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湾里,古松下,一间低矮的石墙房子里。
  儿子躺在木床上,似乎昏昏入睡。年过花甲的老母亲坐在床边,给床上的儿子聊天,讲着儿子童年的故事:你七岁时,光着屁股在小河里游泳,被螃蟹把你夹住了脚趾母。八岁时,你赤着脚进入山林,爬到樱桃树上吃樱桃,被毛毛虫咬得浑身疙瘩……这些连儿子自己就忘记了的故事,在母亲心里却是那么清楚,母亲总是记忆犹新地如数家珍……
  母亲除了给儿子讲故事,还要用时间来给儿子熬粥。母亲总是用最长、最大、最好的米粒来给儿子熬粥。那些米粒都是经过母亲一粒一粒挑选的,晶莹中带着翠青色。偶尔一不小心,手指同时拈起两颗米粒,她就放下来再来挑选一次。母亲把挑选得纯净的大米用清水淘洗,然后放进一个紫黑色瓦罐里,倒上经过沉淀的山泉水,点燃柴火细细的熬着。火不能太猛,否则稀粥就受热不均匀、米粒不能柔软到同一程度。母亲把火苗伺候得非常温顺,细心地为儿子熬着稀粥。
  熬一罐稀粥足足要三小时。稀粥熬好了,她就小心翼翼地把粥倒进一只青花碗里,端到床前给儿子喂粥。她拿起小勺子,舀上米汤,一边摆着脑袋,一边对着粥吹气,吹到自己感到呼吸困难了,稀粥也就降温到合适的温度了。她微笑着用小勺子喂给儿子吃,可是儿子依旧闭着眼睛,像是拒绝了她。可是母亲并没有生气,有带着微笑,讲起儿子童年的那些故事……
  第二天,母亲继续一颗颗的挑选米粒,继续添加柴火为儿子熬稀粥,继续把粥吹冷到合适的温度,给儿子喂到嘴边。可是儿子竟然还是闭着眼……
  就这样,母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母亲的手指已经变得粗糙而迟钝,她那摇晃的脑袋已经是霜发布满,她的力气也是大不如前,往往是稀粥吹到一半自己就上气不结下气,她又拿来蒲扇为儿子的稀粥降温。母亲仔细的做好每一个细节,做得那么精致而虔诚。可是这一切,床上的儿子并没有多多领情,依然冷漠的拒绝着她。
  母亲继续微笑,继续给儿子讲故事,熬稀粥,也没有落下眼泪,她坚信儿子回理解她的。
  就是这种热情与冷漠的相对,持续了八年零七十三天。第八年零七十四天,她正对儿子讲童年的故事时,儿子突然睁开眼睛,不大清楚地说了一声:“妈妈,我要喝稀粥。”母亲顿时泪如雨下——这是自从那次车祸,医生宣布他大脑死亡之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医生曽三次对她说过,像他这种情形,醒过来仅仅有十万分之一的机会。母亲坚信:她能得到这个机会的。
  儿子那天开始喝到母亲久违的稀粥。稀粥并不像他以前喝到的那样美味,由于火候没有把握好,稀粥里有了淡淡的烧焦糊味,而且似乎还有咸咸的眼泪味道。可想而知,那一天母亲在熬稀粥时,心情是多么的不平静!
  是的,儿子的父亲早早里去,她与儿子相依为命,可是刚好得力的儿子却又遭遇惨重的车祸。母亲为了守护昏迷的儿子,该是要多大的毅力和信心。
  三个月之后,儿子完全可以生活自理了。母亲却突然倒下,转眼就撒手去了。临别的,母亲拉着儿子的手,露出安详的笑容。在邻居们的帮助下,儿子简单的安葬了母亲。
  儿子带着悲痛和遗憾,一件件的清理母亲的遗物。在母亲的枕头底下,他发现了母亲的一本病历。上面清楚的记载着,七年前——也就是自己昏睡了一年后,母亲就已经被确诊为晚期的肝癌,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位和善的母亲身上……
  是什么力量和信念可以支撑一位肝癌晚期的母亲能与病魔对抗整整七年?大医院的医生都说:这是个天大的奇迹。可是儿子的心里却很清楚,创造这个奇迹的人正是母亲,是那个可怜儿尊贵,平凡却伟大的母爱!
  儿子也像母亲一样,一粒一粒的挑选出最长、最大、最好的米粒,清洗,点燃柴火来熬稀粥。熬好稀粥,儿子用瓦罐装好,再次来到母亲的坟前,把稀粥倒进青花碗里,一口口的吹冷到合适的温度,然后将稀粥泼洒到母亲的坟头……
  儿子要用自己的爱来全部回报母亲。回报这天下最大的爱!
  
  (2022年5月9日与静心草堂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