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母亲的唠叨
              
      母亲节到了,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遥望天空,寻找一个叫天堂的地方,和我远去的妈妈说说话。看着身边的朋友们,开开心心给妈妈准备礼物,欢欢喜喜的回妈妈家吃饭,我的心阵阵酸涩,泪水不由自主涌出,那个深爱我的人,与我天上人间,阴阳相隔,再也见不到了。
      亲爱的母亲您离开我们三年多了。回不去的是过往,忘不掉的是悲伤。亲爱的妈妈我们多么想吃您们做的菜,听您们不停的唠叨。没有了您们的唠叨,就像做菜没有放油和调料。
         没有了您们唠叨,就像走路踩空了,崴伤了我的双脚。
        没有了您的唠叨,房子里是如此地寂静和无聊。
        没有了您的唠叨的日子啊,是如此冰冷和单调。
         小时候,您教导我什么是香花,什么是毒草。
        长大了,您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从不能骄傲。
        工作了,您提醒我们,要尽心尽力,别跟人家比谁的地位高。
         生病了,您告诉我们别忘了多喝热水,要按时吃药。
        我们特别想听妈妈 不停的爱的唠叨。
       您活着时,您的唠叨是我们每天的日出日落。
        我到现在才知道您的唠叨是那么有爱和温度 ,还有高尚的情调。
      您走了,我才知道您的唠叨是如此地奇妙。您的唠叨就像阳光一样明媚,就像空气一样的重要。
     记得最后一次与母亲离别时,我说妈妈开学了,我要回学校处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来。您还大声地说好!大狗儿依依不舍地回头舔一下您去干瘪的脚。这是您躺在病床上的最后一次唠叨。
        我留着泪看着您那苍白消瘦的脸上,依然挂着痴爱的微笑。然而,离开您只有五天,您就永远停止心跳,永远停止了唠叨。
     今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见不到您,梦不到您,也盼不来您。天堂里没有微信、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我望穿泪眼,我哭出声音,手捧着您的照片,任由眼泪滴在上面,幻想着那也是您思念我的泪水。亲爱的妈妈,您可知我有多想您,千言万语诉不尽我对您的想,文字千行写不出我对您的爱。
      亲爱的妈妈,今天我们多想多想再听您不停地唠叨唠叨,我含着泪遥望,把思念邮寄那千万里之外的星空,任思念的潮水翻涌,我满嘴的苦涩,长满了血泡。天堂里父母亲您们好吗?那边冷吗?望着星空,那颗最亮的,是不是您们住的地方?愿您那里一家四口,没有疫情,没有病痛纠缠,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

看着超市琳琅满目的香瓜,发出诱人的香味,忍不住挑了几个带回家。切开一看,水水嫩嫩,一股甜丝丝的气味扑鼻而来,让人垂涎欲滴。品尝着白净新鲜的香瓜,我的思绪又飞回到外公的香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