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疙瘩”这俩字,都是“疒”字头,词语的本义与病紧密相连,可是在日常生活中,“疙瘩”不仅与我们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而且也不总是看着病怏怏的让人讨厌。
  小时候,身上出个小疙瘩,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挽起袖子,一路小跑紧张兮兮地问母亲:“妈,你快看我咋了,出了啥疙瘩?这么痒。”妈妈匆匆瞥一眼,“没啥,福疙瘩”。一句话把我打发了,我一抬头看见墙上烟熏火燎的年画,虽已经发黄发黑,但寿星老慈眉善目地笑着,额头一个大包,那可不是福疙瘩嘛。这么一想,顿时破涕为笑,那个红疙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
  仿佛一夜间,你家姑娘胸脯挺起来了,半大小子脸上的青春痘冒出来了。“哦,长大了,脸上都出青春美丽疙瘩了!”奶奶用了“疙瘩”一词,恼人的青春痘也有了几分小可爱。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看看,吃顿火锅额头上疙瘩多两三颗了,美美睡一觉疙瘩销声匿迹了,都成了青春期男女生的大事。与长了的青春疙瘩的同学窃窃私语,用老中医特制药膏可以将痘痘抹下去,喝玫瑰解毒养颜茶可有效防止疙瘩密集丛生。这一问一答中,女生成了一生一世的闺蜜,男生成了两肋插刀的铁哥们。
  少男少女脸上的疙瘩随着青春期的到来不可阻遏,而心里的小疙瘩更是以野火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我教高中,今天某个女生课堂低头不听讲,头枕胳膊,手拿一支圆珠笔,在白纸上画娃娃,或者目光涣散,无精打采,甚至俯首默默垂泪,一般情况下,绝对不是听不懂课让她心生忧愁。作为老师,敲敲桌子,提醒一下,继续上课。如若此刻中断讲课,关心地询问人家哪里不舒服,甚至批评人家不好好学习,质问她“你为什么不认真听讲”。那你百分之百和这个学生结了死对子了,她记恨你一辈子。少女的心事能在公共场合盘问吗?少女的心针尖大,隔壁穿白衬衫的男生的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是一根线,一丝缕,百绕千回,可能在她心里结成了一个大疙瘩。“女孩的心事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亲爱的你如果细读了《红楼梦》,就知道一整本书都在写黛玉心里的“疙瘩”。今天宝玉送金麒麟给湘云,明天宝钗给挨了打的宝玉绣裹肚,后天听见张道士给宝玉提亲……因为担心宝玉爱上别人,黛玉哪天不使小性子,隔几天不哭一场。一刻钟前因宝玉去薛姨妈那里吃酒问冷香丸的配方绾疙瘩了,一顿饭后黛玉送宝玉琉璃绣球灯笼,俩人的疙瘩解开了。宝黛心里的疙瘩,在产生和解开之间,彼此的了解认识逐步加深,感情日益深厚,才有了“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那摇曳多姿的美好场景。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终有一天,盘起满头秀发,穿上红嫁衣,成为新娘子。夫家的炕头,传统女红在考验着她的一生。烛光摇曳,穿针引线,在线头处熟练地打个疙瘩,开始一针一线地缝制一家人衣裳。做一件中式衣衫给自家男人,选择的是一字扣,简单大气。找一绺黑布,缝一根袢条,编一个疙瘩,另一根对折成扣带。对齐了,缝牢了,衣衫暖和了。在外漂泊的男子,每天穿衣系扣,一捏住纽疙瘩,似乎握着女人结实灵巧的手指头,想起了盘扣时女人俏俏的样子,心忽地就柔软了。家中的女人在做甚?漫漫长夜,为儿女缝制过冬的棉袄棉裤。闺女的红棉袄,盘的是梅花扣,一排排整齐地镶嵌在衣襟上,好似一朵朵含苞未放的梅骨朵;小子宝石蓝缎面的褂子上,配着金色的麦穗扣,长命富贵;老人过年的衣衫上,是菊花扣,吉祥如意……一个个纽疙瘩,将女人的柔情似水,将女人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全都盘了进去。
  “十月的天碗里看,麻利婆娘做着两顿饭。”一晌午一只鞋底子才纳了三根棉线绳,日头端了,小子已经下学了。今日吃个懒人饭,烩一锅面疙瘩。取盆,舀面,放盐,一边倒水一边搅成糊状,放置醒着。切豆腐洋芋块,泡海带木耳,油微热放辣面子,黄末没了搁菜蔬和五香粉,锅里水开了菜熟了。烧开的菜汤就是一朵朵红色的牡丹花,用筷子夹一疙瘩醒好的面,往花朵中央一甩,一疙瘩,两疙瘩,一锅的面疙瘩在汤和菜里寻着空地翻腾。三下五除二,一锅面疙瘩熟了,碧绿的菠菜,红红的辣椒油,白生生的面疙瘩,香喷喷,热乎乎,一人一碗,有菜有面。面疙瘩嚼起来劲道得劲,连汤带水,呼噜光了。吃饱了,背起书包上学去。“妈,明晌午吃洋芋疙瘩。”“行!开春了给你蒸苜蓿疙瘩、槐花疙瘩,夏天给你做西红柿疙瘩汤,秋天再给你做荞面疙瘩。”无论哪种疙瘩饭,都有妈妈的味道,家的味道。
  电视剧《人世间》中,两年的照料与守候,周秉坤终于盼来了母亲的苏醒。
  “我是谁啊?”秉坤眼巴巴地问,担心母亲认不出自己。
  “你是妈的心肝老疙瘩!”妈妈昏迷两年,忘记了很多,唯独牢记着自己的小儿子。
  一句“妈的心肝老疙瘩”,让秉坤喜极而泣。电视机前的你我,谁又不是泪流满面呢?
  你家在哪里?
  我家神疙瘩。
  在仲山生态森岭公园内,有一个村子叫神疙瘩。传说西汉时武帝崇拜鬼神,认为祭天也须居中,方显意愿生发于心,恭敬虔诚,因此铸鼎亲自护送至仲山祭天祈福。武帝祭天的山丘,被后世叫做神疙瘩。
  汉武帝的钩弋夫人埋在了淳化,叫什么?历史学家叫云陵,淳化人叫它“大疙瘩”,“淳化有个大疙瘩,离天只有丈七八。”云陵是汉昭帝刘弗陵征发二万士兵,耗时两年为其母亲修建的。再豪华的陵墓,在家乡人眼里,也就是个土疙瘩。他们活得多么通透啊!
  一个人把世事看透了,啥疙瘩都不是个事。你说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