与志向,生命即使短暂,内心却怀着破茧成蝶的决心;生命即使短暂,也要做到美丽一次,飞舞一次。
  外婆还告诉我,蝶是如此,人亦如此。认真活着,总会离幸福更近。
  我似懂非懂,频频点头。外婆还为我传递了有关“专心”与“恒心”的人生道理。她并没有指出我在写字时心不在焉,而是利用寓教于乐向我讲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从前,有一位员外的女儿,她绣遍了目光所及的所有花朵,唯独杨梅花没绣过,因为她没看过杨梅花开,她听说杨梅花在子夜怒放,天明即谢。她为了捕捉杨梅花姿,每天夜里守在杨梅树下,最后绣出了栩栩如生的杨梅花开。
  听了外婆讲的故事,我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抓起了笔伏案认真写字。
  不日,外婆在我的一件白色连衣裙上绣了几株兰花和几只美丽的蝴蝶。兰花的枝叶修长舒展,花朵玲珑娇艳,气韵清雅,有一只蝴蝶在叶片轻轻停歇,有一只正在吸食花蜜,还有一只绕花纷飞。这幅动静相宜的“兰花蝴蝶图”可以说是动物和植物世界的一角,生生不息,情趣盎然,写尽了山野、田间,蝶儿纷飞的盎然景色。当然,也写尽了外婆对我至深的宠爱与殷切的期望。
  在我的心中,外婆是一个教育专家,她那套关于蝴蝶的绘画和讲述,简直就是一个昆虫学家的本事。之前,我只觉得外婆就是一个农村老太太,她居然懂得那么多蝴蝶的知识,令我惊讶。
  
  三
  我再次把眼光落在阳台的兰花与蝴蝶上。兰花,灼灼盛开,蝴蝶,依然在翩翩起舞,采完这朵飞向那朵,像一株会飞的花朵,挑逗着、愉悦着我的心灵。我多么愿意相信,这只蝴蝶就是我当年看见的那只蝴蝶,就是外婆为我画的、绣的那只蝴蝶的化身。我不免起了私心,想把这份美丽在家中留久点,再久点。我关起了门窗,蹲下身子继续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蝴蝶那轻盈曼妙的舞姿。突然,我莫名其妙地想起白居易的诗句,“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这只蝴蝶同样“一般骨头一般皮”,它也许是母亲或儿女,也许是妻子或丈夫,它也许是在和它的家族进行迁徙,寻找一个适合的地方过冬,此时,它只是误入我家……想到这些,我毅然打开了窗户,让它回归属于它的天地。
  几个时辰过去了,天,渐渐暗了下来。当我再次来到阳台时,蝴蝶已经收紧着翅膀,静静地栖在了兰花的叶片中。看来,这只美丽的蝴蝶今晚要在我家过夜了。我毅然关紧窗户,把风寒挡在了窗外。
  次日,天刚擦亮,我迫不及待再次来到阳台看望蝴蝶。蝴蝶趴在墙根处一动不动,我轻轻地伸出手,无比温柔地触碰着它,它依然一动不动。我连忙找来眼镜戴上凑近一看,原来它已经死了,全身僵硬。我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扼腕的痛惜,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我明明知道,蝴蝶的生命如同花开花谢一样,它的美丽总是熬不到冬天,但我依然很难过。
  在我失落之际,我蓦然发现在兰花底部的叶片上粘有几十粒卵囊。那些卵囊完全裹在叶片之中,又用细丝牢牢地缠住,一丝不苟,相当灵妙。这是多么智慧和伟大的母爱啊!也许,这只美丽的蝴蝶就是为了肚子里的胎儿才强撑到现在。是呀,世间一切的母性为了孩子,都秉有慧性和韧性,都会以各自的方式保全着自己的孩子。这只美丽的蝴蝶,在它生命最后的一刻,它产下了自己的后代,让美丽的生命得到延续。我想,这只蝶妈妈在它死的时候并没有感到不幸,反而感到欣慰,因为它完成了它内心的一切,作为蝶界,它的一生堪称完美成功的一生。
  此时的我也恍然大悟,我的外婆为什么那么痴迷画蝶、绣蝶,原来她把蝴蝶当成了她生命里的内在力量。是呀,世间万物都需要内在的力量,才会散发出无穷的能量。
  我蹲下身子,用极其温柔与怜爱的眼神触摸着这一个个饱满的卵囊。我愿意相信,这只蝴蝶是有意在我家留下这些卵囊,它是在有意唤醒着我的记忆,安抚我的内心。当来年我再望向窗外时,一定有温暖可爱,充满灵性的蝴蝶正停靠在我的窗台,它们或翩飞,或飘舞,我白天或夜晚,晴天或雨天总能见到它们,披一身太阳的光泽,翩翩起舞,不时地使我的心荡起快乐愉悦的波澜,那波澜一圈一圈地荡开去,也让我不断回忆着外婆生前的点点滴滴,我心便温暖起来,快乐起来,纯净起来,柔和起来。
  蝶为何而起舞?它的心中也有花,它知道我家阳台年年岁岁花都在,它要让它的后代寄生在这片花之地。
  我推开窗,习习的风变得温暖起来,我目光所至,仿佛正值春意盎然。
  每当走进阳台,推窗而望,仿佛一群蝴蝶起舞在窗前,知是幻觉,因一只蝴蝶而起,也因我特别留心在意而生。美好的画面,是持久的。
  心中有花,眼中就有蝴蝶,花和蝶,都是梦的主角,就会编织出一场精彩的舞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