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五月的第一缕微风用花的芬芳把一天唤醒,当远方带着远古的呼唤,我们出发了。属于我们专属的快乐一天开启,向不远的远方。把车窗打开,让风进来,吹拂我们的头发,吹动我们一颗未曾老去的心。
  长的风短的雨,一夜微雨过后,山青水洗,太阳没有那么强烈,但在水影树影的折射下,有斑驳的光线洒在脸上,于是脸庞的表情越发生动起来。
  
   今天我要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是的,今天属于我们,我和我的姐姐、妹妹,我们是母亲的孩子,一棵藤上的三朵花,虽然我们也早已成为母亲。
  我们奔向五月的花海。那满园的月季和蔷薇盛放,灿若云霞,花下的人面也有翩然的风姿,曹衣似水,吴带当风。“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有多久我们三姐妹未曾相聚?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离别。这世上有著名的勃朗特三姐妹,她们的才情在一起时是璀璨的星座,分开了各自也都可以成为照亮别人的星星。我们只是极为普通的三姐妹,野雏菊匍匐在地,宛若落英,我们便是落英里的花絮,曾随西风飘舞,不知何处是我们的家。
  
   二
   小妹,从十八岁离家上大学,到外地参加工作,直到成为母亲,孩子都已满十岁。这么多年,来去匆匆,相聚总是短暂,而离别却是长长的牵挂和思念。我永远记得,母亲离去的那天,浑然不知世事的小妹张着嘴巴哇哇大哭的样子,那一幕永留心间。从此,我唤她起床,帮她梳头,梳各种各样的发式,英翘头,黄蓉头,学电视上流行的样子,把她当试验品打扮,逗她开心也逗她哭,一如母亲在世。
  她是小妹,她最小,她理应得到父母更多的宠爱,却最早失去母爱。我不知在她成长的那些日子里,有多少次会想起母亲,有多少次会哭泣。我从此对她的爱里多了小母亲的成份,保护、守护、守望,从她上学,有时送她,有时代开家长会。直到那天,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如土拨鼠一样的小妹,我经常叫她小名,黑黑的小土拨鼠终于见到了外面的阳光,要去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后来恋爱、结婚、生子,每一个人生的重要环节,我都见证了小妹每一个角色的认定和转换。每遇困难关口,她还是象小时候一样会打电话和我倾诉,而我从来都扮演着强者和长者的角色,一颗心是因为被需要才逐渐变得越发坚韧起来的吧。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福祉。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我们在微信上呼唤她,要她回来。而今,她每次回来不再是一个人了,她和大多数人一样有着平淡而幸福的三口之家。新生命的到来宛若摧枯拉朽的飓风,猛烈强健地吹进我的心,仿佛被十级台风掠过,总留我在原地打转找不着北。他对万事万物新鲜好奇的眼神,他与生俱来的热情乐观爽朗搞笑,他像小兽一样的对食物天然的喜爱,吃饭时总是夸张地赞美我们的手艺,任谁不爱他呢?他是妹妹的孩子,我对他绽开我真正的姨母笑。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男孩子的世界,他天生对车辆和机械有多么感兴趣,那种浓烈痴迷的眼神总让我产生遐想,若干年后,他会把这种目光投注在某个女孩子身上吗?
  两岁时,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各种车辆,用肉嘟嘟的小手指着:那是奔驰,那是奥迪,那是宝马,还有好多丰田……甚至好多我们大人都叫不上的名字,他却如数家珍,俨然自己是它们的国王。曾经,我特意骑电动车载着他到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只为看搅拌车怎样将和好的水泥铺在路面,看挖掘机怎样挥动它的大铲挖起土块,看升降机怎样精准地将建筑材料运往目的地……看着他专注的眼神,那稚嫩的面孔,那样帅萌可爱地皱上眉头,他在思考什么呢?啊,新鲜的生命,独一无二的你自己,带给我们三姐妹多少欢欣欢笑欢颜。
  渐渐长大了,人生识字忧患始,要上各种学习班,虽然也会在假期最后一天赶作业,但还是那么乐观,从来没有忧愁。即便有,也不超过三秒。我和大姐,两个姨妈抢着爱他,还要暗地里互相吃醋。因为我们的孩子都大了,远远地,到了远远的异国他乡,成家的成家,求学的求学。虽然终有一天,也知道他会远离我们,但此刻,相聚的时刻,只想留下欢笑。
  
   我要和你虚度时光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到目的地了,车停下。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河比树还绿,船比河还老,流水尾随婀娜的风帆,蜿蜒而去。“晴日暖风生麦气,绿荫幽草胜花时”,走在林荫道上,眼前翠荫漫漫,微风正暖,晴日正酣,两边的金银花如孪生姐妹,黄的似金白的似很,各自散发美丽的香味,点缀成光阴里一幅无法忘怀的画面。
  
   三
  曾几何时,我和姐姐走出去,也被认为是双生子,因为都扎着马尾,都一般高。那时母亲还在,父亲有时出差,会按母亲嘱咐给我们带回相同的衣裙,只是颜色不一样,我着红,她着绿,两姐妹穿的一模一样,总会被疑惑地问:“是双胞胎吗?”年少时为此很开心得意,那是童年最美的时光。很小的时候,我是个很傻的晚熟的孩子,胖胖的钝钝的,总是睁着惊恐的眼晴看世界。爸爸的同事逗我:“照相会疼的。”我就真的相信了,因此镜头前会留下我傻气土气又害怕的神情,爸爸说憨态可掬,而我只觉丢脸。
   姐姐是最漂亮的小孩,一出生就是周围最美最聪明的那个,笑语吟吟,照片上的她有着最纯真最美好的笑脸。而我,是她身边冒傻气的丑小鸭。但丑小鸭也有很大胆的时刻,那时周边的一个邻居家的男孩经常欺负我们,每次从他家走过都胆战心惊,而他父母纵容他这种行为从来不管。家里没有男孩就容易被他欺负。一次他又妄图挑衅我和姐姐,抢夺我们挖胡萝卜的领地和工具。许是长久的愤怒和压抑,我恶向胆边生,举起小铲向他脑袋敲去……事情最终以他脑袋受伤破了,两家的关系也破裂了告终。父母并没有批评我,可能他们也早已对恶邻的行径了然于胸,自己的女儿被欺负,不过是老二愤起反抗罢了。从此再也没人敢欺负我和姐姐,也从此我对世上所有以强凌弱者充满鄙夷,内心也涌起一种侠肝义胆,就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要快快长大保护家人。
  我真的越长越大越长越高,慢慢与姐姐比肩又很快超过了她,直到现在我还是三姐妹中最高的那个。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我沉迷于文学,在其中打开世界发现世界。后来母亲病故后来离家上学,后来及至成年及至成家,经历的种种让我自诩为坚强独立,只想步子迈得更大些,妄想以自我奋斗撑起一片天。渐渐地,我性格里英雄主义的因子爆发,坐而谈不如起而行,想到做到,立刻去做,时不我待,每天像打满鸡血似的,既想做入世的强者,又想做出世的智者。而姐姐,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岁月里,仿佛丢弃了她的理想,黯淡了她的容颜。在我眼里,她不再是那个成绩优异,处处是我榜样的姐姐,她无为而治,一切淡漠淡泊,不想承担老大的责任,遇事只想逃避。我如火,如火山,内心在燃烧;她如水,如冰山,怎么也烧不开。我急躁,我守时,每有大事小情,总是考虑在先,制订目标规划,然后遵照执行;她温吞,总迟到,遇到问题不会想办法,只会打电话向我抱怨;我自认为视野开阔,总批评她不愿与时俱进……渐渐地,因为性格截然不同,因为看问题看世界的角度不同,在各自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中忙碌,我们渐行渐远,甚至每次不得不在一起时,我也自认为夏虫不可语冰,谈不到一起,渐生龉龃。小妹被夹在中间,有时安慰了这个,得罪了那个……
  直到那天,我们爆发了争吵,彼此朝不同方向走去,仿佛永不交集。伤心无奈中我翻起小时的相册,往事如潮水将我淹灭。想起父母在时,可以为我们评判孰是孰非,哪怕我们的孩子都已经成年,回到父母面前还是孩子。现在父母早已离去,谁来一解我怀,谁来界定我们的是非对错?翻看一张张相册,有一张照片,我和姐姐的合影,那时母亲笑着说:你看,老大柔弱,老二刚强,一个象水,一个象火,以后要相亲相爱,互相帮助。那时还没有小妹。回忆之水弥漫了我,仿佛淬火之泉,融炭之雪,我内心的焦虑不安和愤愤不平慢慢消失了,一件件和姐姐的往事涌上心头。“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我为什么那么固执傲慢,以为自己认知的一切就是对的,自以为见多识广却为什么认识不到世界的多元,价值观的多元,人性取舍的多元?!为什么不能以欣赏的眼光包容的心胸去对待身边最亲近的人?无明所系,爱缘不断,又复受身,我真是个傻瓜!争赢了又有什么意义?再说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又有什么绝对的对错?
  
   我想和你虚度旧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四
  这次的“融冰之旅”因为妹妹的回来,有了很好的契机。果然血缘是斩不断的,我和姐姐对视一眼,又不好意思地挪开视线。我们仨又在一起,又怎能少了被姨妈们宠爱的小黑仔呢?真的,这小孩和妹妹小时候一样黑里俏,家里人都没有他们这样健康的肤色,血缘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如果父母还活着,如果妈妈看到今天的我们,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灯在月胧明,觉来闻晓莺。我们带着孩子,或者说孩子带着我们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只为听风,赏花,只为在林荫树下荡秋千,只为满目的花草怎样次第开放,这花间描摹的所有诗词,生活应该像它们一样美好。
  从呱呱坠地到懵懂少年,从青葱岁月到锦绣之年,我们仨相生相伴相携而行,经历种种,纵使苍山易老,时间已染风霜,我仍不愿卸下青春的誓言,愿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相伴。这是属于我们的光明行。
  万物从不等人,云落地水归海,风吹过所有的季节。当它们经过你时,你要跟着奔跑,才得以同行。爱是和你并肩的那一个。
  
  2022年5月8日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