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朦朦胧胧地醒来,把半张脸倚在远处的山头。一些光芒提前走来,靠近红沟寺寺院的屋顶,橙色的琉璃瓦片顿时被染的一片通红。另一些阳光挤进来,笼罩着刚睁开睡眼的村庄,将红色的屋顶镀上了一道薄薄的金边。门前的花园里,一只蝴蝶展开五彩的翅膀,振翅欲飞,吵醒了一朵娇艳的紫丁香。所有的花跟着醒来,酣睡的露珠在她们舒展的筋骨里滚落。蜜蜂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男人们刷牙,漱口,洗脸,剃光了沉睡一夜的胡须;女人们涂粉,描眉,画唇,梳开秀长的发髻……
  一切忙碌从闲适淡雅的早晨开始。幸福就像门前花园里那些怒放的花儿,以不同的姿态开放,却洋溢着同样的笑脸。
  初到大红沟,那是十六年前的夏日。听着这个陌生而又土里土气的地名,心里怅然若失,想象无限。据打听后才知道,那里有一座名叫西顶的高山,人们居住在山巅或山腹的皱褶里,交通极其不便,是全县的深度贫困乡。那里没什么特别,赤贫的地理环境里滋生着掩饰不住的贫穷。在五味杂陈的思绪里,几经转车,才来到这个种植了我青春的地方。
  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没有几间像样的房,没有便利的交通,更没有方便的通讯。荒草蔓延过村庄,低矮的泥土房依靠着发白的山梁,破败成一件旧衣服上另色的补丁。勤劳朴实的人们迎接来灿烂的晨阳,又把沉甸甸的夕阳送下山巅,日子重复成一层黄土,灰白里找不出另一种颜色。可他们依旧笑着,从不抱怨这片毫无营养的土壤,而去紧紧地攥住它,至到这一路的鲜花盛开。
  改革的步子越迈越大,不断发展的中国经济科学地支撑着每一个中国人远大的梦想。找一条合适的路径,才是大红沟发展的哲学杠杆。这些年,大红沟的领导者们费尽心机,抓住脱贫攻坚的历史机遇,通过生态移民、产业发展、新农村建设等发展方式,将大红沟人民带上了一条平坦的发展之路,近些年又华丽地转型到生态旅游的路上,换上一件绿底黄花的百褶裙,把一块“清凉大红沟,武威后花园”的金牌匾高高地举起。
  暖风舒展开长袖,拂过大红沟连绵起伏的山峦。由于异地搬迁,大山的皱褶里再无一户人家,安静滋养着山坡上一簇簇小草,美丽的山花挨挨挤挤地伸着懒腰,一只蓝马鸡笨拙地起飞,弄折了几根弯腰佝背的芨芨草。
  一阵风经过西顶草原,改变了一只鹰的飞向。苏鲁花挽着鞭麻花,在蓝天白云的尽头挥手,织成一面浑然天成的锦缎,围住大红沟伸展的脖颈。
  在这一片只能用心灵触摸的大地上,一块块梯田有序地堆起,立体地展开。梯田里的油菜花随风摆动,招摇着引来群群蜂蝶,张开一张张笑脸,卖弄娇柔的风姿。不远处的木栈道上,一位女子扬起手中的红丝巾,照片定格住她青春的记忆。
  抬眼望去,对面的山坡上色彩斑斓。上百万风车聚集成一条五彩的通道,宛如一条巨龙伏身在排路台低缓的山梁。它的旁边更让人振奋,几十万红黄相间的小风车聚集成一面硕大的国旗,将一颗赤心种在万亩油菜花铺开的肌肤。
  蜿蜒缠绵的山路不断抬高游人的脚步,好让他们抓住一抹天边的云朵。文人墨客们扶住路台山边的栏杆,看着对山高低起伏的松涛林海,一份感动盈盈地汪在心间,挥笔写下一抹夕阳的余晖;画家们铺开画布,用亮丽的色彩记录住这里四季的变幻;摄影家们不停地变换焦距,抓拍下一弯雨后的彩虹;音乐家把一声鸟鸣写进曲子,在磨脐山浑厚的回响里敲定了一个激昂的音符;孩子们丢下一地欢笑,任风吹散一日的感动和欢愉。
  月光下,星星布满苍穹,远山一路的景观亭里,灯光依旧璀璨,将白天所有的喧闹哄睡,拉下一块安静的夜幕。扶贫路上,人们此起彼伏,用智慧开创出一条富民之路,寻找着一种别样的获得与幸福。
  河水依旧缓缓流过,与十六年前没有什么区别。可被它滋养过的人们,躺在漂亮而舒适的新居里浅笑着睡去。而我,静坐一隅,无法用过多的言语来描述大红沟这一次次华丽的转身。闻着一束紫丁香和万亩油菜花的芬芳,回想着那些贫困里走过的日子,见证着大红沟人民花开的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