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封闭了,不仅大门、而且楼与楼之间用蓝色的铁皮挡板隔离开来,形成了各自独立的空间。这是自2003年北京爆发非典、2020年武汉突发新冠肺炎以来,我们小区第一次被封闭,从来没有感觉疫情距离我们如此之近,从来没有体会隔离生活的奇异之处。
  4月30日,在对小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时,筛查出两例阳性人员,连夜被紧急送往医院诊治。为迅速阻止病毒传播,从5月1日开始,小区实施封闭管理。这是进入5月的第一天,刚刚告别4月,还未来得及与5月拥抱,我们就被疫情阻隔在了钢筋水泥之中。
  今年的春天,似乎注定了是一个多事之“春”,疫情像幽灵般徘徊在我们周围,彻底搅乱了正常的生活节奏:第一次取消了亲人团聚的年夜饭;第一次删除了新春踏青的既定计划;第一次放弃了清明祭祖的传统仪式;第一次从立春至立夏禁足宅家。总以为咬紧牙关,熬过这一阵子便会雨过天晴,未曾料到该来的还是来了,而且来势凶猛。
  尽管经历了近20年以来一次又一次疫情的考验,尽管明了封闭管理就是为了抗疫清零的道理,尽管有了配合政府禁足在家的思想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还是感觉太突然了,甚至有一种茫然、担忧和恐慌的复杂心情。茫然,是因为对封闭管理的不知所措;担忧,是因为对日常生活的供给需求;恐慌,是因为对病毒侵入的无法掌控。
  仿佛一夜之间,小区变得陌生了,再不是昔日那番优美的、完整的、令人为之自豪的形象:整齐平坦的道路被分隔成一块一块的区域,人声鼎沸的院落显得空荡荡,花红柳绿的环境也黯然失色。这就是我们生活多年的家园吗?这就是多次荣获市区先进单位的社区吗?
  是的,还是原来那个社区,是疫情破坏了它的完美,损毁了它的形象。痛定思痛,罪魁祸首源于可恶的新冠肺炎病毒,夫妇俩一次外出串门,接触了阳性患者却浑然不知,回家后生活一如既往。如果不是全员核酸筛查,那后果更加严重。病毒的源头找到了,传播的途经是否截断了?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实施封闭管理,做进一步的筛查。
  然而,实施封闭管理必须保障人们正常的生活需求,这是政府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角点。这就意味着,从这一刻起,上级的抗疫措施,居民的大事小情都要通过社区基层党组织落实到位。于是,在社区党委的统一领导下,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拉开了帷幕。
  我们小区分成封控区、管控区,周边几个小区分为防范区,都是社区负责的范围。近千户家庭,近万名居民,仅靠几个社区工作人员是绝对不行的。于是,平时建立的群众组织此时发挥了作用,社区志愿者站出来了,各楼选举的楼长站出来了,工作有了着落,居民心里踏实了。尽管来小区工作的单位杂、人员多,在他们的带领下一切显得那么地和谐,有条不紊,居民们只需通过身着服饰的颜色就能了解工作的内容。
  身穿白色服装的是医务工作人员,负责采集居民的核酸样本;身穿蓝色服装的是环境保洁人员,负责消杀公共场所的病毒;身穿黑色服装的是现场保安人员,负责管控区域的安全防范。当然,手臂戴着红袖标的是志愿工作者,他们穿针引线,像蜂蜜一样辛勤劳作。
  群众事无小事,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需要及时办理,许多实际的困难需要妥善解决,如快递的邮寄或接收,包括外卖的送餐到户,生活必需品的及时送达,等等。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如年迈多病的老者需要去医院看病开药,孕妇随时可能临产,行动不便的老人需要照顾,离开父母的孩子需要安慰,等等。这些繁琐的事务,需要社区一项一项地落实到位。
  由于事发突然,有的家庭没有储备蔬菜,网上购买又一时难以应急,社区立即协调相关部门解决燃眉之急,免费为居民群众发放鸡蛋、白菜、洋葱等物资。此举一时间在居民中引起极大震动,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关键时刻居民看到了社区为民办事的实际行动,感受到了政府关心居民的一片真情。
  与这些具体事务相比,还有一项工作更让社区人员操心和谨慎解决,那就是个别人的过激言论。由于封闭管理,生活单调乏味,再加上个别工薪族无法上班、来小区探访亲友人员无法返回,时间一长难免产生烦躁心理。于是,就将这股怨气发泄在居民网络群里,如果不及时解决容易激化矛盾,甚至引发群体事件。每当有这类苗头出现,社区工作人员除了发动居民进行制止,而且还开展一对一的疏导工作,及时消除隐患。
  当然,关键时刻社区领导能够率先垂范,深入一线开展工作,使居民深受感动。前面所说的两名病毒感染者回到家后,虽然参加了社区组织的核酸检测采样,但结果还须等待数小时。然而当天大数据显示其为密接人员,必须立即居家隔离观察。所有的人都明白,要说服当事人、并采取隔离措施就必须有人上门工作,被感染的风险极大,于是社区党委书记和主任丝毫没有犹豫,圆满完成了任务。果然,当天下午检测结果出来了,两人均为阳性,而书记与主任作为密接者也被隔离起来。
  这件事情在小区居民中被传为佳话,一时间在居民网络中引发了热议,较好地稳定了居民安心宅家的情绪,极大地鼓舞了居民占胜疫情的决心。
  小区就是一个小社会,邻里之间平时难得朝夕相处,关键时刻体现了人情温暖。谁家缺少米面、蔬菜,立即有人送上门;谁家孩子不会做饭,立即有人餐餐送到门口,谁家老人需要关照,有人服务上门。大家同舟共济,抱团取暖,感觉隔离生活别有一番趣味,时间也过得非常快。
  当然,对我而言,由于爱好写作,有了对隔离生活的亲身体验,毕竟隔离的不仅是生活的空间,而且还有飞翔的翅膀,那是心灵对远方的呼唤。
  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我算有了切身的体会,因为隔着空间,越遥远越感觉亲切。每天从窗口朝外看去,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花是那么艳,草是那么青。
  人们常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我算有了切身的体会,因为容易得到,越平常越感觉难得。每天渴望能够自由自在地进出小区大门,去看望亲人,与朋友相聚。
  是的,从来没有如此专注地倾听外面的声音,尽管周边的环境是那么地熟悉,也早已习以为常了,然而如今听起来却是那么地亲切!因为可以通过“蛙鸣鸟叫”感知大自然的美好。
  静静长夜,星月之下,青蛙的“呱呱”鸣叫此起彼伏,这声音来自小区院内的一条小渠。小渠两旁长着高大的槐树和柳树,覆盖着一条弯曲的甬道,其间簇拥着黄色的野菊花、红色的蔷薇花和翠绿的灌木丛。小渠里碧水清澈,缓缓流淌,水中蒹葭苍苍,菡萏丰茂,鱼儿在自由地游动。
  黎明时分,晨曦微现,鸟儿开始“叽叽喳喳”唱歌,这歌声不像青蛙鸣叫那么单调,而是有着高低、长短,粗细之分,仿佛大合唱。窗外是一片绿地,长满青草、鲜花齐放,茂密的树木错落有致,鸟儿在地上、在林中飞来飞去。
  不经意间立夏了,季节的转换激发了大家对大自然的渴望,于是立夏那日,几位喜欢拍照的邻居在群里晒了许多风景照。山、水、花、草,是那么地撩拨人心,我突然想起了唐人李商隐的“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这该是多么地应情应景啦!
  于是,兴趣所致,我将去年立夏拍摄的一张照片也晒到了群里。那是小区一条弯曲的小渠,在清澈的水面上刚刚露出几许碧嫩的荷叶,一只蜻蜓立于荷上,我配上一句小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