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安暖的时光,净坐一隅,将所有的心事搁置于身外,清浅的岁月透露出些许阳光的余晖,己往的尘烟都在斜阳下散尽。看着渐渐消失的余晖,心情被宁静的时光款待着。守一间茶舍,摆几卷书笺,将茶舍装置成颇有几份的诗雅。
  落坐,守一寸时光,煮一壶光阴,推波助澜,在一杯细碎的光阴里品茶,仿若置身于水阁云间。一丝袅袅,仿佛昨夜还未散去的那一抹情怀,聊聊几杯便拓展了心底的那一丝柔软。淡淡的清香,还有你那温文尔雅的身姿,勾勒出一种禅与茶的意境,也将怀春的时光浸染成心止宁静的茶香。
  一种清雅,一份宁静都在一杯茶中缓缓的豁然开来。读诗,品茶都将细碎的光阴过成如诗的清宁。倚着小轩窗,伴几缕清风,红袖添香,黯然着一份淡淡的心事。清风徐来,卷起茶几上的书笺,只闻到由风卷起的一股清馨的墨香,和袅袅升腾的茶香。
  推开轩窗,一抹阳光倾斜而入,和绚着茶舍,暖了一丝薄凉。斟茶,斟一种安然自若的心境,品茶,品一种旷日持久的境界。茶几盏,书一笺,春昂然,平淡的日子还能有多少个禅茶淡泊明志的清远。放逐意境,将平常的岁月过成如诗的温婉。推杯换盏,茶香暖了过往云烟,心事在茶水中轻煮。那一夜的千言万语都在茶盏中汇成了柔情似水。袅袅茶香,一缕清澈都在心底渲染,将往事勾勒成如诗的韵苑。
  只为平淡的日子,偷得浮生半日,将日子过成如茶香的淡然。清茶一盏,将细碎的光阴串然成岁月的芬芳。只因有你,日子才过成了如诗意的禅茶。慢慢的煮,细细的品,守着一段红尘往事,在如诗的意境中去品出一种静谧心旷神怡的境界。
  倚窗,聆听雨打窗棂的温婉,仿佛听到的只是水沸渐渐升腾的茶香。一阙青词,曾吟过多少风尘苦旅的过往?只为茶一盏,将你的倩影映在这清香的茶盏里。你是锦瑟,我为流年。如有来年我们还会不期而遇,品茶,聊茶。还是那一段红尘的往事,我们还会接着再续。
  时光就在一盏茶香里蔓延,像一剪春天的故事,只是缓缓的拉开了序幕。心情也随着茶香渐渐的晕染开来。茶香透过指缝,染满这细碎的光阴。音频缓缓,古筝轻柔,似落了一地的梅香,又如染指流年,散落了一地的光阴。
  把茶冷眼看红尘,借茶静心度春秋。一盏茶,一陌红尘,将烟花落尽,唯有那一剪梅,落了一盏清茶的光阴,将豆蔻年华散落在时光的温婉处,弯腰拾起那曾经的年华。
  清茶一盏,时光静谧。淡淡的岁月也颇有些许黯然清浅的茶香。碧波荡漾一抹香,茶不醉人人自醉。落雪,梅香。醉了心中的意境,落了禅意的尘埃。书一笺,茶一盏,心无来事静自然。沉下心来,锁住意境,心静如佛,将禅茶喝到宁静致远,以至心净无尘。
  一帘烟雨,总能留住一些遥远的记忆,而过往云烟也会有一丝驻足在心灵的深处。有你的日子便多了些许浪漫满屋的情怀,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清雅和温暖。有你的日子,指尖也会透露出你的纤柔,而细碎的光阴也会暖了柔软的心房。
  也难怪有诗人白居易道: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爱茶,喜茶,心情必将豁然开达。茶是静谧的陪伴,浅斟漫饮的情怀里感伤的是独自沉浮的幽香;菊是寂寞的舞者,芳华落尽的怒放里展露的是清看淡观的傲骨,愿品茶赏菊的时光里有你陪我一生。
  君子之交淡如水,茶人之交醇如茶。淡淡的往来,不为红尘凡事,只为清茶一盏,忘却身外事,品茶净自身。
  一壶光阴,半盏湘茶,落了时光安然,浮了岁月宁静。让忐忑的心在一盏细碎的光阴里沉香,收藏。持一颗淡泊明志,看一抹斜阳,邀一程山高水长,只因千山万水让我们相逢在了一盏细碎的光阴里。不为风华驻足,只为一壶久违的知己。云水禅心秋风起,焚香煮茶醉光阴。
  透过玲珑的岁月,茶香沾满了唇齿,弥漫了心扉,淡染了指尖的苍凉。又如梨花带雨的芬芳染了万水千山的薄凉。守一段时光,煮一壶光阴,斟一盏茶,在细碎的光阴里再续一段前缘的往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