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在城市和乡村,芭蕉都算不得是高贵的植物。有泥土的地方,芭蕉都能扎根生长。
  芭蕉的生命力算是最强大的了。只要有一块芭蕉皮,或者一个芭蕉芽,沾到泥土它就能茁壮的生长出来。而且生长的速度可谓惊人,一夜之间就能伸出十几公分的叶片,长高五六十公分,在同类植物中真是佼佼者。春天抽芽,夏秋碧绿,冬天储蓄,风霜冰雪都奈何它不得。
  芭蕉的特别在于它没有骨,全身上下都是纤维一样的皮组成,很脆嫩,任何一个树枝或利器都可以扎进它的身体,顿时流出黏糊的汁液来。但是芭蕉恢复伤口很快,当你扎过不到三四小时,它的伤口就愈合如初了。最让人喜欢的是芭蕉叶,宽可以达到七八十公分,长可以延伸到二米有余,就像《西游记》里牛魔王的芭蕉扇一样。夏天在芭蕉树下是最好乘凉的,一棵芭蕉树有几十把大扇子在风里摇动,人在芭蕉树下真是凉爽至极。就因为这些,我喜欢芭蕉!
  然而,我对芭蕉情有独钟,却是缘于小时候打猪草的那些年月。
  那时农村普遍叫穷,农家人为了改善生活,家家户户都是要养猪的。那时粮食饲料极少,养猪主要靠打野菜野草来养活。我们这些八九岁的孩子,能够为家庭父母分担的劳动那就是只有打猪草这一门了。
  我本来是喜欢打猪草的,放学了,背着竹背篼,拿着小镰刀,走进田野山坡,挥着进入沟渠将那些猪能吃的草割断,装进背篼里。我最喜欢打的猪草有蒿子、鹅儿肠、鱼楸串、折耳根,鱼腥草、苦麻菜、鸭脚板、还有清明菜和饭豆藤藤儿。这些猪草猪很爱吃,割起来很顺手,又能缩短时间,给我们留下玩耍的机会。我每天下午都可以打到一满背猪草,足有二三十斤,因此母亲总是给我奖励——煮一个荷包蛋给我吃。
  但是我也在打猪草中遭遇到几次麻烦。这些猪草的下边常常是马蜂、狗屎蜂、牛角蜂、地炉蜂的藏身养育之地,这些蜂子毒性大,蛰了人就要鼓起鸡蛋大的包包,还钻心的痛。马蜂和地炉蜂还可以把人蛰死。除了蜂子一类,猪草里还隐藏着蜈蚣,千脚虫、山蚂蟥、弓弓虫等等,都是很可怕的毒物。有时还有大蛇,也就因为这些,当我的手伸去抓猪草的时候,心里就火辣辣的感觉,感到很是害怕,手也就没了力气!
  我觉得打猪草就是与蜂子、虫子在为争夺食物而打仗,在与大蛇捉迷藏,每次去打猪草都是冒着危险的。这样我就一下子没有了开头打猪草的劲头,开始厌恶打猪草了。厌则思变,于是我想到了种芭蕉。
   我从同学家里分来十几颗芭蕉蔸蔸,围绕着屋子栽起来。母亲说:“芭蕉虽然能吃,煮熟之后黏糊糊的、不很养猪的。能够填报猪肚子也好。”母亲没有反对我的举动,我说:“有了芭蕉做猪的饲料,我就可以拿出时间来多看书做作业,争取当上三好学生了。”我这样一说,母亲也就更加支持。她也从队里的人家挖来十几颗芭蕉蔸蔸,把门前的空地栽得满满地。
  芭蕉真是太能长了。第二年就有了三四尺高,七八片大叶,可以代替许多猪草了。我也就慢慢摆脱了打猪草的苦差事。
  到了第三年,三十多棵芭蕉都有了三四米高,叶片伸开一大片,可以说遮天蔽日了。那芭蕉干足有小水桶粗细,我是在太惊讶芭蕉的生命力了。芭蕉的也,干,蔸蔸都可以做猪饲料。有了这四五十棵芭蕉,它们轮流用叶片做猪草,我就可以完全不要打猪草了。感谢芭蕉解脱了我的少年劳动,于是我又在屋的四周栽上一圈芭蕉树。
  芭蕉林隐蔽了我家的低矮石墙屋,给我们挡住风雨,带来凉阴,我家真的处在绿色之中。
  最有趣的是坐在芭蕉树下听雨。那些雨点打在高高低低的芭蕉叶上,发出不同程度的音响,听起来就像是动人的交响乐曲。雨点有时急,有时密,这时的芭蕉叶上就像是在擂动战鼓,像有千军万马在跃动。雨点稀疏地时候,芭蕉叶上又像是洞中的滴水,“答,答”的像寺庙的和尚在敲动木鱼……
  芭蕉叶经受住大暴雨的洗礼,有的叶片被雨点打弯,但是只要暴雨一停,它们又悄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感慨起来,那些芭蕉树芭蕉叶不知是多少坚韧和顽强浇筑凝聚而成,我就喜欢芭蕉树这种坚贞的秉性!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听到生物课的老师讲了有关芭蕉树的故事。芭蕉树自立挺拔,枝叶繁茂,还可以挡住阴气,保护人的居室住房不染上毒气。真是打开眼界,我回家把芭蕉树能挡住阴气毒气的话对母亲一说,母亲也好像记起了一个故事。说大山里有一家人,周围都是种的芭蕉树。有天夜里,有四五个鬼想到这家人的家中去,可是不是被那宽大的芭蕉叶片挡着头脸,就是被粗大的芭蕉干绊住身子,那些鬼折腾了一个夜晚,也没有进入到那人家。天明时只好溜走。老师和母亲的故事,是我更加对芭蕉树有了好感,以至于我在读高中和参加工作的那些年月,我都要注意时时保护着我家的芭蕉树!一年年,一年年……
  花甲后,我没有工作的压力,退居在家里,我把屋子四周的芭蕉树再次梳理,又从老蔸蔸上分出几十个小蔸蔸,把它栽在那些稀疏的树林间。“闲来无事种芭蕉,早也萧萧,晚也萧萧……”这就是我的心情!2020年冬季,疫情突发,那些芭蕉树依旧挺立在户外,护卫着我的小石屋,不然疫气进来。我们一家四代人平平安安的生活着,劳动者!
  感谢芭蕉,我爱芭蕉,它不细腻只是粗犷;他不狐媚只是奔放,它结雾霭送祥瑞,它凝露珠披霓裳。啊!芭蕉:你不管春花秋月,你不管夏阳冬雪,只将泥土化为有形的绿叶,为人间挡住瘟疫毒气,挡住妖邪,护卫千家万户的平安。啊!芭蕉树,你要用多少精华灵气才能沉淀出这等可贵而独特的个性!
  (2022年5月8日与静心草堂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