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河其实不能叫河。它只是横穿村子的那条沟。因为村里的水沟很少,独有这一条沟最大,因此人们就把它叫为河了。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家乡还是一片贫瘠的土地,矮矮的丘山下,稀稀疏疏地的散落着几十户人家,人们在那黑黑黄黄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集市,没有影院,没有歌台,更没有文化古迹。只有这条村河带给我们童年的欢乐,多少年来,那些难以忘怀的情景,还常常在脑海里闪现。重拾那些早已逝去的生活片羽,也给我的暮年带来一些欢愉。
  村河发源于巴山余脉的金字山。金字山有七十二条大沟,村河就是其中的一条。清清的河水四季流淌,像一条长长的玉带缠绕在村里的土地上。河面宽不过二米,河水深不过一米。河堤两边长着杨柳树,苦柬树、刺槐树等杂树,也有荆棘藤条之类。平坦的河坡上满是嫩呼呼的胖根草,成为我们村子你的天然牧场。乡村里的孩子一道满了六七岁,都是要成为放牛娃的,我七岁多一点也就加入了这支放牛队伍。爸爸把一条杂有白花的黄牯牛交给我,要我早晚去牧放。于是我也就享受到了放牛娃的天真与快乐。
  在这块牧场上放牛的孩子大约有十二三个,把牛牵出来,赶到那丰草的牧场上,牛就自动的去吃草。我们这群放牛的孩子就可以自由的玩耍。我们玩耍的花样很多,有下象棋,打珠子,跳八卦,做迷藏,对山歌等等,夏季里还下到河里学蛙游、摸鱼儿,捞水草、打水仗,反正什么开心就玩什么,什么刺激就玩什么,有时候我们还甚至玩出带着黄狗撵野兔,赶着牯牛去打架……,想想那时,我们这群放牛娃真是玩得“无法无天”。我们的童年时光就是在村河边打发的。因此,每当我想念家乡的时候,总也忘不了那条平静的大水沟。
  春天的村河,像少女一样腼腆温柔。春风吹拂,河坡上的青草刚刚发芽,远远望去还是泛出的一层隐约的绿色,这是就有成群的燕子飞过来。“七九河冻开,八九燕子来。”那些燕子们闪着矫健的身影,掠过河堤,在牧场上下翻飞,有时掠过水面轻轻点水,有时直冲云霄,那精准迅捷的飞行绝技,常常看得我如痴如醉,我幻想倘若我是一只燕子该有多好……
  桃花红,梨花白,春姑娘的脚步总是走得那么匆忙,转瞬即逝。往往在不经意中,河堤上的杨柳就抽长了枝条,苦柬树刺槐树就开花了。夏天一到,梅雨季节也就随即而来,村河里的水一天天涨高,有时站的盈盈荡荡,漫出河堤。这时我们这群放牛的孩子也就拿出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下到河里去搞游泳比赛,我们十几个男孩子都光着脊梁,一声呼啸就跃进昏黄的河水里,拼着命与水浪搏斗,看谁游得最远。我那时就像梁山好汉“浪里白条”一样灵巧,在河水里就是一条溜滑的泥鳅,总是能够拿到前三名的角色。现在回想起来,是家乡的村河给了我人生的勇气和磨炼,以至于在军营再后来为生计打拼的时候总有一股好胜争强的勇气!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放牛娃的秋天也更加充满浪漫情趣。无论季节怎样变化,我们玩耍的花样总是有滋有味。
  天高云淡,大雁南飞。父辈们在地里种的黄豆成熟了,豆荚胀鼓鼓的,我们这帮混小子就按捺不住解馋的欲望,都蠢蠢欲动起来。傍晚时分,十几个孩子汇集在河边,把牛的绳子朝他们头上一挽,吃得胀饱的牛们就卧倒在一边休息了。我们乘机行动,分工合作,有的寻柴火,有的刨坑,有人望风,有人就去偷黄豆。我们趁着大人放工回家的时机,一眨眼就溜进黄豆地里,像黄鼠狼一样敏捷,瞬间就偷出一大抱黄豆,放进挖好的土坑里,用柴火和着黄豆梗一起点燃烧烤,豆荚“哔哔啵啵”炸开的像放鞭炮一样。袅袅青烟,伴着黄豆的清香,钻进鼻孔,呛得人眼泪直流。我们围在土坑边谁也没有退让,一把把的抓起黄豆梗,大把大把的吃烧黄豆。吃完烧烤,我们打扫战场,骑在牛背上,咿咿呀呀的唱着歌儿回到家里。
  最乏味的就是冬天,草地没有草了,放牛就要到处去寻草地,往往一个下午牛都无法吃饱。一到下雪更加惨了,牛不能走出圈门,我们这些放牛孩子都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乐趣。
  于是我们就盼望天上出太阳。盼啊盼啊,太阳终于出来了,雪开始融化,大家又不约而同地赶着牛到了河坡地。我们每个孩子还都,带着一捆干稻草。北风还在呼啸,天空却是分外晴朗,一群放牛娃挤在河边的低洼处,把干稻草往地上一铺,就躺在上面晒太阳,脸对着天空,各自唱着一些自编的小调儿,打发着寂寞的时光,让我们的生活总是那么快乐无边!
  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明亮的唢呐声和鼓乐声,我们从稻草上一跃而起,争相到高处观望。渐渐地唢呐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明亮。随后就是一支迎亲的大长队伍,抬着花轿出现在河堤上,我们这些放牛娃就奋不顾身的一拥而上,要看看轿子里的新娘模样。迎亲队伍的头领,怕我们耽误他们拜堂的时辰,就主动撩开花轿的帘子,让我们看上新娘几眼,那时看新娘是我们最大的眼福。更有趣的是,有时候两只迎亲的队伍相遇到河堤上,为抢道互不相让。为了分出个谁先走谁后走,双方的唢呐手就披挂出阵,大显身手,一决雌雄。吹唢呐是个很要功夫的活,要一口气吹下一个曲子,那就要看谁的中气足,技艺精。霎时间,四只唢呐对吹起来,一曲接着一曲,一声盖过一声,激情飞扬,盖过云天。轻快嘹亮的唢呐小曲,细腻婉约的哨音,把欢乐从河堤上撒向四面八方,成为冬天里最令人开心的风景!
  这时的我们,都已经是十三四岁的娃娃,往往迎亲的队伍走远了,我们的目光还都盯着花轿发愣。那时我常常独自暗想,哪年哪月,那大红的花轿能够给我抬来新娘?真的有那一天,我的新娘子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啊!村河,我可爱的家乡!任凭星移斗转,春风秋雨,我都留恋着我金色的童年!
  【2022年5月9日卧薪斋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