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了,身心疲惫的我,很想在家好好休息,只是经不住户外的诱惑,纠结再三,还是选择了户外去看风景。
  4月23日6点40分我们结伴自驾出行,两个户外俱乐部几辆私家车约好在陇县八渡汇合,去陇县大甘沟到庞家滩。
  我们从宝鸡出发,经过陈仓区的县功、新街,进入陇县八渡镇,途经桃园村来到上河村下车。沿公路满眼郁郁葱葱的树木,碧绿的田野,山坡上还有铺天盖地的金灿灿的油菜花。
  从上河村徒步进山。难得的好天气,蓝天、白云、绿树,山间清新的空气,让人顿觉心旷神怡,心情舒畅多了。
  疫情之下的生活,带着口罩的脸,也难掩眼神间的疲惫。
  疫情以来,手机上网课,网上批阅作业。每天繁重的摸排统计工作,让我本来就不好的视力急剧下降,眼底出血,玻璃体浑浊。视网膜血管堵塞,眼前黑点在飘,各种检查,还做了激光治疗。
  医生说不能看手机,也不能看电视。如果不注意,血管破裂大出血,会失明的。医生的话,还真是有点危言耸听,挺吓人的。户外爬山看风景,才能让人不看手机。
  我们从上河村进山,走到一个牧场房子那里,左手通往小甘沟,右手通向大甘沟。有一条小溪从山涧流出。清亮的河水,清澈见底。我们沿着小溪,一路欢歌笑语,走在林间小路上。
  在那山涧里的小溪边,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坐在一棵大树下的大石头上,一脸灿烂的笑容,是那么纯净。我还和她聊了几句,她说她在这里放牛,她顺手指了指小溪对面的山坡。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小溪对面的山坡上,一群牛正在自由自在地吃草。这个放牛的女人,生活在青山绿水之中,是那么悠闲自在!我真是羡慕她这样闲舒的生活,不用起早贪黑赶点上班。
  我们继续前行,趟过小溪,走过独木桥,沿着小路向前走。
  小路边,小溪边,有不少的野菜。看着嫩生生的野菜,一大片一大片的鸡娃菜,看着同行的几个女驴友停下来掐鸡娃菜,真是我也忍不住弯下腰掐野菜了。自由战士户外俱乐部的领队西伯利亚狼,边走便督促大家往前走。他说:“姐,前面野菜还多着呢!”
  我们趟过小溪,沿着小路又往前走。走走停停,小溪边湿润的地方,鸡娃菜到处都是,那小卷卷实在是太诱人了。鸡娃菜用开水一焯,凉水焯一下,用热油泼蒜沫和辣子,调上醋,特别好吃。
  如果在这有山有水的地方,有一个小木屋,住在这里,只要有书陪伴就足够了。沐浴着阳光,任凭清风的吹拂,仰望着蓝天,在山坡上放牧牛羊,掐把野菜过日子,也挺好的。
  走在小溪边,看看一簇簇鲜嫩的鸡娃菜,我们就停下来掐野菜。那小小的花卷卷,真是招人喜爱。不多会,大家掐了一袋子鸡娃菜了,领队西柏利亚狼不停地督促我们往前走。
  走到一片平坦的开阔地,高大的松树林,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影子,落在林荫下的绿草地上,真是赏心悦目。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瞬间心广神怡!
  绿草地上一条小路通往远方的树林深处,这么美丽的地方,还要去哪里呢?大家停下里休息,那几个美女说什么也不走了。我们坐在树林里草地上喝水,吃饭。我也拿出自己早上炒的蒜苔炒肉,孜然炒肉,还有炒米饭。
  那美女把自己大份的凉皮,分给我许多,说她吃不了这么多。我就顺便把我的炒菜分给她一些。等我吃完饭菜上的凉皮,菜就没吃多少,就已经吃饱了。
  我的玫瑰菊花枸杞茶,不热也不凉,喝起来刚刚好。
  这时,来了四五个採野菜的山里人。他们已经採了一大袋子了,说是鸡娃菜有人来村里收,一斤10元,拿到集市上要卖22元一斤。还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竟然是我们领队的同乡人,我们领队老家就是陇县八渡的。有一个人是他二叔,他们热情地寒暄着。领队给他二叔递了一支烟。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里的人,可以放牧牛羊,可以采药材,也可以采野菜卖钱,还有山核桃可以卖钱。山里人办个养殖场,一年挣个十几万二十万,也挺好的。
  大家在草地上休息,几个女驴友躺在草地上聊天。两个男驴友已经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呼呼大睡了。真是羡慕这些幸福的户外人户外人。我也靠在背包上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倾听小溪潺潺的水声,任凭清风的吹拂。在山涧里倾听那花开的声音……
  ​苍翠的松柏,鹅黄的山色,清澈透亮的小溪唱着欢快的歌儿,一路欢歌笑语,从山上奔流而下……蓝天,绿地,小溪,牛儿,鸟语花香,清风拂面。
  我真心羡慕她,那个山涧放牛的女人,自由自在,悠闲安适。
  也许生活真不需要太多,蓝天绿地,清亮的小溪,在山里有个小木屋,撅把野菜过日子也挺好。
  不必再起早贪黑,不必再没完没了的工作。名利金钱房子车子感情,世俗的诱惑太多太多了,人性的欲望贪婪,永无止境。身体的不适越来越多,腰椎增生,腿疼,眼睛疼。
  只想放下一切,来到这山清水秀的地方,放空自己,融入山水,干嘛还想些别的呢?就躺在这草地上,仰望着蓝天,绿树。沐浴着阳光,绿荫,闭上眼睛,倾听鸟语花香,倾听潺潺的流水,凭暖暖的春风拂面,沉醉在这天然氧巴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