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天阴,刮北风,格外冷。
  
  黄昏时分,我正要下班,房门被忽地推开,走进来一伙人:有单位的张局长,还有政府后勤部门的几个人,说是来修理暖气管道的。
  
  天冷了,供暖设备正在试压。我办公桌后有尺把长的一截管道,由于年久积锈而腐烂,上年就开始渗水,到了需要更换部件的时刻。这个时间里,阴面房间已是一片模糊了,荧光灯前些日子刚更新不久,不知是接触不良,抑或是产品质量有问题,灯管发乌。小丁用拖把杆敲了敲,竟然灭了,小董椅子摞椅子踩上去鼓捣了半天,也不奏效。张局长说买个台灯吧,晚上安装管道先用着。
  
  大家说着话,那个矮个子年轻钳工就拿管钳扭动锈口附近的螺母,咔嚓一下,螺口破裂,立时就有污水从缝隙中窜出很远,溅到墙上又流落下来,很快地面上就有了一层浅浅的水纹。不知谁找了块旧毛巾围住了水口,小甄、小丛、小董、小丁忙柴拾禾地弄盆子接水倒水,司机周师傅把车上的塑料桶也提来了,张局长里外指挥,我也见缝插针跟着忙活,又找后勤主任,又找那个小钳工,大家转悠着寻找一楼道的泄水阀门。看这样的排水速度,不仅弄得满屋泥水,而且办公室就在一楼,猴年马月才能泄完整个四层大楼管道里的水?但找了多处,都锈死了,钳工说这么多年的老设备了,打不开了。但我们依然劝他不要泄气,他也只好不停地找、不停地试,最终在一楼东首打开了一个泄水口,哗哗啦啦污水流淌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我是在管道基本上没了水后,才离开单位往家走的。本来忙活期间,张局和同事们就劝我回家,也不让我动手,大家都担心我有病的身体吃不消,我一动手,张局就说让年轻的干,他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抢到我头里做了。我心里一阵阵发热:这是一群多么好的同志们呀!我不觉想起,自己患病一年来,上至单位领导,下至一般同事,对我的关心、理解与爱护……
  
  走出大楼口了,外面一片昏暗,路灯幽幽地发着黄光,北风仍在刮着,显然小了许多,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这个时候,已经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我回家了,他们却还在单位坚守岗位,我感到了满身的暖意。我在想:一个单位有这样一群友爱团结互助的人群,这个集体,还会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还会有什么障碍不可逾越的呢?!
  
  我由衷地笑了,我为自己能成为这个集体中的一个分子而感到自豪、舒心和快乐……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日子,2007年11月15日。
  
  
  “龙源”两年
  
  我入“龙源”,已然两年。两年前的今天,一次无意之机,我发现了她的存在,彼时心情是万分欢喜又激动不已。“一见钟情”,往往用于初恋男女,我对“龙源”大抵如此,瞬间的感觉,如触电火花闪烁一般迅捷。心想,我与她注定今生在此相会。
  
  事实也确实如此,“龙源”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的人生更加充实、美好起来。在此之前,我上网无非打牌下棋,间或找个网友聊天解闷,至多看看网页新闻,浏览天下奇闻怪事,虚耗网上光阴。自从“龙源”出现,她不仅使我眼前发亮,而且她迅疾地一步步走入我的生活,并与我生命的爱好——文学糅合在了一起,我简直爱她痴迷,恋她疯狂。说实在的,认识她之前,我家没有电脑,一来因为前些年购买房子,儿子就读大学,开支颇大;二来办公桌前备有微机供我驱使,家中安置没那么迫切。但自从她出现之后,原有的生活就变了个样儿,我迫不及待把电脑“请进”家来,而她就像嫁给我的爱人,迫使我对生活愉快而紧张地重新组合排列,带来的变化,当之为“冲击”,“龙源”赋予了我生活新的内涵和意义:我读书更加勤奋,习作频率提速,余暇时间看书笔耕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我的生命也因“龙源”而充实起来,光彩起来,欢快起来。
  
  “龙源”是什么?对之我,她是“酵母”,溶化在我汩汩奔腾的血液中,焕发了奇异的变化,似乎压抑在我生命中的某种激情,一任她挥洒发泄,我的生命进入第一个巅峰状态,文笔一发而不可收。两年来我在“龙源”发表各类文章470多篇,均由她“大肚”涵纳,经由“龙源”的大力推荐,我的《一袋黄豆》被《百姓故事》(C版)杂志07年4期刊发,我同时三次宠幸她给予了优秀撰稿人荣誉称号;被“龙源”评为三等奖的散文《大嫂》,先是被一家地方报刊《长河晨刊》刊登,并参加了今年《散文选刊》、《长篇小说》与“中国散文年会组委会”联合在北京举办的“2007中国散文年会”评选,忝获“年度优秀散文奖”,并被《安徽文学》刊载,翌年被《读者》转载,同时编辑相应书系。这一切都与“龙源”有关!然而更加重要的是,“龙源”激发起了我的潜性,使我热爱文学之火,在她的强力东风之下愈燃愈烈,这是我的庆幸,更是我生命中与她有缘。其实我的博名就叫心缘,亦因她而生。
  
  与“龙源”相识,不在于“得”,不在于“求”,在于与她血脉相通,生命共舞。在她博大的胸怀里,我可以撒娇,呢喃甚或歌唱;也可以倾诉、发泄,抑或哭泣。她就像爱人,像母亲,像苍天厚土,静静地听我讲,听我说,听我叙述,由我任性,用她那佛尊的宽厚和仁爱,包纳我的一切,抚平我的创伤、疾忿,带给我慰籍、宁静与祥和。她之于我的,是种依恋,缠绵,适从,一种亲人与家的感觉,仿佛一个灵魂的流浪汉,从此有了一个停泊心魂的碧波港湾。
  
  “龙源”,我对您说什么,我还能对您说什么,我还将对您说些什么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