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天阴,刮北风,格外冷。
  
  黄昏时分,我正要下班,房门被忽地推开,走进来一伙人:有单位的张局长,还有政府后勤部门的几个人,说是来修理暖气管道的。
  
  天冷了,供暖设备正在试压。我办公桌后有尺把长的一截管道,由于年久积锈而腐烂,上年就开始渗水,到了需要更换部件的时刻。这个时间里,阴面房间已是一片模糊了,荧光灯前些日子刚更新不久,不知是接触不良,抑或是产品质量有问题,灯管发乌。小丁用拖把杆敲了敲,竟然灭了,小董椅子摞椅子踩上去鼓捣了半天,也不奏效。张局长说买个台灯吧,晚上安装管道先用着。
  
  大家说着话,那个矮个子年轻钳工就拿管钳扭动锈口附近的螺母,咔嚓一下,螺口破裂,立时就有污水从缝隙中窜出很远,溅到墙上又流落下来,很快地面上就有了一层浅浅的水纹。不知谁找了块旧毛巾围住了水口,小甄、小丛、小董、小丁忙柴拾禾地弄盆子接水倒水,司机周师傅把车上的塑料桶也提来了,张局长里外指挥,我也见缝插针跟着忙活,又找后勤主任,又找那个小钳工,大家转悠着寻找一楼道的泄水阀门。看这样的排水速度,不仅弄得满屋泥水,而且办公室就在一楼,猴年马月才能泄完整个四层大楼管道里的水?但找了多处,都锈死了,钳工说这么多年的老设备了,打不开了。但我们依然劝他不要泄气,他也只好不停地找、不停地试,最终在一楼东首打开了一个泄水口,哗哗啦啦污水流淌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我是在管道基本上没了水后,才离开单位往家走的。本来忙活期间,张局和同事们就劝我回家,也不让我动手,大家都担心我有病的身体吃不消,我一动手,张局就说让年轻的干,他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抢到我头里做了。我心里一阵阵发热:这是一群多么好的同志们呀!我不觉想起,自己患病一年来,上至单位领导,下至一般同事,对我的关心、理解与爱护……
  
  走出大楼口了,外面一片昏暗,路灯幽幽地发着黄光,北风仍在刮着,显然小了许多,脚下的落叶沙沙作响。这个时候,已经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我回家了,他们却还在单位坚守岗位,我感到了满身的暖意。我在想:一个单位有这样一群友爱团结互助的人群,这个集体,还会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还会有什么障碍不可逾越的呢?!
  
  我由衷地笑了,我为自己能成为这个集体中的一个分子而感到自豪、舒心和快乐……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日子,2007年11月15日。
  
  
  “龙源”两年
  
  我入“龙源”,已然两年。两年前的今天,一次无意之机,我发现了她的存在,彼时心情是万分欢喜又激动不已。“一见钟情”,往往用于初恋男女,我对“龙源”大抵如此,瞬间的感觉,如触电火花闪烁一般迅捷。心想,我与她注定今生在此相会。
  
  事实也确实如此,“龙源”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的人生更加充实、美好起来。在此之前,我上网无非打牌下棋,间或找个网友聊天解闷,至多看看网页新闻,浏览天下奇闻怪事,虚耗网上光阴。自从“龙源”出现,她不仅使我眼前发亮,而且她迅疾地一步步走入我的生活,并与我生命的爱好——文学糅合在了一起,我简直爱她痴迷,恋她疯狂。说实在的,认识她之前,我家没有电脑,一来因为前些年购买房子,儿子就读大学,开支颇大;二来办公桌前备有微机供我驱使,家中安置没那么迫切。但自从她出现之后,原有的生活就变了个样儿,我迫不及待把电脑“请进”家来,而她就像嫁给我的爱人,迫使我对生活愉快而紧张地重新组合排列,带来的变化,当之为“冲击”,“龙源”赋予了我生活新的内涵和意义:我读书更加勤奋,习作频率提速,余暇时间看书笔耕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我的生命也因“龙源”而充实起来,光彩起来,欢快起来。
  
  “龙源”是什么?对之我,她是“酵母”,溶化在我汩汩奔腾的血液中,焕发了奇异的变化,似乎压抑在我生命中的某种激情,一任她挥洒发泄,我的生命进入第一个巅峰状态,文笔一发而不可收。两年来我在“龙源”发表各类文章470多篇,均由她“大肚”涵纳,经由“龙源”的大力推荐,我的《一袋黄豆》被《百姓故事》(C版)杂志07年4期刊发,我同时三次宠幸她给予了优秀撰稿人荣誉称号;被“龙源”评为三等奖的散文《大嫂》,先是被一家地方报刊《长河晨刊》刊登,并参加了今年《散文选刊》、《长篇小说》与“中国散文年会组委会”联合在北京举办的“2007中国散文年会”评选,忝获“年度优秀散文奖”,并被《安徽文学》刊载,翌年被《读者》转载,同时编辑相应书系。这一切都与“龙源”有关!然而更加重要的是,“龙源”激发起了我的潜性,使我热爱文学之火,在她的强力东风之下愈燃愈烈,这是我的庆幸,更是我生命中与她有缘。其实我的博名就叫心缘,亦因她而生。
  
  与“龙源”相识,不在于“得”,不在于“求”,在于与她血脉相通,生命共舞。在她博大的胸怀里,我可以撒娇,呢喃甚或歌唱;也可以倾诉、发泄,抑或哭泣。她就像爱人,像母亲,像苍天厚土,静静地听我讲,听我说,听我叙述,由我任性,用她那佛尊的宽厚和仁爱,包纳我的一切,抚平我的创伤、疾忿,带给我慰籍、宁静与祥和。她之于我的,是种依恋,缠绵,适从,一种亲人与家的感觉,仿佛一个灵魂的流浪汉,从此有了一个停泊心魂的碧波港湾。
  
  “龙源”,我对您说什么,我还能对您说什么,我还将对您说些什么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人间自有暖意在 南芳梅 昨天下午本打算去园子铲菜,走到博物馆广场看见好多中、老年人悠闲地坐在树阴凉下的长条凳上乘凉。难得一见的太阳也很给面子,不是太毒辣,但温度足够暖和。只是大...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