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走进中平路,这条不到五百米长的老街,我喜欢这条小街,皆因这里古建筑林立,每一座都有着悠长的记忆。这次为了拍摄历史古建筑专题片,我再度探访这些沉默的时光见证人。行至中平路深处,抬眼望见一座西式洋楼,它原是清代武状元黄培松的府邸,老福州人称之为状元埕。近一百年前,黄培松的两个儿子主持修建这座洋楼时,不曾想到,这座建在小街深处的洋房,将会在福建革命史上,写下惊心动魄的一笔。
  黄培松死后,黄家家道中落,这座洋楼几易其主,1939年,成为闽江轮船公司的办公楼。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中共福建省委决定成立闽江工作委员会,派庄征到福州开展城市工作。当时,担任交通员的张章淦利用其叔父张依铀在闽轮修造厂当工人之便,在工人中积极开展活动。1945年秋,闽江上游的南古瓯根据地已经基本连成一片,形势大好。与此同时,国民党反动当局派出大批军警特务,对闽江严加封锁,在码头、路口设立重重关卡,连轮船上也不放过,并扬言不让“一粒盐、一颗米、一片纸”进入闽北游击区,往来于革命根据地的地下党同志经常遭到检查、盘问,极其不安全。
  为突破敌人对物质、信息、人员的封锁,打通闽江航路成为当务之急。苏华、饶刚生和陈德义同志来到福州,对航线上的情况进行全面调查,鉴于闽江航线在沟通福州与闽北革命根据地等方面的重要性,他们十分重视在闽江轮船公司内部发展组织,并要求梁宝通注意发展船上的党员。这时,中平路深处的这座洋楼,就成为了革命的“暴风眼”。
  根据上级指示,梁宝通先后在“开封”、“西藏”、“兰州”号客货轮上当助机,将伊立惠、陈梅惠、姚连香3人吸收为中共党员。在工作中,苏华大姐访贫问苦,和码头的工人群众打成一片,被船工们亲切地称为“依姐”,在苏华大姐的领导下,闽江上开辟出了一条著名的“地下航线”。
  1946年4月,闽江轮船公司党支部成立,梁宝通为支部书记,中平路上的闽江轮船公司办公楼成为党支部的所在地。党支部的大多数党员都在福州至南平的客货轮上担任司机、副机、助机和水手的职务。闽江轮船公司党支部成立后,根据组织上的布置和安排,承担起了护送地下党同志的任务,一次次将同志们安全送抵革命根据地。这一条横贯福建南北的闽江“地下航线”,成为闽北革命根据地的生命线。
  由于船上的轮机是要烧木炭的,轮机工的工作就是把一篓篓的木炭放到炭仓里,一篓木炭25公斤,一拔拉出来,便乌烟瘴气,污秽不堪,国民党的军警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下到轮机舱去检查,这无形成了一道“保护伞”;加上闽江轮船公司的中统背景,反而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灯下黑”, 电台、枪支、弹药、布匹、药品、情报等,被源源不断地送往闽北革命根据地。
  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党支部在福州和南平之间的闽江两岸设立了地下航线接应点和“小渡船”联络站,上至南平吉溪、葫芦山、夏道、茶洋,下至福州的闽安、琅岐、兰圃、长乐,闽江上下游的航线连成了一体,形成了一个系统完整的水上秘密交通网络,有力地保障了“地下航线”的安全运行,支援了闽中、闽北游击革命斗争。
  闽江轮船公司党支部不仅在闽江上进行革命活动,在岸上的公司内部也积极开展革命斗争,维护工人合法权益,扩大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同时也为党支部进行各项工作和活动提供了掩护。
  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狮过大江,解放了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闽江轮船公司党支部全体党员在苏华大姐的领导下,配合大军解放福州。1949年8月25日,闽轮工人自己的群众性组织——闽江轮船公司工会正式成立,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席张鼎丞等省委领导到会祝贺,并高度评价闽轮工人在党领导下进行的英勇斗争。1950年1月1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将民国时期留下的闽江、平水、下游三个轮船公司合并成立福建轮船公司,继续使用闽江轮船公司旧址办公。之后又几经合并改组,福建轮船公司最终成为现在的福建省海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七十多年前,闽江上传输革命火种的地下航线,今天仍是繁忙的黄金水道,而闽江上这段风起云涌的红色往事,已经成为环绕在中平路深处这座洋楼内外一段无法抹去的记忆,引人感怀,铭心刻骨,闽江的红色革命精神也将在楼里楼外代代相传。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