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是母亲节
  文/徐春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关注朋友圈了,除了关注那几个必要的公众号之外,就不想再翻动手机。只在想要了解一下其它城市动态的时候,才开始寻找几个朋友的信息,从中拾获自己的所需。
  这一天是母亲节,所有的圈子都在发祝福。对我来说,其实每一天都是母亲节。因为终于长大了,终于到了可以为父母买单的年龄,而此时才发现,不是我不舍得给,而是父母不舍得要。把日子过好,平安,顺遂,就是父母最大的期愿,让儿女省心,自娱自乐,便是父母最大的努力。也只有我们这一代人,才可以把幸福举过头顶。
  “母亲节快乐!”一早,我给老妈发了个红包。到现在为止,我老妈还在为我们做饭,尤其为他的大外孙子,每天中午总是创新菜普,尽管有的时候制作失败,但仍然也能实现光盘。虽然上学的时候我很让她省心,但叛逆的时候也会气得她哭。幸好,我只要把一个目的达到,马上就会转啼为笑。还幸好,我妈有一个好的性格,对我每次的胡搅蛮缠并不计前嫌。刚谈恋爱的时候,婆婆对我并不满意,他对他儿子说,我对他不好,不够体贴。我婆婆的三个儿子,都跟她关系不错,尤其老二,对他妈妈更是孝顺至极。但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听她的。我婆婆刁着烟卷,一根一根地抽,他在边上,给我倒水。后来日子过起来了,我渐渐地看到,她是个性格极要强的女人,也许养育男孩和养育女孩本身就不同,更何况,她是三个男孩的妈妈。婚后她再没说过我的一只半句,而我也看到了老人身上的闪光点。
  十几年过去了,她们仍旧迎来了最好的光阴,在我看来不一定年轻就是最好的年华,人生的每一个当下,都是最好的现在,就像此刻,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活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那是藏在心底的容颜,仍然可以生机勃勃,与年龄无关。我儿子在这个年龄,开始不再关注我,我一点都不计较。记得他很小的时候和我去医院,会在旁边给我加油,嘴里喊着“妈妈加油”,我就减少了恐惧。还会画卡片送我做护身符,但他现在不会了,成长需要时间和空间,看着他,就已是满心欢喜。气也是甜,乐也是甜。这个节日只是圈点了我的幸福,告诉我,作为一个母亲,我是幸福的。
  现在的女性,可以开车远行,可以接受教育,可以驾驶飞机,还可以遨游太空,可以做男性在做的各种事情,甚至在某一个领域超越男性。她们并非名流千古的伟人,也可以像我们一样只是无名之辈。我看到我的母亲,除了妈妈的角色,还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空间和嗜好。种花、锻炼、听书、养鱼。一颗爱美的心,总是让她对穿衣有着很高的要求,春天的花海中,她蓝色半袖,白色裤子,港港地戴着墨镜的妆扮被我洗成相,摆在了书桌上。
  我所能看到的母亲,这个最伟大的女性,将一颗火热滚烫的真心捧出,像是一团火,永远在燃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