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是四月天了,窗外依然飘着一片雾蒙蒙的面纱,天气阴冷而寒瑟。
  下午三点的语文课,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走上讲台!全班同学都“哇”的一声,惊叹新老师的颜值,新老师顺手从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杨帆”两个字后,说道:“这是我的名字,以后同学们可以叫我小杨老师了,现在开始上课,今天的语文课,要求同学们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写作之前告知大家,写作文不是用来难为你们的,只是用来锻炼同学们的表达能力。所以《我的妈妈》这个最容易的作文题目,一来可以让同学们尽情抒发对妈妈的热爱,二来可以帮助新老师了解各自家庭的状况和生活起居。
  教室里立刻静悄悄的了,全班六十几个同学都低下头来,安静的开始写作文了。空气里偶尔有写字声,翻动纸张声,以及几声窃窃私语。但,这都不影响那种宁静的气氛,这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们都还是些乖巧的还没长大的“小不点。”小不点!想起这三个字小杨老师不由不禁的微微一笑。那么,自己和他们同龄时,老师不也称自己为“小不点吗?”,那个时候自己在全班年龄最小,个子最矮,如今刚刚河北师范大学毕业就分配当老师,顶多也只不过比同学们大上四五岁,只因今天站在讲台上,难道自己就是“大不点”了,真的,想不到自己竟会站在讲台上!
  当学生不过是昨天的事情,今天就成了班主任老师!虽然刚刚上任,但是,教实验高中重点二年级仍然是太难了!假如这些同学调皮捣蛋呢?他会用怎样的能力来驾驶这些只比他们大几岁的孩子们呢?不过还好,他们都很乖,都很听话,暂时还没有难为他,没有找麻烦,没有像他高二时那样古怪难缠!小杨老师瞪着一双严肃的大眼睛,眼光从前排一直掠过最后一排,然后,他怔了怔,目光停在一个用手托着下巴,紧盯黑板发愣的女同学脸上了。
  张赢赢,没有办法写下这篇作文。
  她盯着黑板,就知道无论自己怎样发挥,也无法完成这道作业!脑子里千思万缕,却没有一句可以连贯成为文字的完整句子!那年轻帅气的班主任,一定还以为自己出了一个好容易,好容易的作文题呢?
  好了,现在,望着黑板上四个醒目的大字《我的妈妈》,张赢赢咬住嘴唇,紧盯着妈妈两个字,心里喃喃自语,我没有妈妈是渺小的!我不知道我的妈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概念!也许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我却偏偏的来了!我,我的妈妈到底怎么样了?我,我的眼前为什么只有外婆一家人呢?妈妈,妈妈呀!,妈妈……《我的妈妈》这道题在我脑海里产生的是一连串的问号,是不是想一直和我对着干下去呢?从小就害怕老师出作文题《我的家》、《我的父亲》甚至于《我的将来》《我的希望》……害怕一切与妈妈有关的东西!
  而现在,黑板上干干脆脆的《我的妈妈》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题目,《我的妈妈》在我从没享受过的世界里。张赢赢默默摇摇头,心里喃喃地说着:“完了,我要交白卷了!”垂下眼帘,她把眼光从黑板上收回来,落在那空无一字的作文本子上,怎样用文字填满这些空格子,“拼凑”成一个属于《我的妈妈》的话题?为什么全班同学都能做这样的“拼凑”游戏,唯独自己不行呢?
  张赢赢轻轻摇头,脑海里出现的妈妈也许是古怪的,我的妈妈也许是孤独的,我的妈妈也许是寂寞的,我的妈妈也许是与众不同的,妈妈呀!妈妈,也许你是一片云,是一颗星,是一阵风,是一片落叶,是一叶茎草,可我的妈妈什么都不是,她是我永远都找不回的影子。
  张赢赢,这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十六年前,由于一份偶然,而产生的一个生命,如此而已?她再摇头,再叹息,妈妈给我一个生命后,妈妈又给我留下一个好听的名字,然后妈妈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妈妈的生命是一个迷,妈妈悄无声息的离去又是一个更大的迷!是许多问号的堆积!
  一片阴影遮在她的面前,她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那年轻的,有着一张帅气的脸,有着一对机灵大眼睛的小杨老师,正站在对面,注释着她的表情。
  “张赢赢同学?”小杨老师问,他微笑着望着面前那张苍白的、怯生生的、可怜兮兮的面孔,还是个敏感,清丽,怯弱的小不点呢?那乌黑深邃的大眼睛里,承载着多少不解的秘密!
  “哦!老师。”张赢赢干脆地站起身来,由于引起注意而吃惊惶然了,她端正的姿势,睁大的眸子,被动的准备挨训似的望着这位新来的一个“大不点”的班主任老师。怎么?自己很凶恶吗?怎么?自己竟会吓到这个小不点呢?小杨老师脸上的微笑更深,更温和,更甜蜜了。他的声音慈祥而悦耳:“张赢赢同学,为什么不写作文?是写不出还是不愿写呢?”
  张赢赢的睫毛罩了下去,罩住了两颗好亮好亮的眼珠,可她发出的声音轻轻地像蚊子的叫声:“不是的老师,因为没见过妈妈,所以是写不出妈妈来的!”
  哦!怎样的两句话?听起来像是绕口令,小杨老师怔了怔,像电光在脑海里闪过一般,使他陡地震动了一下。谁说十六岁是不成熟的年龄?这早熟的女孩子能有多深的思想,他怔着,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不,自己二十一岁当老师是不是有点早,也教不了她们!好半天,他回过神来,勉强维持一下镇定,他把手放在张赢赢的肩上。
  “坐下吧!小不点。”小杨老师安慰着说:“你已经把‘没见过’写出来了,如果你高兴,可以不写这篇作文,老师不会扣你分数的!”
  张赢赢一个很快的眼神看了老师一眼。
  “老师,你的意思是说。”她低语:“我可以交一张白卷对吗?”
  小杨老师再度一怔:“你自己认为呢?
  “哦!不。”张赢赢微笑了,可笑容是动容的,诚恳的,带着某种令人不解的温柔,“请老师放心,我是不会交出一张白卷的,只是一张有空格的本子上,等着我去把我的妈妈填满!”
  张赢赢坐下去,安静的打开笔盒,拿出笔,她开始书写了,小杨老师退回到讲台边,站在窗口,下意识的望着窗外的雨雾。该死的自己,本不该读师范大学中文系,早知道应该选择哲学,人生是一门难解的学问,自己能教什么课?这只是第一天,他已经被一个学生所教了。
  张赢赢,他念着这个名字,悄眼看过去,她正在奋笔疾书,她又能写什么呢?忽然间,他对自己的作文题目笑起来。《我的妈妈》好一个幸福的名字!一张有空格的作文本子上,等待着这位小不点去把它填满!而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张有空格的本子呢?二十一岁当老师太年轻,只是比这些小不点们略大一些罢了!
  下课的铃声惊动了他,学生们把作文本子交齐到讲台上,教室里涌起一层活泼欢快与轻松的空气,十几个女孩子像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儿,到处都充斥着喧嚣却悦耳的叽啁啾。老师捧着本子,不自禁地对着张赢赢看过去,那个“小不点”斜倚在墙边,正对着小杨老师怯怯的微笑。这微笑立刻引发了小杨老师内心深处的一种温暖的情绪,他不能回报张赢赢的微笑,师生相视而笑,张赢赢畏羞而待怯的,老师却是温柔而鼓励的。
  抱着作业本子,小杨老师走出教室,他心中暖洋洋而热哄哄的,他喜欢这些小不点们,并不是老师喜欢每一个学生,他还没有习惯于自己是一个老师的身份,他喜欢这些小不点们,只是像大哥哥喜欢小妹妹一样。
  回到教员办公室,小杨老师已经迫不及待的抽出张赢赢的本子,他要看看这本空格子的纸张上到底填了些什么?
  于是,他看到这样一篇文字:
  《我的妈妈》
  在我还来不及叫一声妈妈时,妈妈就已经早早离我而去了。或者,没有妈妈的孩子就是人生中的一种悲哀,也或者,这也正是我生命中的幸运,因为一个生命的诞生,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这个太过于陈旧的问题,直到现在也是我心中一个无法解答的问题。我的妈妈对于我个人而言,必须得看她留给我的生命,将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染上什么样的颜色而定。
  在我六个月大时不知什么原因,就与妈妈分开,对于妈妈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小时候一直住在外婆家,舅舅和舅妈时常和我谈心,每当夜幕低垂,繁星闪烁,屋内透着微微的光亮,便是外婆家人来与我谈心。“过来甜甜,咱们谈个心吧!”至于什么是心呢?就是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就是白天谁也不会问及的事情。小时候我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外婆每天都喊我“甜甜,”舅妈说“甜甜”这个名字就是妈妈给我起的名字,记忆就从那时开始!
  三岁那年,静静聆听着长辈们低沉的声音,父亲在这一年要迎娶继母过门了,心里忽然有种惆怅。不料,继母的一个决定,让我离开外婆家,让我的父亲将我送到别人家,让我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踏入这个家的半步。那一整天,我耳边总会想起玻璃杯摔在坚硬地面上的破裂声,那一片片曾经晶莹剔透的杯子,在刹那间迸飞满地。这是我历经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事情,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令我痛心疾首的傍晚……
  都说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自继母来了之后,我的这个亲爹受继母影响,更加的对我漠不关心了,向往回家的路变得更加渺茫。于是,我决定永远留在外婆家。
  那时的外婆家是“土豪之家”,客厅高而宽敞,室内全部是现代化装修,布置得整整齐齐,平平坦坦,地面因人来人往被磨得发亮,像玉泽一般。把窗户打开,风吹客厅,溜进房间,再与房间的风儿会和,那卡其色的窗帘便轻轻呼吸起来,我坐在外婆的怀抱,在清凉的夜风下谈着往事。
  我很相信外婆的话,便每天跟着舅妈寸步不离,等着我的妈妈回到外婆家,舅舅忙着做生意,会把我背到背上,两个哥哥每个星期天都会陪我玩,舅舅每次出差回来都会买些好吃的。那段日子,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多希望能把脚步放慢,多希望回到出生时妈妈对我美丽生命的呵护,多希望回到六个月大的时光再次去享受妈妈温暖的怀抱。可是,四岁那年,听说继母又生下一个妹妹,妹妹有妈妈了好幸福。从此,我也会经常去唠叨着去问外婆:“外婆,你的女儿,我的妈妈,她现在在哪儿?我怎么从来都看不到她呢?”每当提起妈妈,心头不由犯怵,继而语无伦次。
  一个直爽外向的人,却怎么也问不出那样直接的话,所以说,外婆是个太过于温柔的人。
  六岁那年,该上小学了,仍然看不到回家的希望,于是舅舅去找父亲协商户口的事,可继母不但不同意,反而将我夺了回来,还硬生生的把我的名字改成现在的张赢赢,据说这个名字代表着继母赢了外婆一家人。
  至此之后,十岁那年,可以说,在父亲家有了一个位置,除了这一切之外,我便成为继母眼中的一个勤杂工了,不但承包了所有的家务,还有四亩田地的除草间苗,这也是继母每年都留给我一道永无止境的作文题。即使再苦再难,我也得必须去完成。
  今天,我坐在宽敞明亮的大课堂上,面对近距离作文本上的空格时,必定有一种温柔和慈悲的力量督促我用心来回想我的妈妈,请让我试着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请让我学着不去后悔,并且微微俯首向我怜爱的妈妈微笑起来吧!
  妈妈,您知道吗?在每个梦中大声呼唤的您的那一刻,我已经学会了去真正爱戴你留给我的生命,因为,我知道,每一条走过来的路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我终于相信,每一条向上攀沿的前程,都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今天,我把作文本子上的空格填满,让我领略生命的卑微与尊贵,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可妈妈你留下的这颗生命之草,让我真正懂得了整个人类生命,就如一件一直在琢磨的艺术创作,在我很小的时候,早已有了开始,在我长大以后也不会停顿不会结束,而我的来临我的存在,都是这漫长过程中生命延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
  至此以后,无论寒来暑往,让我重新启用甜甜这个好听的名字,来品尝我的妈妈留给我的生命滋味。
  从黑夜到清晨都要经过一条光的隧道,去往未知的梦境,寻找我最亲爱的妈妈,我总觉得我像再等待梦境的那个妈妈回家,那段时间,我经常问外婆一家人,你们昨晚做梦了吗?
  做梦了,我们都梦到妈妈了,可是妈妈你知道吗?每当女儿完成四亩多地的拔草间苗时,都会站在地头唱一曲思念妈妈的歌,今天女儿给你写诗:
  眺望
  那片没有杂草的青纱
  我把一天的疲惫
  化成
  思念妈妈的从容
  
  仰望
  雨雾蒙蒙的天空
  我把作文本上的空格
  填满
  甜甜对妈妈的挂牵
  这篇作文结束在重新启用名字的话题里,小杨老师瞪视这那个名字:“甜甜”呆了,傻了,默默地出神起来,他必须要想好几遍才能弄明白“甜甜”和“赢赢”这两不同生命的家境,他惊奇于生命可以出生在各种会然不同的环境,他不能不感慨此刻甜甜那份哀愁以及无奈,而对“张赢赢”回家的路发生的疑惑。
  凝视着窗外茫茫的雨雾,他一时想的很久远,很久远。小杨老师忘记了自己是一个老师的身份,忘记了周遭所有的同学,他只想生命本身的问题,想着那个不受欢迎的小生命的诞生!想着那个正在课堂上妈妈留下的这个正在成长的生命!教书的第一天,他学到了二十一年来从没学到的学问。
  望着那片雨雾,望着窗口一株不知名的大树,望着正在抽出新绿的树枝,小杨老师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