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就听说过有个“鸡鸣三省”的去处,在云贵川三省交界,一只雄鸡高唱一声,三个省都可以听到。还有个去处,站在那里可以一眼看见三个国家,这个地方就是吉林珲春的防川。
  从地图上来看,我们国家的版图是一只雄鸡形状,而珲春正是鸡嘴,那么防川呢,恰好是鸡嘴里的舌头了。防川的地理位置极其特殊,一直悬孤于海外,一条大堤全长八百八十八米,像一条纽带紧紧地连接着防川。这条大堤的名字叫洋馆坪,宽不过八米,却被称为“天下第一堤”,这条八米宽的大堤,也是我国最狭窄的国土了。
  防川总体面积不过十四平方公里,海拔仅有五米,是吉林省最低的地方。防川是以一个村落的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有居民四十三户,多数是朝鲜族。
  防川村离江岸不远,一条笔直的街道,一排排有特点的朝鲜族“歇山式”住房,黑瓦白墙,显得十分洁净亮丽。有两位身着素裙的朝鲜族妇女走出来,只见她们各自的头顶地放着一个洗衣盆,里面盛满衣物。
  同行的游客们对她们的举止很感兴趣,纷纷拿出相机来拍照。两位朝鲜族妇女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依旧走得稳健,袅袅婷婷的步态,显得婀娜多姿。我想,她们天天都经历这些,已经司空见惯了,为游客客串一下模特,也未尝不可。
  与村庄相毗邻的是军营,这是一座二层小楼和一座高耸的阁楼,墙面书写着“东方第一哨”的红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村庄的宁静祥和与军营的庄重威严融为一体,非同一般的氛围,不一样的气场,给人无限安泰的感觉。
  
   二
  我们走进张鼓峰战地展览馆,听讲解员的介绍,才知道,屋后的这座有些突兀的高山,便是张鼓峰了。不过,这座山能被称为峰,还是有些牵强的,山上的坡度平缓,一棵树木都看不到,充其量也就是岗。这里却是三国交界的一个制高点,山顶就是中俄的边境线。
  1938年7月,在这里曾经发生过著名的张鼓峰战役。日本为了探明前苏联在远东的军事实力,故意挑起事端,双方在这里发生激战,战争历时了十三天。
  在馆内陈列着数以千计的战争遗物,有陈旧而破碎的枪支、钢盔。有生锈的炮弹、弹片。还有一些旧军装,上面还有斑斑血迹,只是因为时间的久远,已经变成了黑色,不再那么让人触目惊心。这些都是从山上拾取来的,在佐证着当年战争的惨烈。
  张鼓峰之战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为什么会这么讲呢?日本在这场战役中,遭到重创后,自觉实力不比苏联,心里多了几分忌惮。原本打算北上的计划就此改变,他们转而南下,把进攻的目标改成东南亚以及太平洋地区。也就是说,方向性的错误,让苏联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可以说没有后顾之忧,让他们全力对抗德国。试想,如果日本不是南下,而是选择北上,与德国前后夹击,苏联还能支撑多久呢?
  张鼓峰之战也在说明这样一点,国富民强永远都是颠扑不破的硬道理,是外来侵略者所忌惮的。因为国力衰弱,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有谁把他放在心上一样。日苏这两个闯入别人家的强盗,因为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这算是怎么回事呢?强盗自有强盗的逻辑,张鼓峰至今还童山濯濯,便是那场战争留下的创痕。此时便是有任何辩驳都是苍白无力的,被枪炮轰开的国门,疆域生灵涂炭在所难免。在这里,可以一眼望三国,其独特风景为世人称道,殊不知在这道风景的背后,却是中华民族身上的一道伤痕。
  据史料记载,在隋唐时期,防川就是闻名遐迩的海上丝绸之路,由这里出海,贸易遍布整个远东地区。18世纪中期,沙俄在英法联军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同时,趁火打劫,强占了黑龙江流域的大片领土,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俄瑷珲条约》,随后又胁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这两个条约的签订,掠夺去了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沙俄将图们江约十五公里的地段据为己有,防川就位于这十五公里之内,是一块飞地,又被称为防川岛,是世上罕见的陆地孤岛。
  
   三
  在参观张鼓峰战地展览馆时,还听到了这样的一条信息。有一首著名的前苏联歌曲《喀秋莎》,就是诞生在防川。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满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多么动听的歌声啊!曾经让无数的中国人为之陶醉。可是有谁知道,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竟然与张鼓峰,与防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鼓峰战役打响后,斯大林派出强大的军事记者队伍,在这里拍摄了大量的新闻影片和纪录片。当时,正值夏季,漫山遍野开着洁白的梨花,清澈的图们江以及从日本海吹来的轻纱一般的薄雾,让随军而来的苏联著名诗人伊萨科夫斯基诗兴大发,获得了巨大的灵感,由此写下了著名的诗歌《喀秋莎》。
  苏联著名的作曲家勃兰切尔,看到了这首诗,立即谱成曲,优美动听歌曲立刻被人们传唱开来,青春美少女喀秋莎的形象,也走入千万人的心目中。
  我最初认识喀秋莎这个形象,是来自于另一位苏联的美少女,她的名字叫卓娅。因为战争,因为侵略者闯进了家乡,卓娅拿起了武器,进行顽强的抗争。她最后牺牲了,她的名字也被热爱和平的人们所传颂着。
  在自家的门前抗击入侵的敌人,为自由和平献身,是当然的民族英雄。那么去别人家里,被别人打死,该怎么去称呼呢?烈士之名不可玷污,也是不可滥用的,想盗取烈士之名,装饰其身,那么,烈士的含义也便失去的真正意义。
  无独有偶,前苏联研制的一种火箭炮的名字,便是由喀秋莎的名字来命名的。呀!青春美少女来了个大转身,竟然变成了威力无比的战争之神。清纯美丽的背后,暗藏着冷若冰霜的杀戮,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自古以来,都说红颜薄命,可是,换一个角度来讲,红颜也是一件大杀器。
  站在峻峭的岸上,准确地说,是站在别人家的河岸上,抒发自己的情怀,心情还如此的愉悦,只能这样说,侵略是一件非常畅快的事情,征服者的胜利喜悦,来自于弱小者的屈服。对于弱小者而言,苟延残喘是唯一的生存之路,生存与侵略的关系就是屈服。滴着血的刺刀是一种强势,更是一种震慑,被奴役的人心,需要习惯于这样的奴役。
  一百多万平方公里,是一串天文数字的排列。能站在这样大的一片土地上,抒发自己的情感,是惬意的,是心安理得的。
  站在十层楼高的龙虎阁之上,我眼里的三国交界处,已然没有风景可言。远方的那座朝俄大桥,如同一条冰冷的铁索,锁住了目光。风萧萧吹入心怀,让周身冷寒。让我感觉到有人用诧异的目光打量我,才觉得自己的失态,有眼泪流到了脸颊上。我忙转身,轻轻擦去。
  图们江边,峻峭的岸上,耳边江风浩荡,眼里江水滔滔,脑子里没有一点那首歌曲的旋律,这一刻,我竟然把那首歌给忘记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