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爽爽的秋风吹过来,大地就会换上新装,秋风带着劲道,所到之处,绿植便被金色粉饰,那养眼的深绿色被覆盖起来。一阵秋风漫过,田野里麦穗豆荚壳像铃铛一样,悉悉刷刷响起丰收的乐曲,坝上广袤的野外生长着的莜麦成熟了。金黄的穗头颗粒饱满,一垄垄一畦畦,整齐划一地垂下麦穗,向金秋虔诚献礼。引得老农们黑红的脸膛常常绽开笑颜,爽朗的笑声响彻山野。空气中充溢了一种欢快,喜庆和忙碌,再懒惰的农人也闲不住了,不然几场大风刮来,农田就会遭受大面积损失。时不待人,必须把自己一年的辛勤成果及时收获,颗粒归仓,家里有粮,心里不慌。一个冬天才能安心居家,舒心过冬,迎接年关大节!
   张家口,承德北部与内蒙古东南部接壤的地区被称为坝上,这里生态地貌多样,物产丰富。莜麦便是这一地区特产,也称裸燕麦,它生长期短,抗旱,耐寒,适应本地高寒气候。莜麦面食是坝上的美食,土生土长的坝上人,被莜麦面喂养大,便在胃里种下了对莜面的终身情愫,一生都不会丢失。从此,不论走到天涯海角,也割舍不断对莜面的思念。时间长了吃不到莜面,会心心念念思谋盘算,如何讨换弄来?筋筋道道吃上一顿莜麦面食,以满足自己的相思之苦。犒劳一下深藏久远的味蕾,满足口舌之贪欲,那便是人生美事,做神仙都不换的享受!
   说得如此热闹,你肯定想知道莜麦面食到底有多么好吃,为什么我们如此看重它?不惜笔墨地赞颂它,那我就告诉你一顿地道的莜麦面,是如何精工细作,如何讲究吃法的。
   莜面是由莜麦磨出来的,当然变成莜面之前还有许多工序,后面我再慢慢说。我先来告诉你,莜面怎么做面食。莜面做出的面食有几百种类,先说莜面窝窝的做法:把莜面用烧开的水浇烫搅拌,然后揉成面剂,要使劲揉,越揉越筋道。我们经常吃莜面的人家,都会备一块儿面砖,大理石砖半尺见方,砖面光滑瓷实。揪下一块儿拳头大面剂,背在手背上,用食指与中指每次夹一小块,在面砖上揉圆搓成小短薄皮,另一只手的食指把它卷起,手指粗细一个小圆筒码放在笼屉上。一个一个小圆筒形的莜面窝窝码好,半个手指高,整整齐齐很快就码出一片,像蜂窝一样美丽的图案。熟练的主妇捏一大笼屉莜面窝窝,也就是十多分钟的事儿,非常方便。由于莜面特别筋道,做起来毫不费事,也不再用麻油润滑砖面,一只手推搓,另一只手卷放,两只手配合默契,速度极快,嗖嗖带风,看的人眼花缭乱,一袋烟的功夫,一笼屉莜面窝窝就推好了。
   然后进行下一道工序——蒸莜面。吃莜面要有蘸料,一般用肉汤加蘑菇,或熬菜,或炖鸡蛋羹,或肉汤加土豆条,这几样都是常用的,也是好吃的蘸料。做好蘸料,提前放在笼屉上炖,需十多分钟,然后放上莜面笼屉,再蒸十分钟就全熟了。回气一分钟,可以揭锅开吃了。
  吃莜面终于进入了高潮部分,那就是开吃!费了这么多道工序,就为了吃一顿莜面饭。揭开锅就闻到了莜面香味,那是恒远熟悉的味道,如果久未吃上,会馋得不住咽口水,急不可耐地端上蘸料,赶紧挑饭沾汤吃上。以前回老家,母亲总知道我的最爱,每当端出莜面窝窝的笼屉,母亲就会第一个给我盛好蘸料,总是大大的碗,多多的料,生怕我吃不香,吃不饱。我便迫不及待地端起碗,毫不客气地第一个把筷箸伸向笼屉,挑起大片莜面窝窝,摁到碗里,不停翻动蘸好调料,大口吃起来。那个香劲儿,真够筋道美味香甜,实在是无法形容具细,只能调动味觉嗅觉视觉全方位体味。是一种深藏在骨子里的久远的味蕾,是一种久别重逢的美好,是一种舌尖上的快乐,食道里的润滑。吃得津津有味,开始都忘了品味,只是不停地吞咽。吃莜面好像不会饱,如果不想到莜面耐消化,不常吃胃里受不了,会不停地吃下去。很快,半笼屉莜面窝窝被我吃掉,这时看看别人,她们都在望着我笑,我也就不好意思再吃了。嘴里不停地说吃饱了,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可是母亲还是不停地要给我夹饭,像客人似地让着我,再吃点,再吃点,还多着呢!几个饱嗝打上来,我自己也明白,不能再吃了,不然一下午只能遛弯了!
  这一顿莜面窝窝,我对它有久远的思念,早就盼望着这一顿美食了,今天如愿以偿。那种幸福的回味是无穷的,比吃肉还要香,吃饱莜面特别有满足感,幸福感!好像万事不愁了,有了力量,有了信心,有了热情,有了梦想!一天之中干事情都充满了激情和动力,这种面食有如此神奇的效力,真是无以伦比!因而就有俗语:三十里的莜面,二十里的糕,十里的荞面饿断腰。这是夸我们莜面的好!莜面经吃耐饿,吃了莜面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
  莜面好吃,这不是吹的,一丝都不参假。在我们家乡就流传着这样的话:“坝下的闺女盼嫁坝上的后生,顿顿莜面馋死个人!”因为坝下不产莜面,他们只种玉米,高粱,小米,黄米,到了冬天,他们就用自己的物产到坝上换我们的莜面。那时,由于口粮不够,坝上人也不敢多换小米,黄米,只换上几碗。所以,坝上坝下人也都只能互换来解解馋,并不能敞开了吃。越吃不上,解不了馋,越觉得好吃,梦寐以求而不得,越发增加了向往。那好吃的食物,简直吸引得人们以身相许!
  坝上人以种植莜麦而自豪,以此吸引金凤凰落户坝上,娶了坝下的媳妇儿,要不断向泰山岳丈家进贡莜面,博取全家人的好评。因而坝上人也向世间炫耀着三件宝:莜面,山药,大皮袄。有了这三件宝,人生就没啥可惆怅的了,生活有了许多可期。
  莜面还有许多种吃法,土豆焖熟了与莜面搓成土豆莜面鱼,俗称山药鱼,也是蘸汤吃,特别美味。莜面与土豆还可以做成山药饼,山药精精,山药傀儡等。莜面加土豆粉,做莜面饺子皮,皮儿薄筋道,包上白菜麻油馅儿,野菜虾米馅,土豆馅加肉末,韭菜鸡蛋馅,等等等等,随你的口味挑选。加上各种佐料调拌出来的菜馅,香味已经四溢了,蒸出两笼屉,管饱吃。吃起来那才香浓可口,再拌一盘凉菜,更是地道的吃法。莜面饺子冷却后吃更别有风味。回想起来,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好吃的食物了,而且越来越爱吃莜面,越老越念旧,生活好了,更感到莜面食品胜过煮骨头,烤肉,是我永远的乡愁乡情!
  背井离乡的游子,对家乡美食的思念是无法化解的一种惆怅,如今可以邮寄尝个鲜,解决了他们的馋情念意。我哥每次回来总要买一些莜面带走,他说吃不上实在想的慌,馋的要命。任何美食都代替不了乡人对莜面的怀念,这是深刻在一代代坝上人记忆里的饮食文化。
  我大哥在世时是村书记,那些乡干部们经常下乡,一进家门就喊:
  “大嫂,快给做莜面。”
  “只要是莜面做的饭,什么都行!”
  大嫂正在地里忙活,被喊回来做饭很恼火,总是开玩笑没深没浅:“一进家门就要吃的,好像饿了几辈子!”
  其实,乡干部下乡吃莜面,这是亲民的表现,值得提倡。
  很快,大嫂就给他们做好一大笼莜面窝窝蘸肉汤,再炒一个鸡蛋,一个肉片,有时没好酒就一瓶二锅头,几个人稀里哗啦连吃带喝,一会儿就见了底。饭也尽了,菜也光了,酒也完了,真正的三光政策。大嫂又会打趣他们:“就像毛驴袮在草滩里,连吃带喝。”他们与大嫂熟了,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吃光了好,省的你吃旧饭。
   大嫂,我们一块儿和你锄地去!
   “哼,更是狼吃鬼没影儿的事儿。”
   好吃的食物都难做,莜麦要经过好多道工序才能变成餐桌上的食物,收割回来的莜麦经过晾晒,储存到粮仓或库房里,淘洗后在机器上去皮。以前农村穷,人们吃莜面是不去皮的,显得又黑又粗糙,也不筋道,一股生涩的莜面味道,不常吃的人难以下咽。如今,去皮后的莜面又白又细腻又筋道,做出来的所有面食都好吃。然后在大炒锅里把淘洗过的莜麦炒熟,磨成面粉储存起来,就可以随时做面食了。现如今用联合收割机还节省了许多道工序,如收割拉场脱粒扬场,直接就颗粒归仓了。乡亲常吃莜面,还总结出了吃莜面的经验,讲究三熟:炒熟,浇熟,蒸熟,才筋道有味好消化。
  如今,家乡成了旅游胜地,海量的游客到此打卡游玩,他们除了领略本地风光,少不了一个项目,吃特色食品。因此,饭店遍地开花,坝上美食应运而生,莜面被逐渐认同推广,甚至登堂入室,进入大饭店的菜谱饭系。莜面食品更加被推崇,种类繁多,花样百出,吃出了品味,吃出了内涵。所有来品尝的人,被它的大名吸引而寻觅,挖掘它的不同风味,吃出了一种天然纯良的美味和健康。这里有主人的热情推荐,有客人的认同和赞美,希望莜面走出坝上,风靡全国!
  莜面食品是坝上的传统美食,让人担忧的是:由于产量不高,价格偏低,莜麦种植面积逐渐减少。莜面面食工序复杂,做起来费时费力,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吃它,也不会做这种食物了。他们喜欢吃的是方便快捷的食品。一种美食退出餐桌,这是一件让人伤感的事,只能看着事态无奈地演化,却无力扭转这种颓败的局势。现今,喜欢吃莜面的人都不再年轻,随着他们的离世,莜面将不再成为人们奉为上品的食物,会逐渐淡化消失。它只能留在美食文献中,藏进历史博物馆……
  莜面,我家乡的美食,永远喜欢吃,爱到不可理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