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友
  四月二十七日我到领导指派到咸阳市渭城区玻璃厂参加一个大型产品推广会,我之前没有去过玻璃厂,所以我起了个大早,早早赶到玻璃厂,准备好好宣传。早晨九点多,我去上厕所结束,翻越一堆垃圾山时不慎脚崴了,我的踝骨“嘎嘣”一下骨折了,同事急忙叫了120救护车,同事们和急救医生拿担架把我抬上车,我被拉倒咸阳市人民二院骨一科住下病了,我第一次住骨科,第一次认识骨科病人的瞬间失能的气氛,在这里认识了我的第一批病友。
  我的病房有三个人,我的右边住的是咸阳酿造厂的祁女士,她几乎比我大十岁,她的运气也是背到家了,在楼下散步,被送货大车拖倒,伤到腹腔和腿骨,刚做完腹腔手术,腿伤手术之前已做完。
  她是个很瘦弱的人,因为她睡眠不好,晚上轻微的声音就会导致她失眠,完全依靠药物入眠。我一看她的情形,眉头就邹在一起了,不知道和她如何“和谐相处”?
  住在一起第一天,我就见识了她的娇弱带来的优处,早饭时她哭哭滴滴的,好像哪里出了问题,把她老公心疼得赶紧端起碗给她喂饭,护工张姐就拿起勺子给她煨汤,她老公喂一口饭,张姐喂一口汤,这待遇我也是第一次见,佩服之情溢于言表。吃完早饭张姐收拾了碗筷,他老公拿起碗筷就回家了。一天在忙忙叨叨中很快就结束了,夜幕降临时已九点多了,我睄了一眼窗外,随意看了一会儿视频,就瞌睡了,也随意就睡了。不知道到到了什么时候,我被“吭吭吭”的敲窗床声音敲醒了,我伸出头一看,看见我的张姐正用戴着银镯子的胳膊在敲我的床,我就问:“张姐,半夜你不睡觉,干嘛敲我的床?”
  张姐说:“小祁睡觉轻,你先让她睡着,你再睡,你看,她睡不着,就哭得不行嘛。”我就听见我的临床祁姓女士的唧唧呜呜的哭声,我的无名火就起了,凭什么你睡不着要敲我的床?张姐是祁女士的护工,也是我的护工,你张姐为了她安然睡眠,居然敲我的床,这是什么道理。但好歹一个病房的病友,我忍,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平复,缓和,直到我睡眠了。到了第二天护士查房,我就给护士建议:“你们应该把睡眠不好的调整到一个病房,把睡眠好的病人调整到一个病房,免得晚上睡不着敲别人的床,让别人也睡不着!大家是来住院治病,不是来住院治睡眠的。”护士主管立即接着问我:“谁敲你的床了?祁姓女士立即回答:“我可没敲你的床……”
  张姐自责地说:“我也不想敲你的床,是祁女士不愿意,我不敲不行嘛,她哭得不睡嘛,我只得敲你的床,让她先睡……”护士查房结束了,医生查房开始了,由于晚上我的睡眠被打扰了,困意连连,医生来问我话时,我就“呼呼“”走了,医生就疑惑:“哎,这32床,今天咋了?咋这么瞌睡?医生几次专门叫醒我,我回复:“我没有问题,就是瞌睡。”医生说:“你瞌睡就睡吧。“”我就沉沉入睡了。
  又到了晚上,我看快到九点了,我提醒祁女士:“你今晚早点去开安眠药,早点吃上,早点睡,等你睡了,我再睡;”一晚上安然入睡到天亮。吃过早饭,祁女士就被调整到隔壁病房去了,我们病房又来一个张姓女士,一个大啦啦的果农,她比我大七岁,性格爽朗,快人快语。蔬果时梯子倒了,她的脚受伤了,她女儿和我女儿差不多同龄,说起自强自立的生活,话题就多了,感觉可美了,我们非常珍惜这份病友情,有事互相帮个忙,孩子们也客气,问候教连连。我和张姐说话投机,她也喜欢找我说话,住院一下就不寂寞了。这住院住出这么多感慨,也是难得!所以我赶紧写出来,以作纪念。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