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上飘着一种离奇的声音,我无法剁定这是一种什么声音,离奇中带着神奇:“给我自由吧!爬出来吧!我给你自由!”可是……
  我参加了这场似乎永远都无法定夺是非的文学讨论。
  究竟我们的归属是否属于江山文学?
  似乎有一张网铺天盖地,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自由,是什么概念呢?自从撒下这一片文学的天地,天空似乎是晴朗的,这一天,因为春雨阳光编了我的散文诗《写给江山文学》,所以我来了,从此走进了《江山文学》网。
  首先我是看到依是幽兰推介的《江山文学》里面发表出来的散文,里面写手写的散文确实不乏佳作、并且令我如痴如醉。
  后来,我读到了纷飞如写的散文。
  “形散神不散”这我是读中文的,《文学概论》里有名章诠释。
  似乎也是沉醉,也是如痴如醉,我是喜欢雪的,也无数见到雪。
  雪,飘逸,雪白,一身雪练似的飘逸,告诉我雪的象征。
  我无数次到过安微合肥,到过江苏盐城。
  三弟就读于合肥工业大学电气工程系电机专业,妻子是中学英语高级教师,她是江苏盐城市人,这无形当中给我创造了太多的机会。
  机遇,是一个人一生当中不可奇缺的人生楔子。
  在北方,我也无数次领略过雪的风采,雪的风韵。
  雪飘逸,雪白,洁净,这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特点。
  我在北方与三弟一起玩雪,与妻子一起玩雪。
  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无所不为……
  但雪的一身风韵还颇具色彩,美丽的风韵,其风韵可以用这些文字来概括:“柔媚茹白一身素,飘逸着迷令人痴。”
  有时,像星星点点,飘着零零碎碎的梦,有时竟飘泊着劲舞的神韵,如南方的倾盆大雨,一袭太空和旷野。
  看到雪花的飘舞,逍遥,我也无数次把目光撒向天空,天空虽然是黑暗的,但雪却飘得兴奋,飘得富有韵味,这韵味绝对不是为了附和风雅,因为自身写着的并只是神奇,而是一种执着,一种夸张。
  这大概是雪的心率和心律吧!因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缚出也是大自然的自然神韵。
  因此,我也联想到故乡山上长的青松,有的树龄是高达几百年的。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这是陈毅元帅吟雪的诗。
  难怪陈毅元帅能娶到这么年轻而又美丽的妻子张茜,而且还是文艺兵呢。
  故然那个年代,首长很多都是大龄青年,因为战争的残酷更多赋予的内容是打仗,有时岁月的逼仄也无暇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我又一次想到了青松。
  青松挺且直,陈毅元帅吟的好。
  “雪压青松松且直,一直向上抗青天。天遥地远我自挺,奈何白雪缀枝身。”这是我对青松的理解,也是我对青松的仰慕。
  因此,我也想到高山的顽强和执着。
  尽管时间的推移,匆匆的岁月给太多的繁忙也打上“匆匆”二字,所以与雪的缘分总是聚少离多,疏远不少,但雪在我的心中是永恒的,因为“洁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这是曹公雪芹在《红楼梦》里面吟的名句。
  逝水流年,追逐时光和岁月,依稀无法再追回那已经飞逝的岁月,面对夕阳西下,难免有感叹金时难追回的悟念,但雪的一身雪白,一身风韵是永恒于我的记忆之中的,这也是我天生就喜欢雪的一种执着吧,这也恰似一种追求,是永恒于我潇洒的记忆之中的。
  其实,迷人于我的还有就是雪的一种坚强,在阳光还没有到来的时候,雪始终有一种坚强,一种信念,那就是抗命于天空,抗衡于天空,因为尽管似水流年的年华,无法齿轮于岁月的沧桑,但雪的娇柔之身,是镶进我的记忆之中,是永远将与岁月永恒的。
  愿雪永远飘逸,永远雪白,永远都有一种信念,那就是执着和坚强。
  
  2022.5.11.
  
  写于漳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