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杉,叶片如羽,深秋时节,由黄渐红,仿佛是给秋天着色。它叫“落羽杉”,一个如梦如幻的名字,不爱都不行。
  
  一
  听说南湖公园的落羽杉已泛红,不由欢喜,决定前往一观。对于植物的喜好,向来具有兼容性,倾心素淡内敛的美,如栀子花、绿萝、苔藓等;也迷恋热烈张扬的美,如桃花、凤凰花、樱花,还有红色的落羽杉。
  南湖公园离家不远,坐公交车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坐在车上,看街道两边的行道树,欣喜里不乏怅然。此时是十二月,这些树依然一片苍翠。在这个南方的小城,春光常驻,看久了,心生审美疲劳,于是暗生贪念,期待四季分明,能看到秋色、雪景。不过好在有落羽杉知情识趣,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会变黄、变红,稍可慰藉我对秋的思念。
  思绪纷飞间,南湖公园站到了。
  公园处于城市的中心,四周是高楼、车流,很小,却别致,因园内有一个湖泊而得名。初来小城的几年,玩心甚重,逛遍所有的公园,南湖公园自是常来。后因工作繁忙,又搬了家,而家附近也有公园,更大,更美,对南湖公园竟至淡忘。若不是这次为看落羽杉,它依旧会封存在我的记忆里。
  进入园内,因是周末,游人如织。数年没有到此,却毫无疏离之感,仿佛我每天都来过。曾经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栏,都待在当初的位置,带着一种亲切的美感与我照面。
  园门的左边新添了几张石桌石凳,有人坐在那里泡茶、闲谈。袅袅茶香柔柔钻入人的鼻尖,让人微醉。泡茶是小城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不管是一天中的哪个时刻,漫步于小城的街头巷尾、公园,总能看到人们在悠闲地泡茶。茶香,终日飘荡在城市的上空,渗透进小城人的寸寸光阴里。在我看来,茶香比一切花香来得高雅。被茶香浸润的人,性子无由会沉静几分。小城舒缓的生活节奏,轻松的生活氛围,想来源于茶香浸润之故。
  沿着林荫小道行走数步,进入到一道长廊。木头搭建的长廊,涂抹着深红色的漆,颇具古风。有玫红色的三角梅悄悄爬行于廊上、两边,俏生生的。三角梅看似柔弱,实则生命力强悍,四季都开不败,让人不敢轻视。有风吹来,一朵朵三角梅仿佛变成了一只只蝴蝶,在阳光下支棱着翅膀,欲要翩跹而去,被蝶环绕,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朵花。不是自恋,都是三角梅诱引的。
  看到南湖了,波光潋滟,上面有数只小船慢悠悠地晃荡。年轻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坐于上面,笑语郎郎。几只白鹭,通体雪白,在湖面上飞来飞去,姿态优雅,发出欢快的叫声,淹没人声。对白鹭,最早是从杜甫《绝句》中得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怎么可以这样美,意境雄浑,气势豪迈,从中照见杜甫的胸襟和情怀。白鹭在杜甫的诗句里恣意飞翔,美得惊心,美了上千年,一直美到现在,让人对白鹭如何不爱。人类应该羡慕白鹭,它自由,欲望渺小,生活方式简单,生存空间纯粹,有一片蓝天、一方水泊就可活得满足而潇洒。而人类需要的却很多很多。对待白鹭,人类应该仰望。
  精美的风景总是刻意而为却又是那么自然,红遍角落的三角梅,还有穿行其间的鸟儿,似乎是为落羽杉的出场来了一个序幕。
  
  二
  一抹红映入眼帘,仿佛谁点了一把火,无比的艳,让眼前的天空湖泊都变得壮阔起来;又似一首大气磅礴的边塞诗,让人热血沸腾,胸中有豪气充盈。那就是落羽杉了,离湖不远,有几十棵,俊美、挺拔。除了红色的,还有几棵红黄相间的,红叶灿烂,黄叶娇美。那种金黄的色泽,透亮、明净、温润,仿佛沉淀着阳光的色调。比之于红色的落羽杉,红黄相间的落羽杉虽不惊艳,却别有一番清丽之姿,娴静之态。
  树的四周、树下站立着不少人,以年轻人较多。有人作沉思状。有人聊天。还有人在树旁照相,多是男孩为女孩拍照。那些女孩,眼神清澈、明亮,还未被疲倦和世故填充;皮肤光滑,岁月还来不及打磨出沧桑的印迹,人世的痛楚还远离着她们。她们如身边红色的落羽杉,生机勃勃地摇荡在阳光下,承接着世人赞叹的眼神。当然有一天岁月会赐给她们磨难和坎坷,在她们的心间烙上生命的伤痕。就像红色的落羽杉再美,最终会归于黯淡、平常。但我坚信,作为现代女性的她们,不会屈从于命运,一定会活出自己的斑斓和精彩。
  靠近一棵红色的落羽杉,发现不是呈现着单一的红,而是交织着浅红、深红、金红、橙红,纵横交错,仿佛一场红色的狂欢和爆炸,颠覆了我对红色的认知。想来落羽杉把对生命的全部热情都倾注在了红色里。
  拈过一片红叶,细细地看,红色由浅到深在叶面上呈着递进的模式,激烈纠缠,仿佛一场不动声色的较量,又似一场温情脉脉的厮杀,最后彼此相融,成全了一片叶的美。
  漫步于落羽杉的四周,有一棵红得与众不同,为暗红,显得很黯淡,一点也不漂亮。但它也曾有过鲜艳的时光,只是鲜亮的色泽已被季节带走。虽然它风华不再,却坚韧而倔强,依然笔直挺立,把枝叶朝天空和阳光的方向拼命伸展。就像一种人,容貌平平,没有体面的职业,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但依然努力地活着,快乐地活着,从不怨天尤人,对生活始终心存感恩。
  走到一棵金红色的落羽杉下,抬头仰望,重重叠叠的红叶笼罩于我的头顶,体内似有一股激流涌起。好想跨上一匹骏马,在茫茫大草原上跃马扬鞭,纵横驰骋;想乘着一叶扁舟,行驶在大海上,与风浪搏斗一番;想要一双翅膀,翱翔万里江山。红色有魔力,赋予了我万丈豪情和浪漫想象。
  我闭上双眼,张开双手,似把一树红叶揽入到了怀中,只觉浑身轻松、自在、轻盈,如一滴晨露,在花间美美地滚动;又如一阵清风,来去自如,无拘无束地飞跃在江河之上、峡谷之间。都是红叶惹我情思,让我的思绪变得如此曼妙。
  被红叶诱惑的又何止我一人。杜牧有诗云:“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只因爱那满山枫叶,爱它们的鲜艳,杜牧不管天色将晚,停下马车,痴痴欣赏,不舍离去。如此聪明的诗人,尚且难以抗拒红叶的诱惑,何况我一个普通女子。虽然杜牧看的是枫叶,我看的是杉叶,但好歹都是红叶。美,总是让人难于自持。
  面对一树树红叶,突发奇想,红色与落羽杉,是一场多么美好的遇见。若是红色遇见松树,松针的尖细恐怕彰显不了红色的霸气;若是红色遇见柳树,柳叶的柔软轻盈如何承受红色的滚滚热情。那么,美势必会大打折扣。红色遇见落羽杉,真是幸运,也是缘分,不仅具有震撼人心的美学效果,更具有丰富的意蕴和浩大的气象。
  地上散落着不少红叶,一片片,匍匐在宽阔的大地上,姿态从容,把大地当作了另一个家。有人走过,小心绕开红叶。看来,红叶的美,让人不忍践踏呢。这些红叶,离了枝头,很快就会变了颜色,凋残,成泥。树上的红叶,也终有一天会飘落,奔赴着命定的结局。但是来年,树上又会一片葳蕤。到了季节,又将红叶满枝。生命,就是这样生生不息的。
  
  三
  有五个老人走来,有男有女。男的穿着牛仔裤和皮夹克,女的穿着深红色的丝绒旗袍,个个精神抖擞。他们背着琵琶、三弦、二弦、洞箫等乐器,手里拿着马扎。走到落羽杉下,放下马扎,取下乐器,一溜儿坐下。然后,左边的两个老人弹琵琶,拉三弦;右边的两个老人吹洞箫,拉二弦。瞬间,乐声响起。中间的那个老人则拿出一个拍板,边摇晃边唱曲。他们神情专注,很认真地演奏着,唱着,沉浸其间,忘了周围的一切。我不懂老人唱的是什么,问旁边一个中年男子,他告诉我,是南音。对南音知之甚少,只知这是一种古老的乐种,但从未听过,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仔细聆听,感觉挺有味,柔情百转里有着无边的辽阔与苍茫,声声诉尽人间的爱怨,命运的悲欢,动人情肠。
  我被这些老人感动了,比之于把时间消磨在麻将桌前和整天抱怨无聊的老人,他们可爱,更可敬,因为他们在纷扰的世间获得了一种宽广的生存空间,一种高贵的生存姿态。
  有人静静地听,有人默默离去,无人抱怨吵闹。沉默是对老人的尊重,也是对艺术的礼遇和敬畏。我向那些人投去赞赏的眼神,他们和老人一样可爱、可敬。
  风吹来,几片红叶落在老人的头发上,衬得他们的脸色红润起来。无人拈去,是不忍,也是不舍。他们多像一棵棵红色的落羽杉呀,即便被岁月刻下一圈圈年轮,染上沧桑,依然有着旺盛的活力,喷吐着生命的激情。
  夕阳西下,我悄悄离去。几个老人还未离开,南音高高低低,在公园里缓缓穿行。走到湖边,只见湖水里晃荡着落羽杉的影子,被风一吹,影子散开,像一场如诗的梦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睢宁,我的故乡。 岠山巍巍,濉水潺潺,古黄河从这里经过。大地沧桑,著千年辉煌,秋水长天,惟晨光之熹微。这就是睢宁,这是一座写满历史故事的令人荡气回肠的历史文化古城,文明之城,...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